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41章 断情劫(二)

    太子妃变了脸色,还是很快回了过来,将菜夹放在李建成碗中。李建成向她微微一笑,开始用膳。这一顿饭吃的很压抑,彼此之间并没有多少谈话,倒是太子妃中途给我夹了几次菜,我只点头道谢,不敢有多的动作,回想起来,真是显得我万分约束小气。

    在东宫用膳之事,次日已是才传遍了宫中,宫女太监见了我都比往常规矩了许多,等到走进承乾殿找秦王妃的时候,见到她淡然的表情,不知该如何说话。这时,窗口有个人影闪过,我急急望去,那个人的身影似曾见过。我进了屋子就这般有些失态,秦王妃正略有深意的看着我。我跪在秦王妃床边,她看了我一眼,语气已不像以前那么柔和,而带着一种严肃之气:“以后,你不用再伺候承乾殿的人,你只在殿上看管那些宫女就好。直到……你该走的时候。”

    秦王妃定是以为我已经站在了李建成的那边,所以开始对我远离,让承乾殿和东宫之间微妙的关系,使我不能参透。见秦王妃一再坚持,我只得离开她的寝殿,站在正殿外随意看看宫女打扫。正是这随意,我来到了后殿的一处,隐约发现一丛树影后面有人,我想起之前在窗口看到的那个急匆匆的身影,来的不正是这个方向吗?

    我悄悄走去,躲在一处墙后,细细往树丛里看。树丛里有两个人影,一个宫女打扮,另一个……我细细看着他的衣衫,另一个人莫不是李世民?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气。李世民向来警觉,瞬间移动了身影,我才转了身要跑他就从后面按住了我的喉咙。

    淡淡的麝香伴着温暖从我身后传来,颈上的手指微微顿了顿,轻了不少力。另一个人也从树丛后走了出来,站在我面前看,此人就是叶影。她狠狠看了我一眼,突然掌手向我胸口打来,李世民拦腰搂住我飞转了个身,接了那一掌道:“你大胆!”

    叶影沉了眸子冷冷说:“留着她,很危险。”

    李世民送了我脖子,另一只手却还如刚才飞转时放在腰间,使我不得心中涩涩,不敢动弹。李世民对她说:“不过是吃了一顿饭,她在承乾殿也用了好多次膳了。”

    叶影还是盯着我,却是不发一言。我平了心思提醒说:“秦王殿下,她既不是宫中人还是尽快放回去吧。”李世民忽然手紧了我的腰,一手扣上我的下巴,眸子沉得黑暗,问:“昨日,是不是在东宫收到什么消息?”

    此时,他实在显得盛气凌人,我看着他颤了眸子不由说:“东宫已有叶影的画像,并且确定她不是宫中人,正命薛万彻暗中追捕。”李世民听了,没有大惊反而露了笑意:“无碍。看来你还是向着承乾殿的。”他向叶影摆了手道:“你先回去,有其他任务我自会找你。”

    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叶影低头退身,随后消失在宫中三月桃花中。李世民放开我向着别处凝视了一会儿,回过头说:“兮然,你会嫁给太子吗?”

    没有预料他会这么问,我垂了眸子:“宫里的人本就是身不由己,不仅仅是我,还有很多很多人。”

    李世民凝着一双眸子看我,眼中的深沉渐渐转变成惋怜,又转而成深深的精锐。“好一个身不由己!那么,以我秦王殿下之名,明日将你送给东宫!”

    “你说什么?”颤了身子,不敢相信。我以为他是和秦王妃一样,由我自己来站定立场,我以为表达对承乾殿的忠心之意,我就不必再为难。我摇着头步步后退,却被他一掌拉了回来,他的眸子很是坚定,我看不到有任何不舍闪过。这个人,他曾将碎玉重新镶好,我曾跳舞给他看,他出征前日,我送给他一个平安符,保佑他平安回来。上元节那日,他随着叶影走了,我在雪中整整等了好几个时辰,可还是没能等到他来接我。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心中已是住进了一个人,纵使别的人对我再好,也只能让我心怀愧疚,从不像他一样让我认定。

    可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要一次次让我失落伤心,现在还要将我推向别人的怀抱。我惊讶的望着他,李世民,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你的心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抵上我的额头,低了声音说话,让我毛骨悚然:“宫中的女人,本就是身不由己。我知道,你家中有一个父亲一个弟弟。我也知道,从前的日子,太子妃对你父亲跟弟弟有多好。我想,你如愿以偿了,他们也便替你高兴了。”

    心中猛然一震,我看着他的眼睛,说不出的苦涩与恐惧。眼前个人是谁,为什么那么陌生。我知道他会温柔的笑,会温柔对秦王妃好,而我一直忘记,对与不重要的人,他是可以这般冷酷无情的。我握紧了拳头,垂了眸子。

    我从没想过这么快,李世民对我说,要我与杨清云同时从承乾殿嫁出去。明日,便是我与杨清云同时离开承乾殿的日子。我对李建成说这是我的主意,他高兴极了,立马上书向李渊请示。李渊从不喜欢管理皇子家中之事,但只允许我是东宫一个小妾。

    宫中自然是又忙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