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55章 千钧发(二)

    倘若说,白日的疾风骤雨令人不安,那么这次,便是黑夜的电闪雷鸣。

    我靠在秦王妃寝殿外,听见里面的宫女跪在地上,带着急切的哭腔说:“宫外有人搜得密报,说殿下与刘武周私通,如今人已在天牢!”

    “如今的我,随时都可能立即死去……”

    李世民曾对我说的时候,他每一处表情都是那么苍白无奈。我失神地呆望某处,忽然想起重要的事来。如果说这是一场诬陷,那么这场事情的幕后者走的下一步……

    我拔腿便跑,用我最快的速度,一定要比他们快!我推开李世民的书房门,在案桌和书柜上急急翻起来,里面除了一些书法,兵书,诗词便再找不到他物。难道是我猜测错误,是在别处,还是李世民真的与刘武周私通?不可能,我摇摇头,往案桌下找,里面却是空无一物。我慌忙起身,撞了椅角,木椅“哐当”一声掀了椅垫翻在地上。我心下懊恼,弯身去扶,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那椅垫下面竟有一个矩形条横,我翻手一扳,居然是一个暗格。

    打开暗格的时候,里面倾斜出了一封封黄色壳子的书信,封面上都写着李世民亲启。我急手取了一封来看,那最后的书名是刘武周!我揽手将那些书信塞进自己的衣袖,将书房快速整理了一番,从后门疾步往掖庭宫去。

    等我从掖庭回来时,承乾殿外已站了几个将士,大殿上站了李建成和薛万彻,而一边的廊子上,秦王妃和杨妃往大殿来,两人面上皆是一片高贵不屑,她们身边跟着一个低着眉的宫女,手抱着世子李承乾。我几步搀扶上秦王妃,她瞧了我一眼,神情复杂。

    我们来到大殿,李建成远远看了我,转头手示了金牌对秦王妃说:“弟妹,二弟这件事父皇有令定要查清楚,若有不便,也只能秉公办理了。”

    此话说得极具讽刺,摆明了认定承乾殿中有罪证!身边的秦王妃冷哼一声:“只是莫弄坏了殿中之物,有些都是父皇赏的,大哥可要叫这些毛手毛脚的将士小心一些。”

    李建成不以为然,扬手下令搜查。秦王妃与杨妃冷冷望着这些将士进进出出,毫无担忧之色。是她们太相信李世民还是单纯以为没有人会动手脚?

    将士搜查了许久始终没有回报异常,李建成微微锁眉,目中透着不解与恨意。秦王妃微微一笑,口说请李建成喝杯茶再走,李建成扯了扯笑推辞,收了将士要离开。秦王妃与杨妃从始至终都不露一丝惊慌,扬着笑意送了李建成几步。

    手抱着李承乾的宫女与我擦肩而过,我随意望了她一眼,却猛然发现她眼中闪过狠意。心绝疑惑之时,她忽然大叫一声,倾身滑倒,怀抱中的李承乾被抛了出去。

    众人都回过头来,大惊失色。我看到李承乾摔去的地方,正安放着一株半人多高的深绿植物。

    “滴水观音!”脑海中猛地想起那日宋逸与我说过的话,顾不得什么纵身一跃,将李承乾抱在怀里。双眼一阵刺痛,眼中一片冰凉,我紧闭着眼抱着李承乾,听到有人急急跑来,从我手里抱过李承乾。

    滴水观音不得触碰,就算李承乾没有摔丢了命,也会被这滴水观音毒死的!

    面颊上流淌下细细的液体,“兮然,你的眼睛……”我听到秦王妃惊诧的声音,我慌忙抚上我眼,掌中一片湿润。我怕的不得了,我不知道这是我的泪还是血还是滴水观音的汁液,我只知道,不管我怎么努力,也痛得睁不开眼。

    心中紧紧地害怕,我想要流泪,可这泪却是将我的双眼更加深深地刺痛。渐渐,这些泪似是枯尽,再也不能流淌。我捂住双眼,低头颤栗。不知是谁的手,轻轻抚在我的后背,这种将我捧在手心般温柔,却不得让我暂且平静。

    他一句话也没说,抱起我,转了方向疾步远走。走出那喧嚣的大殿,周围的空气顿时安静了许多,只听得到他的脚步。我问:“小世子没事吧?”

    “没事。”似是有些哽咽,听出他是李建成,我硬是冷了面孔,但稍稍挣扎就被他抱紧了一份。转了弯,闻到淡淡的药味,我知道是到了尚药局。想到宋逸和念儿看到我这幅模样时,不知会吓成什么样,我暗暗叹气。

    李建成将我放在尚药局的榻上,门口进来几个人的脚步声,我听见有人倒吸了一口气,四周都安静下来。有人静静坐在我的床边,轻轻抚上我的眼睛,有些吃痛,我往后躲了躲:“是宋奉御么?我这眼睛怕是沾了滴水观音的汁液。”

    “兮然,我现在要洗净你眼上的汁液,会有些疼。”宋逸镇静地说。

    我揪着心点头,不一会儿,一股清凉点上我的眼睑,轻轻擦拭。眼上本已是麻木,现在又动起来不免刺得生疼,忍不住握住宋逸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