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42章 断情劫(三)

    薛万彻二话不说,拔剑怒冲而入,跟叶影交打起来。

    我赶紧跑回宋逸身边,将他扶到墙边坐好,要到药厅去找药。宋逸一手软软拉着我,干白的唇瓣动了动:“不要惊动任何人,不要让外面的人到这后院。”

    我明白,我应了他往药厅去。今日宫里用药的人多,宋逸是担心尚药局的人一时惊慌误了药事。我努力平静的面色来到药厅,自行取了药对外面的人说道:“后院打碎了檀香盒,宋奉御吩咐,只能到夜晚休息时才能进入,免得将檀香带到药味中。”

    众人点头,看着我离开。我是不用呆在药厅的,所以进了沾了檀香味也是无妨的。这个借口正好将我和宋逸除外,其余的人都不能进入。我急急回到后院的时候,叶影狠狠看了我一眼,也只这一眼,正好被薛万彻抓到机会,一剑刺向了她。叶影大惊,身子一闪,长剑在她腰上略略划了划,薛万彻趁此拨剑抵在叶影的喉咙口,两人终是分出了胜负。

    我一手扶住宋逸,看向他们。薛万彻的长剑抵着叶影的脖子,对我说:“莫掌事,末将先回东宫。”

    我点了头看薛万彻强带了叶影离开,伸手将宋逸的臂膀放在自己肩上,小心地慢慢将他扶进屋子去。宋逸趴在床上喘气,额上冒着一粒粒的大汗滴,我坐在床沿要去解他的外袍,他却一手按下我的手掌。我说:“宋奉御,现在你是我的病人,你必须听我的。”

    宋逸扯了苍白的笑,缓缓沙声说:“话虽如此,可你已不是我尚药局的人。况且,你明日就要嫁到东宫,怎好见别的男人露背。”他闭了眼睛不等我说话,又轻轻道,“去找顾念儿来吧。”

    他执意如此,我也只好答应。走时,他又唤住我,我回到他身前温柔的抚去他面上的碎发,等他说话。可他一双眸子看着我腕上的镯子,伸手细细地碰。许久,他才说了一句:“你尽快回去罢。”

    这是逐客之意么?宋逸竟对我这了逐客之意。我默默点头,转眼看了看他手上的后背,他却侧了身子不让我再看。心中如结了一层寒冰,外头是明媚的阳光,里头是阴暗的泥地,实在难受的很。我急急将念儿找了,拉她在旁悄悄说了这事,念儿惊了脸色直往后院去,我看着她焦急的背影,心里略略安了安,却实在生了疙瘩难受。

    我没有回承乾殿也没有去东宫,我在尚药局门口徘徊了许久才看到念儿从后院小道上出来。我上去拉了她,她“哇”的一声抱着我哭起来。我拍着她的背,小心问:“宋奉御究竟如何?”

    “背上淌了好多的血,包了好几层绑带才看不出血痕。宋奉御不许让人将此事传出去。”念儿闪着泪光抬头望我,却是说了让我此生最惭愧的话:“上药的时候极疼,宋奉御口中忍声念的可都是兮然的名字啊!”

    我微微一愣,念儿拉着我哭道:“兮然,你不要嫁给太子。早上,宋奉御知道这件事后一直出神,直到你来了尚药局。念儿不想让宋奉御这么难过,我求你帮帮我,帮帮宋奉御!”

    “我……”一时哑然,脑中盘旋着这些话,无了头绪去想别话。眼前浮现宋逸抱着我转身的霎那,锋利的长剑毫不留情的是对我,却伤了他。我深深呼了一口气,沉沉望了宋逸房门紧闭的屋子。“念儿,照顾好宋奉御,我会讨个公道的。”我愤愤转身,大步往东宫去。尽管我知道,宋逸你要的不是一个公道。而这是我以为,一个可以弥补的借口。

    到了东宫,殿前的太监拦下与我说:“太子殿下有吩咐,若是莫掌事来了,立即请到内殿。”

    内殿不止只有寝殿,还有议事之所。那是东宫议事重地,我并未去过,李建成既然特意吩咐了,要我去的该是议事之所。我微微一笑:“劳烦公公带个路。”

    那太监伸手往边上一请,我顺着他的方向迈步,他走在我略前些。很快,就到了议事的殿中,李建成本是背手站在窗口,听见有人来便转了身,面上一片肃然。见了我,他赶紧上前上手抚上我的两臂,上下看了看:“你没事吧?”

    心中愧疚起来,我道:“怎么会没事。”我按着心口,“这里,很冷。”

    李建成心疼的拥了我:“以后不会再让你置身危险之中了。”

    我不留痕迹地推开些距离,两眼扫了扫殿上,问:“亏好薛将军及时赶到。抓的人呢?”

    “薛万彻当时已是追到那人的下落,并已交了一次手,不想还是被她逃跑了。既然已经打草惊蛇,便决意定要缉拿,到了尚药局终是抓着了,此人在这审问了一番便将她押到宫牢里去。”李建成细细说了说,抚了抚我额上的发,转了话题温柔道:“这个地方安静的很,想与你静静呆一呆。”

    此时,心中实在不得平静,我想起宋逸苍白痛苦的样子,忍不住问声:“太子可否将薛将军找来,我有些事情要问他。你不要问是何事,我只请你答应我。”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