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56章 千钧发(三)

    我无力地靠在床沿,手上颤抖,忽然想起一问。

    “宋奉御,你去的时候,有什么痕迹吗?”

    宋逸答:“房间没有异常,只是你说的地方空空荡荡。”

    房间没有异常痕迹,就独独少了我放在床底下的盒子,来者究竟是敌还是友?

    这时,院子外有人唤宋逸,门前一阵走动,继而又多了几个脚步声。屋内再次响起宋逸的声音:“薛万均来了。”

    薛万均请退了屋子的人,我心中一动,果是听了他道:“莫掌事,信函已从你屋子取出,秦王妃特让我来谢过。若不是莫掌事处事机警,私通之事怕已是不可洗清了。”

    我微微笑:“我也是觉得此事有蹊跷。不知秦王妃那……可查出什么端倪?”

    薛万均说:“秦王妃已召见长孙无忌和秦叔宝,此事还在商议。”

    我又不由担心,问:“信函放在承乾殿没有什么大碍吗?若是被人发现怎么可好?”

    薛万均似是笑了,说:“莫掌事请放心。既然承乾殿已被搜了一回,确实是找不出什么来,那么就没有理由再来搜第二回了。如此,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秦王妃请莫掌事好好养伤,不必太过挂心。”

    “军务之事,我实是不懂,让薛将军见笑了,还请替我谢过秦王妃。”我点头说,心中却是隐隐不太好受。她要我不必太过挂心的,是承乾殿吗?

    在李建成搜查之时,秦王妃与杨妃都是面不改色,原来是已知晓我将信函转走。如此大方配合搜查,又便可免除了将信函重新取回研究的危险,我心底不禁暗暗佩服秦王妃的警觉与智慧。但承乾殿守卫森严,六品或是以下的人若是没有召见都不能接近军务文理之地,这些信函是谁这么大能耐放到李世民的书房去呢!我想起一人,问:“薛将军,你守承乾殿门,是否见过今日抱着小世子的宫女?”

    薛万均来回走了几步,道:“那个宫女,似是前几天进来的。”

    我继续问:“承乾殿近日可有招宫女?”

    薛万均答:“没有!宫女若是从别殿要来的,定不只这一个,承乾殿也不缺了这一个。”

    我暗暗点头,说:“薛将军,这个宫女嫌疑很大,先前小世子摔时便是她抱着,我见她神色不是友善之类。此时为了避免嫌疑,她定还会在承乾殿呆上一段时间,这个时候你定要将她控制,绝不能让她出承乾殿或是见任何人。”

    这个宫女,若真的能进了李世民的书房,定不是只来摔一摔李承乾那么简单。

    薛万均想了想,答应。正要出步时,我叫唤道:“若是有什么新情况,还请薛将军告知!”

    薛万均走后,我终于是松了口气,却还沉沉压着心情。迎面吹来一阵暖风,夏末的气息缓缓浮动。我抚摸着眼上,那飘零的乱花,红透的枫叶,西去的鸟儿,我这将看不见,我还会错过多少往日流失的风景?

    我欢喜站在窗子前静静观着变化,那个有风来的地方,便是窗子吧。身后淡出一股气息,很轻很轻,似是不想惊动了我。我无意去拆穿,向着风吹来的方向深深呼吸,想要闻到正在发生的一切,那飘落的花香顺着风儿吹,在我脑海里浮现一片的落花。

    花儿落在暗湿的地上,点出一个男子的脸。曾经,在他出征之前,我跳了平生的第一支舞,那夜的落花很美很美,曾擦过他的衣边落在我的怀里,对望的瞬间,是月光在之间凝视,仿佛穿越了千年。

    不知为什么那么相信。李世民,我定要你平安归来!

    第二日,宫中再起浮动,李渊带病下令,封锁承乾殿一切事物进出。承乾殿不管宫女妃子,太监将军,全部禁足,除特许之人点时送餐,其余时刻不得有人出入。还好李渊心疼自己的孙子,其实昨日一摔,李承乾脚部有伤,不仅生长营养要跟上,脚部伤口更是需要治疗,李渊命人将他带出承乾殿,由甘露殿暂时抚养。

    这一消息实为镇静,不知李渊这是又得了什么消息,要将承乾殿如此封锁。念儿从外回来,为我带了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消息:李渊此次行为,全全是因为杨清云往承乾殿来过!

    我琢磨着想,实在想不出什么原因来。杨清云那日找李世民,只是为了要李世民向李渊请求出征援助李元吉一事,就算是外人看来,弟妹来兄长亮堂堂的大殿上坐坐,又有什么不合适的呢?

    这时,从外面进来一群人,我心下疑惑,但也知晓这些人来定是和此事有关。眼睛看不见来人,我握了握念儿的手,念儿轻声说道:“是东宫薛将军来了。”原来是他!

    我微微一笑:“薛将军好!”

    薛万彻也立马扬声肃道:“奉皇上之命,所有承乾殿之人不得在外,但念你救小世子份上,特许移至东宫偏院,受东宫监管,另外可允许尚药局送药治疗。莫掌事,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