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44章 断情劫(五)

    李建成望着我的眼色本层层生怒,但到我望上他时又渐渐柔和起来,无奈般道:“你我大婚取消,并不代表我抛弃拒绝了你。今日我带你一同到武德殿去。”

    李建成要带我去武德殿,这不就大大告诉宫里人:他李建成并不是将我嫌弃了,众人也不敢因此对我异样嘲讽。

    听他一句,我心中对他已无大气,昨晚一夜之想我也料到了些,李建成退婚另有原因,此般他又这么说,我是更加肯定了想法。我也柔了面色,对他说:“太子的心意,我已经明白。只是,这武德殿之请,兮然还是受之不得。”

    我若与他一道去了,那么太子妃又将会搁在何处。

    我示意将我放下,李建成一直尊重我的选择,弯身将我扶好站稳。我抚了抚有些凌乱的发丝,对他微微笑道:“殿下还是去武德殿吧。奴婢整好容装便要去伺候秦王妃了。”

    李建成见我意决,只好依依出了房门,回头望了几眼,才往武德殿去。我坐在铜镜前,将发丝整理好,忽而瞥见手腕上的玉镯子。我轻轻叹气,将镯子取下,找了个锦盒收好。李世民见我一次,便询问起镯子的事来,李建成见我两次,都没有发现这个镯子么?我心中叹想,滋味柔转。

    待我将一切都整理好,时日已经不早了,来到承乾殿的时候,李世民已经往武德殿去了。秦王妃正在调养中,是出不得屋子的,但我没想到的是杨妃竟然也留在承乾殿。两人见了我,同时愣了愣,秦王妃靠在床边,本逗着杨妃怀抱着的李承乾,见了我来便靠下了身子,一面平静。我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踌躇万分。还好杨妃破了平静,对秦王妃说:“殿下往武德殿去,许是要夜晚方能回来,该差个人将披风送去,这三月虽春,也是容易受凉的。”

    秦王妃自是答应的。见她了点头,杨妃便亲手取了一件披风招了我进去。“这是殿下的披风,你现在送去,夜时定要看他穿上。”她说。

    我双手接过披风,福身领令退下,心中对杨妃十分感谢。现在秦王妃不喜欢让我伺候,我留在殿中也只能是碍了她的心情。这次倒是杨妃想得周到,要我现在拿披风给李世民,要等到夜晚的时候再嘱咐他穿上,正好用承乾殿的事将我支开。这不仅让秦王妃轻松些,也让我免了尴尬。

    我捧着披风往武德殿走。武德殿此事热闹得很,我来到大门,前面两个侍卫见我一个宫女独自到来,便将我拦了下来。我取出腰牌给他们看,两人见了我的腰牌,相视一看,用异样的目光注视了我进去。我自是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这也是我预料到的。

    我在武德殿的摆宴的广场上兜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与李建成还有几个皇子坐在一同李世民。我移步上前,恭敬地向几人福身,转向李世民说:“秦王妃与杨妃命奴婢给殿下送衣来。”

    李世民和李建成皆是微微一惊。李世民很快缓过神来,点头说道:“你先拿着吧。”

    “是。”我退至一旁。李建成向我望了几眼,眸子半喜半凉,似是想与我说话。

    所定吉时还未来临,只有李元吉一人在客座中忙着谈笑相请。武德殿的广场上搭了一个台子,我看着上面的舞姬跳曲子,身上阳光暖暖,腿上不禁软软作绵。耳边一声清笑,将我从困中拉醒,只见前面站着一个着着蓝衫的男子,吐字之词极为文雅,又见李世民对其相问同乐,猜想他是李世民身边的一名知心将者。两人谈笑一阵,一同往另一边宴桌去,与其他人闲谈相笑。

    身旁闪来一道人影,李建成拉着我往边上去,那有一处翠绿的林子,还算是大,远远还见着一个凉亭。引致竹林深处,拉着我坐在凉亭里,紧紧握着我的手,两眼不住地望着我看。似是在肚中揣摩了一阵子,他说:“你肯来,我心中是万分惊喜。”

    我淡淡扯笑,低头退出他掌中的手。李建成本含笑看着我,见我面无喜色,只有无奈叹息:“兮然,你可知这喜事背后真正的目的?”

    听了李建成这话,觉得事情有些悬疑。我摇头疑问:“这喜事本就是皇上通过的,怎会有人在此做动作?”

    李建成彻底收了笑意,正色靠近我小声说:“既然我心向你,我便该是相信你的。但是兮然,你相信世民多一些还是我多一些?”

    怎又扯到李世民身上去,他常常问我这类子的问题,我实是不想回答,微微皱了眉头。李建成赶紧安抚说道:“好,我不问这个,我相信你。”他的眸子蒙上一层灰黑的阴影,继续与我说,“父皇答应,元吉娶杨清云为正室,而你只能是我的妾室,此事我本就不悦,不想还差点上了别人的局。倘若我继续进了这个局,武德殿这般的喜气红光,东宫却是略略稀疏了些,但不是我爱要了面子,而是怕宫中言语太过险恶,到时候武德殿便会与东宫疏远甚至怒目相见!”

    “于是,有人就会坐收渔翁之利。”我顺着他所说的话下语,心中苦涩。“好一个反间之计。”我愣愣叹道。

    “不,是一箭双雕!”李建成一脸凝重,伸手将我揽在怀里,“被坐收渔翁之利虽然让我紧张慌乱,但若因此失去你……唉,只要稍稍作想会我便整整的心惊胆战!好险,好险,这次两不相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