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54章 千钧发(一)

    既是由我而出,我便甘承担。我定定望着她,只能说:“确实是奴婢对不住。”

    她由两名宫女搀扶着疾步上来,才到眼前便劈了一巴掌下来。殿中清脆的一响,脸上辣地生疼,身后跨来急切的脚步,李建成担忧地抚上我的肩,我抑制不住的愧疚,不敢看他。面前的太子妃愤怒着吼道:“来人,把她给我关起来!”

    “谁敢!”身边的人一声怒吼,忽然觉察到大殿门口也是出了同样一声。我抬头望去,李世民正大步往殿中走来。

    “承乾殿的人在东宫做事不周,也该由我承乾殿来处置,太子嫂嫂真是太过心急了!”说着,李世民伸掌将我从李建成身边拉了过去。李建成望着我们,眸子深深一沉,向我张手:“兮然,回来。”

    我望着他的手掌,久久不愿相握。李建成,我实在不能再欺骗你,我也不想再欺骗自己。即使他不要我,我也不能再跟随了你。其实,我最不可原谅的人,是我自己。你如此能忍,而我却是一再伤害。以为呆在你身边就是将自己的过错补偿,可是我又错了,这只能伤害你更深。

    我撇下头,不去看他深情破碎的眼。他的手掌缓缓收拢,最终握拳垂放身边。“二弟,燕璟雯归你,莫兮然必须归我。”李建成狠狠说,目光移到李世民面上,一眼冰冷。

    李世民毫不畏惧,轻轻一笑,话语万分认真:“不懂大哥是何意。这是两个女人的选择,并不是我们能说归谁就归谁的。”

    此话还不明白吗,李世民告诉他,我的选择已不再是他李建成了。果然,李建成眼中终是忍不住了怒火,身旁的太子妃见李建成如此,怒言沉道:“承乾殿莫兮然,以后决不可再踏入东宫一步!”

    这便是禁了我与李建成见面的机会吗?我不禁暗笑,若是李建成想要见的人,还需要在这东宫吗?只是,我倒是觉得这法子甚合我意。

    李世民拉着我大步向殿门走去,我跟着跨着脚步却是一身无力,身后传来李建成阴冷的低言:“不要到头来,是一场空的好。”

    李世民头也不回地大步出了东宫,我跟着他疾步走,一直到承乾殿书房。李世民仰面靠坐在椅上,一双精亮的眸子望着我,唇上微动:“有什么要与我说的吗?”

    我垂着眼,悠悠轻言:“殿下有什么要问的。”

    李世民顿了神色,开口:“从头到尾,你可都明白了?”

    脑中思索,将开始至今的一切过了一遍,却是乱成一团。我皱眉摇头,暗暗说道:“过程太乱,这次的真相是否是真?”

    “是不是真,你不是已经判断了吗。”李世民起身,腰靠在案桌上,微微斜身望我。是啊,是否是真,在我与李建成下棋的那一刻便已经在心里做了判断,现在我又何必自欺欺人。

    即使如此,还是不禁从心底漫出丝丝悲切,不由深深叹息。李世民动了身子,绕步在我身边,细细说道:“不错,我本想让他和元吉反目,不想却被他使了反计,让元吉与我反目。他与我本还存着一丝笑面,如今也只能冷面相待。真正的格局已经呈现,他有后宫、武德、能人将士三股势力,而我只有能人将士以及那些放在纸面上的战功高绩。而战功高绩,也已让父皇渐渐对我不放心,如今的我,随时都可能立即死去。”

    “如此,是我让你危险了一分。”我愧疚道。

    李世民微微扬笑,似是满不在乎:“危险是浅是深有何关系,只要深处险境,逃不出去的,就必将去承受化解。”他十分淡然,手中转弄着茶杯。想起牢中,我问:“殿下还想救叶影吗?”李世民转眼看了我:“事到如今,你觉得叶影此时还在暗牢活着吗?”

    我哑然。不错,既然李建成是用了叶影骗我,本该还想利用以后,可如今事情已被我知晓,留着叶影只能成为了障碍,倒不如杀了来得干脆。我痛痛沉着,我这是在无形中,又杀了一个人么!璃浅死了,柳美人死了,叶影也死了,即使不是我亲手杀的,但她们的死却都和我牵上了关系。我猛然想起那日被我举剑刺死的男人,那双眼睛,充满了仇恨的血丝,仿佛现在要将我带走。无风自寒,我抖了后背,全身悚然。

    一双手按上我的肩头,李世民眼中竟闪烁出担忧。“这与你无关。”他说。我微微心安,不由握上他的手掌。李世民的眸子轻轻一顿,从温暖柔光转到徘徊踌躇,又从徘徊踌躇转到冰冷绝狠。他生生扳开我的手掌,飘然离去。

    他的目光,让我茫然又沉痛,而这几个月,更是令所有人心惊胆战!

    并州总管、齐王李元吉派车骑将军张达率步卒抵御,至则覆没。刘武周遂袭破榆次。五月,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