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45章 断情劫(六)

    他走得很快,我几步跨上一步才踉跄跟上了他。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我才反应回来,扯了扯被拉着的手臂:“殿下,武德殿不往这方向。”

    李世民松了收却是不说话,我微微料想到一些,试探问:“殿下可知叶影已不在牢中?”

    李世民凝着眉心,嘴唇微微一动:“几人之中,怕是你最后知晓。”

    他所指的几人,我是能猜说出一些的,只是心中疑惑不已,不禁皱眉低眼思索起来。李世民见我如此,便道:“叶影是谁放走的,这根本不重要。”他略略俯身靠近我,“重要的是……结局是什么。”

    我望着他的眸子头上一阵晕眩,不觉出口:“结局是什么?”

    李世民闭上眼,再睁开时一片纠缠,他问:“结局掌握在胜者手中,而胜者是谁,谁都不知道。你会选择败者还是胜者?”我摇头,说:“假如无论如何,结局都不是美好的,胜者跟败者又有什么区别,不过都是失了最初感情的可怜人罢了。”

    颈上一紧,李世民扣着我的脖子,低压着声音道:“可怜人?你可知这话犯了多大的罪?”我拉着嘴角苦苦一笑:“外头的空气可比这里头愉悦万分,在里面的人,整日勾心斗角,怎么不累?怎么不怜?”

    李世民看着我,脖子上的手掌缓缓松开,移到肩头轻轻按着,一口气叹去之前的狠意,化作道道渺远:“若我不将你送给太子,还将你放出宫去,你是否头也不回?”

    我低头:“不敢想。”

    怎么敢想?外头固然是比里面美好自由,可却是要狠狠丢扯下对他跳动的留恋!

    李世民不说什么,背着手往前走:“如今万事已定,局人皆备,我们只能等着结局到来。”

    我不知要不要跟着他,只站在原地不动。他回头看了看我,才唤我跟上。

    李建成既已知道叶影逃脱,必是做好准备,我看着前面慢步走动的身影,实实猜不了究竟是谁放了叶影。或许是李世民,可李建成那头的言语行为实在令人不得其解,也只能像李世民说的那样,只有等待。

    李世民之前的种种,我已是不想亲口相问。我既已知道答案,又何必再将自己心口上的伤再划上一刀呢。对他,只有无尽的叹与怨。我想,找个什么时候,请了命,回尚药局。那里,似乎安定一些。

    想到尚药局,我又想起了宋逸。今日我还未去看他,不知他现状如何。心中想着,面上自是急了起来,不觉这一切已被李世民看在眼里,抬头便见了他疑惑的神色。我道:“殿下可有另事吩咐?”

    “想是没了。”李世民说,目光仍停在我脸上。虽已察觉,但也想尽快离开他,便道了退福。他并未阻拦,我便往尚药局去。

    到了尚药局,里面只说宋逸得了风寒不宜吹风而呆在房中,一切由念儿照看着。我往后院走去,宋逸的房门紧紧关着,我连敲了好几声都无人来开。正担心着莫非出了事,房门便隐隐动了动,随后开出一条缝来。见是念儿开门,我终是放下了心,推门进去。念儿似是还没注意到我,整整退了几步,我这才看到她的发丝有些凌乱。

    我掩上门,顺眼望向里面,宋逸侧卧在床上似是睡的安熟。我回头瞧了瞧念儿,轻问:“还未到一天,头发怎的这般凌乱?”

    念儿远远望着我,张了张口惊问:“今日不是你到东宫的日子吗?”

    “取消了,我不必往东宫去了。”我上前坐在宋逸的床边,替他将手放进被中边说,“过些日子,想要请命回尚药局。”

    “那样,甚好。”念儿如自语又如与我说般,呆呆走至床边,却是一声扑在我的膝上,眼中冒着泪珠,“宋奉御若此时能知了此事,不知该有多高兴。”我摸去她脸上的泪,心中怜惜,她拉着我的手说:“早上来的时候,宋奉御正发着烧病,念儿为他上湿巾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喃的还是你。如若有幸,真希望宋奉御能和你一起,再也不用伤心痛苦。”

    念儿这话说的单纯荒唐,我也明白此番意思,却只能拍拍她的手,为她抚平发丝:“这么久了,你定也累了,回去继续睡会儿吧,这有我。”

    方才见她发丝凌乱,该是宋逸拉着她的手不放,她才靠在床边小睡了一会儿。念儿为我受了这劳苦,心里还蔓着悲伤,这种感受我也有过,那是绝不好受的,只有在安静的地方才静得下心来。

    念儿深深忘了宋逸一眼,起身离开的房间。当房门再次关上的时候,房中显得灰暗了许多,更是生静了几分。

    我伸手摸了摸宋逸的额头,还有写发烫,便取了换了湿巾来跟他敷上。望着他背上的伤,心中又压起来一股气,却是无能为力。正愁间,他的身子动了动,微微睁了眼,迷蒙的看着我,随后微笑。我也弯了嘴角,笑着与他说:“今日还不可大动。”

    “我自是知道。”声音有点沙哑,连他自己也惊了惊。我赶紧去给他到了杯水,茶壶还热着,念儿这番甚是细心。

    他将水缓缓饮下,顿了顿嗓子,轻笑说:“还去东宫么?”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