蓂小荚 作品

第057章 千钧发(四)

    我伸手触到他,将他推了推:“不,奴婢不疼。太子来这,真正疼的人是太子妃。如今太子妃已有身孕,太子为何不多关心她一些,多爱护她一些呢?”

    李建成沉默,顿话了好久才缓缓说:“她说想要一个孩子,我便给她。如今,东宫加了宫人照看,从起居到饮食也是照顾地无微不至,我能给她的仅仅只有这些,还有的……就是无尽的愧疚。”

    我不禁伤怀,叹道:“太子妃不是想要一个孩子,她是想要一个真正的家。有丈夫,有孩子还有自己的家,这个梦想,是每个女人都希望有的,这便是一生哪!”

    只可惜,宫中的女人,这也只能是梦想。

    叹息之后,混中想起一事,伸手胡乱拉了李建成的衣衫问:“太子,不管怎样,你能不能告诉我承乾殿被皇上封锁的原因?有人说是因为齐王妃,可我当时也在场,这怎么会变成和私通有关呢?”

    李建成紧张地捂了我的嘴,突觉失礼又赶紧松开,按着我的肩膀紧张道:“那日齐王妃与他单独在殿中说事,你又怎么会在场,你莫要胡说!”

    我惊醒,问道:“莫非是有人说齐王妃找秦王殿下,是为了求秦王殿下放过齐王?”若是如此,那么杨清云便成了李世民私通的证人,可事实并不是这样,谁问过杨清云了?她是认了吗?

    不免慌乱,我想要趴下榻子去武德殿,可却怎么也找不到榻子沿。李建成一手揽下我,语气也慌乱道:“你如今受我监管,你不得踏出这院子一步!”

    我用力垂着他的肩头道:“一切都是你安排的,你为什么这么狠心,为什么不顾情义!”

    “我如何狠心,如何不顾!就是因为太包容太在乎,所以失去了太多可以表现的机会。除了这个位子,他几乎要抢了我的一切,是我该感谢母后将我生的比他早吗!我甘愿如此吗!”李建成低声怒吼,在我耳边喘着粗气。

    谁错在先,已是无法再追溯。两人若是能蹙心交谈,也不止落了这么多的误会,都以为是对方在打压着自己,结果却是互相残杀。

    我推着他挣扎,急声道:“秦王殿下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不要在我面前说他的好!”李建成低语一声。我抵着他的胸膛挣扎,扭头闪躲,总算是透了一口气,却是被他更糟糕的亲昵。我抓住他的手冷冷道:“用我换秦王殿下一命,不知太子肯不肯?”

    李建成顿了全部的动作,从我身上微微撑起了身子。我说:“若是肯,从此兮然便是你的;若是不肯,还请太子赐死。”

    李建成反手握了我的手腕,渐渐收紧,有些冷笑,他说:“你问我肯不肯?我从未这么问过你。”两人之间的空气冷的僵硬,手腕被他握的太紧有些发麻,指尖的知觉已经消失,而就是这时,他带着我的手向上抚上他的面孔,可我却无法得到触摸的感觉,是凉是暖。

    一会儿,他轻轻放下我的手,起身下了榻子,脚步消失在门外,房中隐隐散去他的香味。他从未问过我肯不肯,李建成,他还是不会逼我,还是只做我答应愿意的事。想到这里,我不禁怨起自己来,我对他,和他对太子妃一样残忍,冷漠。我与他有什么分别,都是只能愧对了爱自己的人啊!

    我盲手在榻上寻找,拉了被褥将自己胡乱盖上,埋了头静静发愣。

    李世民私通一事,这几天都没有了任何好坏的进展,一切都暂时停止了。不知道是李建成因我那天不做行动,还是暂时没了可以继续下去的证据,可李渊对承乾殿的封锁依旧没有断,甚至这几日都没有去理会还在天牢的李世民。

    宫中关于此事的消息,反反复复也只这几件事,李渊又封锁了许多人员,李建成也已几日未来看我,实在不能了解得更加详细。几日,屋子里除了两个宫女进出,就只有宋逸了。突然好奇,我问宋逸,这屋子究竟是长的什么模样?

    宋逸说:“都是上好的木材玉石,精致的雕花坠玉,透丝帘帐,暖绵绸被。说是东宫偏院,该是贵人小憩的地方。”

    “哦……”我能猜到李建成过给我好屋子住,可不想竟是这么贵重的屋子,一点都不像被东宫监管的人。心中不由轻叹,李建成,我该怎么对你才好!

    一双手温柔地抚上我的双眼,我微微一笑:“宋奉御,我的眼睛什么时候能好?”

    宋逸柔声,似有千肠绕转:“很快,你放心。”

    “那便先谢过宋奉御。”我嘴上笑着,心中却是失落了几分。眼上一丝温凉,我顿时惊讶。

    宋逸的唇轻轻点着我的眼,温柔得快让人窒息,温热的呼吸扑在我的额上,令人万思遐想。

    “相信我会法术么?”宋逸说着,轻轻离开我,取了白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