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53章 燕氏女(三)

    一切,仿佛来得太过出乎意料了。我总算明白当知晓燕璟雯身份后两人的同样的神情,总算明白李世民为何不再自我追查,也总算明白立即回宫的原因。想着想着,我终于缓缓平静。这时,门外进来一个宫女,低头与我说:“莫掌事,外面有人找你。”

    我恍惚地回头,起身望承乾殿外走去,竟是周墨岚。

    周墨岚请我借一步说话,我与他走在旁道上,他开口说:“那日莫掌事来查的女犯人还在宫牢内。”

    我大惊,赶紧要他带我去瞧瞧。

    叶影居然还在宫牢,是又被抓进去的,还是从未出来过?若是后者,那日武德殿刺杀一事,看到的便是假象!那么李世民他……我甩甩头,一切,都将在见到叶影后真相大白。

    跟着周墨岚进了宫牢,却不是往平常关押的地方去。周墨岚告诉我,关着叶影的地方并不是普通的牢房,而是一个暗地的牢房,其他人进到这里都不会发现。恰巧在今日,他无意中入了暗地牢房查看,却是发现了叶影,他这时想起我来,便急急走来告诉。越往里走,我只觉得那暗中沉浮的真相仿佛就要从海底跃出水面,竟紧张起来。暗道里十分昏暗,只有周墨岚手中的火把才勉强看的清前面,直到站在一面四壁上挂着竹灯的地方,我终是见到一面铁栏,一个人影默默地盘坐在里面。衬着昏暗的灯光,我终是辨出那张脸,确实是叶影。

    听到有人来,叶影睁了双眼,见了我时也只微微一惊,随后又闭上眸子。我提了一口气,问:“叶影,从你被薛万彻抓后,便一直在这里吗?”

    叶影撇过头,并不理会我的话。我在牢门外徘徊了一会儿,便唤了周墨岚离开。周墨岚甚是不解,上来问我,我说:“她不喜欢回答的问题,花再多的时间都不会理会的。”我转而问向周墨岚,“这个牢房只有这一个出口么,平时还有谁来过?”

    叶影如今还活着,那必定是有人常来送食物。周墨岚想了想,说:“据我所知,只有这一个出口。平日里偶尔有人来,只有关在普通牢中的一个宫女每日都有她主子派人送饭菜。”听完,我挑了眉道:“哦?竟会有这么好的主子。能带我去瞧瞧么?”

    出了暗道,周墨岚便引着我来到外面的宫牢。这边的宫牢出了那个宫女并没有他人关着,而正巧,我碰见了那每日来送饭菜的人。我瞧了她衣着,与普通宫女不差,实在不知是哪个宫的。虽然我比她官级大些,但我也不好随便问了其他宫里的私事,只亲眼看着她将饭菜送到牢中女人的手里,然后退下。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正常。

    我皱眉,看来脑中的猜测,是错了。牢中的湿气实在让我难受,不禁想起被尹德妃和太子妃关押到这宫牢的场景,想起柳美人的死。胸口似被巨石沉沉压着,我紧闭了闭双眼,准备离开。转头间,我瞥望了牢中女人一眼,却是让我顿生疑惑。

    我想了想,回身往门口走了几步,对周墨岚说:“牢中可还有结实的锁链,她的牢锁有些坏了。”

    周墨岚闻言,立即给那牢门换了一道锁。白光从牢房壁窗上投下,我看着那锁链晃动,白光闪闪,愣是刺眼。缓缓移了眸子,牢中的女人惊诧地收回望着我的目光,慌乱地拨弄着手上的饭菜。

    我往承乾殿回,今日阳光很好,我却打不起欢乐来看着繁花似锦地皇宫,想起外面的世界,花香都似比这里的清爽温柔些。有些花开,是为了花谢。一阵风吹,纯真柔弱的花凋零,犹如这深宫,只要一阵邪风恶语,不懂得防备的人,便就这么去了。

    燕璟雯也要步入这深宫之中来吗?这个宫里,有多少女人的心是真正向着身边之人的。这些女人,是注定悲惨一生的。曾经是柳美人,现在是要多了燕璟雯么?我深深叹气。

    前面传来几个女子的清笑,我心中压抑,这几声笑,是真心的么?我随随抬头,见了三个宫女相面清笑,而其中一人便是我在宫牢中见到的送饭宫女。顿时起了一意,我故意放慢了脚步,那宫女与另两个又讲了几句后,便提着饭篮子离开。我跟着她的脚步,直到她转弯进了一扇大门,我抬头,心中震荡。

    悄悄望进门去,那宫女正俯身说话,他面前的人不经意抬眼,见了门口的我,目中诧异,生生哑然。我微微一笑,跨门几步:“太子还记得教我下棋吗?奴婢想再与你下一盘。”

    李建成原本僵硬的面孔总算是稍稍舒缓,带着我从后殿进去,唤人在大殿摆放棋盘。我与他对坐,大殿十分寂静,只有棋子敲着棋盘的回声,如一声声冰冷的水滴敲响在平静的水面,那么遥远,那么贴近。

    终于,收手。我抿唇嘴角微微扬笑:“太子真是好计谋,不管奴婢如何转向,都能实实地顺着您的道上走。”

    听出我话中有话,李建成僵僵一笑,伸手将我与他手掌相握:“兮然,纵你着了我的道,我也将更努力的保护你,守在你身边。”我摇头,仿佛是要将他曾说过的话曾做过的事统统摇落散去,我说:“如此的保护与守护,太过于虚幻,一次便足够让我分不清是真是假,是情是利。”

    李建成睁着眸子望着我,那深切的目光仿佛怕我一下子从他眼前消失,仿佛要将我一次看够。我同样望着他,却是怎么也跌不进他的眼中,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