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50章 枝头梅(四)

    李世民笑道:“这是新分配到我帐下的马军总管,秦叔宝。我三人甚是投缘,便来外头喝个酒,大哥一起吧!”

    “原来如此。”李建成叹笑道,“我此次也约了好友,怕是要改日了,你们尽兴便好。”

    李建成望了我一眼,带着身边两位将士转身走了。李世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又望了望我,一句话也没说,往另一个方向去。无措的我站在原地,不知该不该跟,长孙无忌已跟着他离开,秦叔宝微笑着向我走来,唤我一同。

    秦叔宝与李世民年龄不差,相貌堂堂,为人也十分可亲。此时,李世民与长孙无忌在前,我与他在后,和他一路谈话不少。看着李世民漫无目的的慢走,我悄悄问秦叔宝,这是要去哪里,秦叔宝说,今日的事已经谈完,李世民这是闲来无事在散步。

    我明了,继续跟上。出了镇子,到了一处绿野,一条小溪弯弯曲曲向着南方蔓延,此时的天气也已开明不少,白云印在溪水中,步行岸边,宛如走在云间。隐隐闻到远处飘来的清香,放眼望去,前面的绿野有一处红粉。李世民的脚步恰好向着那个方向走,我望着拿出红粉,心中渐渐欢喜,等到靠近,那香味越是清晰了,却是嗅着不觉腻。

    “这处林子的梅花开的正盛,娇小欲滴,如雪清美。”长孙无忌不禁赞叹,笑对李世民说,“走了累了,不妨在这里赏赏梅花。”

    李世民似是打不起兴趣,看着这片梅花一阵子,还是答应了。

    梅花林子外面加了一圈竹子做的矮栅栏,李世民撩了撩袍子一跨便进去了。我看着那栅栏可惜,我身着长裙,若是跨进去会被钩扯,无奈之下,我只好与李世民讲了实情。李世民低眼望了望我的裙子,招手要我过去。我走到他面前,两人之间还隔着那矮栅栏,李世民忽然弯下身子将我拦腰抱了起来。我惊呼一声,同时面上灼热,快快望了另外两人一眼。长孙无忌与秦叔宝皆是瞪眼一愣,继而转身一人一边守在梅林栅栏边。这时,李世民已抱着我往梅林间走。

    “昨夜落了雨,地上泥尘潮湿,不可脏了裙角遭人笑话。”李世民目光投向前方,面无表情,口气生冷。

    我只低眼望着路过的梅花说:“公子身上还有伤,且将我放下,我提着裙子走便好。”

    李世民没有答话,仍然往前走。这片梅林十分宽大,走了这一阵子还没到头,先前见了这处红粉心中欢喜,现在可真是心中暗怨。终于,李世民缓缓停了步子,抬眸望着上方摇曳的梅花:“这处的宫粉梅开的最好。”

    我也望了这处的梅花,果是比刚进来时娇美万分,不禁感叹:“原来开的是宫粉梅,煞是好看!”

    我呆呆望着这片梅林,身旁的李世民没了话语,抱着我将目光从梅花上移至我的脸上。我与他对了一眼,颤颤低下头去,李世民低沉着声音说:“今日,我定要清楚两件事情。”

    顺着他这一句,心中顿时紧张地纠在一起,仿佛将空气压在地下,呼吸也不顺起来,心跳越加剧烈,似有一种不安在心头乱窜。我终于点头,等他问话。许久,他深呼了一口气说:“第一件事,你是否已知晓宫中局势?”

    “此……话怎讲?”竟有点说不出话来,说了也是声音颤抖。

    李世民抱着我更是已发觉我的身子因紧张微微颤抖,暗了眸子道:“你现在必须告诉我实话。你与太子好,是为了探查此事,或者是别的原因?”

    我颤颤道:“太子为人善良可亲,他是不愿到这场战争中来的。可是,很多事情就是这么不得已而为之。”

    “你是真心喜欢他吗?”李世民问,“这是第二件事。假如你们两情相悦,又是到了什么程度?”

    “这……”我为难了。是啊,我与李建成究竟是到了什么程度?我们真的是两情相悦吗?

    “他,亲吻过你么?”李世民好生干脆,精锐的眸子盯着我,若不是被他硬打横抱着,我定会找个洞钻下去。他这般逼人,我竟撒不了谎来,轻轻说道:“你去讨伐薛举之时,前期兵退,太子欲带兵援助,却被驳回。那日心情不好,喝了些酒……”

    “别说了!”李世民厉言一句忽然吃痛地闷呵一声,松手将我放下。我顿时清醒,扶着他的手臂道:“莫不是伤口裂了?”

    “或许吧。”李世民并不在乎,面上泛了笑容,“我果真是猜对了。你并非真心喜欢他,你不断出入东宫并不是担心我将他压在底下,而是怕他真的对付了我。”

    我闻言,撇头道:“何以见得。你们两人之间的事,岂是我能插手的。”

    “何以见得?我刚刚亲近你的时候便见得了。”李世民扳过我的头与我对视,“后宫与东宫相互勾结,这是你的功劳。若是我李世民真的被他们杀死,你便是帮凶!”

    我推开他的手,莫名的怒气蔓延:“那又如何,你既然知道,却又对我欺骗得心安理得。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