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52章 燕氏女(二)

    李建成与李世民忽然都要回宫,特派了秦叔宝准备马车。

    “秦大哥。”在他出门时,我唤住他,“我与你一道去。”

    秦叔宝只焕笑一声,没有拒绝,想来是猜到我的目的了。走了一会儿,他便自行开口:“那次探查燕璟雯背景之时,遇到了燕璟雯。”我在旁说:“那么秦大哥在对这件事情上会存在私心吗?”

    “绝不会。她还只是一个孩子。”秦叔宝顿了脚步,“你先在此等候,我去问问哪里有马场。”

    秦叔宝速速往旁边一家店中去,与掌柜交谈起来。我立于街边,看着人来人往,忽地望见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冲着后面两个男人吼叫,那两个男人不像是市井之徒,低眼垂头地受着她的怒斥,然后相互对望一眼,急匆匆地转身走了。女子得意地回头,瞥见我正望着她,踏步向我走来:“你为何看我,你不认识我么?”

    要认识吗?我微笑着摇头,女子转了转眼珠子,露了灿笑:“你叫什么名字?”

    “莫兮然。”我答,“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女子想了想,道:“我叫燕儿。”

    这时,身后有人唤我,我回头,是秦叔宝。我微笑着向他走去,一旁的燕儿却跑开身,到了秦叔宝面前笑嘻嘻的向他看,秦叔宝见了她顿是一愣,转眼向我。“原来你们认识。”燕儿站在我与秦叔宝之间,美眸一转,向着秦叔宝笑道,“看来,你我还真有些缘分。”

    那燕儿见了秦叔宝面上高兴,可秦叔宝却是一脸勉强的笑,见我疑惑,便与我说:“这位便是燕府二小姐,燕璟雯。”

    原来是她。我细细打量了她一番,身上果是散发着一种自信才华的气质,她望着秦叔宝的眼神,喜悦中却是带着些另外的神色。女子十四便可出嫁,她如今十一,又比其他孩子明事理,怕是对了秦叔宝打着念头。想到这,我不禁掩笑望了望秦叔宝,秦叔宝见我怪异的神色,顿时明白我看出了什么,对着燕璟雯的左问右顾,一脸不知所措。

    原本是要与秦叔宝一道去买马试车,现在又多了一个燕璟雯,一路虽是热闹几分,却是将秦叔宝整整打压地不扬心情。我心中不免多了几分遗憾,悄悄问他如何所想,秦叔宝说:“此女太过年幼,实是不忍心。等回了宫,便不再见面了。”

    秦叔宝进去挑马儿,我与燕璟雯本在外头等候,可燕璟雯却硬是要跟着他进去。我不喜马场的味儿,便嘱咐秦叔宝看好了她。稍等了一会儿,秦叔宝便牵着两匹马儿出来,其中一匹白色额头的马儿上还坐着笑颜灿烂的燕璟雯。

    马场直接有车厢售卖,待人来将车厢装好,燕璟雯向着秦叔宝张了手臂:“秦哥哥,帮我下来。”

    秦叔宝不作任何感情,上前便将她搀手放下,然后便与马夫交钱。燕璟雯痴笑着望着秦叔宝的一举一动,我心中却倍感怜惜,拉了燕璟雯的手上了马车,盖上帘子说:“我们就要离开了。燕儿如今还小,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反而误了自己的判断,万不可将一些事常常挂在心上,烦恼定要都干净地埋掉。”

    燕璟雯侧着脑袋,小脸疑惑:“人生在世,无烦恼自是最高的。兮然姐姐这么说,是看出有烦恼在燕儿身边绕吗?”

    我摸着她小小的发髻:“燕儿心地善良,上天一定会让烦恼早日跑光的。”燕儿一把拉住我的手,一脸坚定道:“我想要的东西,我就一定要得到;而我不想要的东西,我就一定会甩了它。兮然姐姐你放心,烦恼这东西啊,跟不了我多久的。”

    车子缓缓动了动,从车帘子间看到秦叔宝正牵着两根马儿的缰绳,又整理的一番后牵着马儿缓缓驶动。燕璟雯望着外面的人影回头:“你们定要来看我。”

    “会的,会的。”我微笑道,心中却是滋味万分,我这是在欺骗一个孩子吗?

    到了镇上,一户人家不知有何喜事,在路边燃了鞭炮,历历声刺耳,震得我实在不欢喜。就在这时,马儿被鞭炮受了惊吓,啼叫一声忽然作乱,各往两边冲去。那车顿时失了控,跟着发狂的马儿往前乱窜,车厢内更是颠簸得很。我伸手抱过燕璟雯,她埋在我怀里颤抖,我不住的拍她安慰莫要害怕,一面心底喊着秦叔宝赶紧将这两匹倔马降服。

    车子随着发狂的马儿奔跑,车后传来秦叔宝一声唤叫,怀里的燕璟雯忽地抬头,推开我钻出车窗喊:“秦哥哥快来救我们!”

    车轮子猛地一震,燕璟雯惊叫一声扑出窗去。我大惊,赶紧去抱回她的身子,可震动力道太大,我俩同时从车厢里扑了出去。耳边一阵衣风,身子旋转,张眼看来,秦叔宝已将我稳稳接在怀里,眸中仍是惊魂未定。此时,听得有人一声痛叫,我疾目寻找,燕璟雯跌在不远处。我赶紧上前:“燕儿可是伤着哪里?”

    燕璟雯痛苦的脸上显出一丝悲切,推开我上前扶她的手,两眼睁望着我与秦叔宝。秦叔宝上前一步说道:“实在抱歉,情急之下,我也只来得及救一人。燕小姐伤在何处,重不重,可要去医馆看看?”

    燕璟雯脸上终是露了一眸笑意,问秦叔宝:“你当真关心吗?我这一跤摔得不轻,自是要去医馆瞧瞧的。”

    闻言,我低身去扶她。燕璟雯看了我一眼,被我扶着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忽然叫道:“我身边的人都被我支开了,而自己现在实在走不好。秦哥哥背我吧?”

    秦叔宝的身子一僵,转眼望了我,我道:“燕儿怕是伤了脚了。”秦叔宝点头,腰弯着对燕璟雯。燕璟雯从我这抽出手臂,向着秦叔宝脖子一搂,含笑上了他厚实的背。

    到了医馆,大夫说燕璟雯除了身上有一些擦伤外,脚腕子轻微扭了扭。我望着外边的天气,想是时间已是不早,便与秦叔宝商量了一下。身旁的燕璟雯见我俩轻言说话,试探问:“是要走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