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43章 断情劫(四)

    我很想确定我自己所想,便去了宫牢看叶影。

    叶影靠在墙上不看我一眼,我还是自说自话起来,将我的猜测都与她说了一遍。她只不屑的冷笑,我上前定定问:“你与东宫薛万彻,是什么关系?”我还是想要听听她和薛万彻到底是不是一派。

    叶影淡着目光,嘴唇微动:“就算我再杀人如麻,救命之恩,我也不会忘记。”我闭上眼叹气,真如薛万彻所说,可我多么不希望是这样,李世民为什么会这样。

    我苦笑问:“救命之恩,薛万彻是,秦王也是?可他们两人却在不同的一边,左右徘徊的你最终选择的秦王,因为你喜欢他?”

    叶影看的神色总算变了微微诧异,随后对我冷冷轻笑:“你所想的都没有错,我要杀你,只可惜火烧不死你,剑杀不了你。虽然你不死,可我同时也为你悲哀。”她沉了脸色,有些讽笑,“我可以一笑江湖,但你不一样,若有其中一人要主宰你的命运,你拿什么抗拒?莫兮然,你注定是个悲剧,你注定永远锁在这深宫中,永不超生!”

    她疯狂地笑起来,眼泪从她眼角缓缓留下,这一刻已分不出是哭还是笑。我转身离开,直到宫牢门口还听得到从深处传来阴冷的哭笑。她如此失措,我又何尝不是。

    火油是叶影倒的,在她出现的时候我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那香味也正好将房顶的火油味道全都隐藏。然后,她再引开门口的薛万彻,她的轻功比薛万彻好,很快就拉下一段距离,利用远程箭带着火苗直射到废宅房顶,火油即可瞬间燃烧。原本我以为叶影那夜来,是奉李世民之命来带走我的,现在想来实在是想的太天真了。

    确定真相并不是件高兴事。可是,李世民为什么要杀我?原本曾有那么一线以为,他不会将我像一颗棋子般利用,不会那样对我。我缓步在道上,柔肠百转,不知该去哪里。

    快落了夜色,前面一片红光漫天。李元吉娶杨清云是正室,今晚在武德殿好不灯火辉煌,红绸点妆。明日,杨清云就会风风光光嫁到武德殿,成为半殿之主。相比之下,东宫只略略红花红绸装饰了一下,娶妾本就不必张扬,否则就乱了宫中的套。

    前方隐隐见了一个人影立在池子边,走近了才发现竟然是李建成。他一副惆怅悲切的模样,默默望着夕阳照着鳞鳞水波出神,直到我靠近他的身旁才忽然警觉转身望着来人。他见了我才露了微笑,我与他一同对着池子站,发现这方向过去正好是武德殿。李建成搂过我的肩,望着那灯火通明的地方,叹息说:“兮然,我真对你惭愧。”

    我与他一同望着那个方向,静静说道:“太子殿下所能给的这些,我看的甚好。”

    李建成握着我的肩膀,对我对视,眼中一派心疼:“我曾请求父皇给予恩准,赐下婚典,可终是没有答应。”他的上手开始收紧,抓得我有些痛,“所以,我退婚了。”

    即使我对李建成并不是欢喜,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中还是被狠狠抽了一端。李建成一把将我拥进怀里:“诚然,我也会想办法将你留在身边。”

    我推开了他:“奴婢并不需要辉煌的大婚典礼,只要一份对我好的真心。若殿下是因为齐王大婚的威风盖过了东宫,那么奴婢真正庆幸你方才告诉我的话。”李建成上步要拉我,我却闪在一边继续道:“秦王殿下将我送到东宫已是众人皆知,太子这么做是想让奴婢身陷何等难处?秦王要奴婢嫁,奴婢便要嫁。如今太子殿下拒婚,奴婢又便不嫁。奴婢同是性命一条,人心一颗,怎么也懂得廉耻伤心!”

    李建成不论我挣扎,硬是将我抢抱在怀里,语气显得万分着急:“我与世民是不同的,你定要相信我!”

    可我早被这接连而来的伤心事弄乱了心思,胸口的火气不停,拿着大力去推他。李建成的力气比我大多了,我挣推了一阵子也不见松手,情急之下张口在他手臂上狠狠印了一口。李建成吃痛的吸了一口冷气,却扔是抱着我,但力道小了不少。一双悲切的眸子定定看了我,随后终是无奈撤了手臂。

    初春的绵雨总在人不经意时落起,我大步离开池子往掖庭跑。雨丝是那么温柔,那样缠绵,落在我心底却是一片冷凉,无论它再如何温柔缠绵,终有一个季节是使之散去的时候。跑到掖庭,我发丝已微微着湿,细细蒙了一层水汽。我无力地走在廊子上,略略抬眼却见了我房间处的一抹灯光。

    我抚去面上的水汽,往房间走,透过廊道边的窗子可以看到,里面背站着一个男人。我悄悄站出来往里望,那身影熟悉得很却又陌生得紧。感觉到有人来,他转过身,一面清色淡然。我向他福身:“秦王殿下万福。”

    李世民让我起了身,进来与他一道坐。我移步进了屋子,一时忘了这房间本就是我的,只是见他生生站在里面,屋子变得迥然不同了,却又是什么也没改变,该是他从未来我这,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