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40章 断情劫(一)

    秦王妃突然关心起此事,但我也不方便相问,只将昨日废宅起火之事说给她听。

    “那里面是隋朝的灵牌啊,平时无人进出,居然起了火……”秦王妃默默出神,我上前给她拉了拉被褥说:“秦王妃还是好好休息,这时候养身子是最重要的。”秦王妃握着我拉着被褥的手,一双眼睛盯着我问:“兮然,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日子,我已是信你如己。”

    她这一席话说的分外心暖,我反握了秦王妃的手:“谢秦王妃信任奴婢,奴婢定会好好陪在王妃身边,还要看着小世子长大。”秦王妃抓着我的手紧了紧,说:“太子对你的心意我都知道,你又怎么会留在我承乾殿呢。”她的目光锁在我脸上,顿了顿继续说,“兮然,若是要你选择,东宫与承乾殿只能留一个,你会呆在哪里?”

    我觉得奇怪,问:“秦王妃为何问这话?东宫与承乾殿为何不能共存?”秦王妃看着我,目光渐渐淡了下去,最终叹了一口气说:“其实太子与秦王殿下兄弟之情并未像我们看到那么深。皇室是个残忍的地方,我害怕,害怕……”

    她的目光移到旁边的摇篮上,李承乾才刚刚出生,微红的小脸上皱皱巴巴,实在不太好看。“尤其是有了这个孩子,我心里更加害怕。”秦王妃看着李承乾睡觉的模样,苦涩中含了些笑。

    我想起元日之夜那件奏折之事,李建成与李世民之间的兄弟之情或许真如秦王妃所说并不那么深厚。秦王妃说皇室是个残忍的地方,我并不是非常明白。即使残忍,我想血脉之情是永不能改变的,也永不得触犯。

    我扶去秦王妃额上凌乱的发丝安慰:“秦王妃请放心,奴婢会好好照顾你,照顾小世子。”

    秦王妃再次握上我的手,努力起身。我赶紧扶着她的腰坐起,她的面色很虚弱,却还如此操心,实在让我心疼起来。秦王妃认真看着我问:“我不会让你马上做出答案,但你要答应我,你在承乾殿一天,心就要向着承乾殿,直到你真的踏进东宫那一步。”

    “是。”我低头点道。秦王妃的表情此时万分严肃:“今日我与你说的话不许外传,如果你依旧是我信任的那个莫兮然。”

    “是。”我抬眼对上她的实现,肯定道,“秦王妃请放心,兮然会是你能信任的人,也是秦王妃有心事可相吐的人。奴婢只希望,秦王妃不要被自己压得这么累。”

    我将秦王妃缓缓扶着躺下,她还拉着我不停嘱咐:“我知道太子对你有意,但你万万记住我的说的话!”

    “秦王妃不必担心,奴婢会遵守诺言。”我微笑着说,她点点头,松了口气也朝我微微一笑。

    或许是因为我并不在这个暗斗中,尽管感觉到秦王妃的担忧,但我并不了解这其中之争。这日,我陪在秦王妃身边,看着她给初生的李承乾做衣裳。李世民午时来了一趟,随后又到两仪殿与太子齐王两人一同协商战事。听说,刘武周接受采金刚“南向以争天下”的建议,率兵二万已南侵了并州,李建成和李元吉纷纷请战,可李渊还未真正下旨出战。

    晚时,我离了承乾殿,往掖庭走时遇到李世民、李建成和李元吉三人,他们微带着疲惫之色从两仪殿回来。我不禁想要换道走,却还是被李建成抢先叫住了。

    “三位殿下万福。”我只好回去福身。李建成扶了我问:“还没用膳吧?与我一同用。”

    “啊?”我很是惊讶,偷看了李世民一眼,他的目光非常自然地从我身上扫开。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不敢,奴婢还是回掖庭用。”李建成拉了我放着笑脸说:“有什么关系,我今日向父皇提起你了。”

    我更是惊讶,动着嘴唇却说不出话,目光时不时往李世民方向悄悄看,李建成也注意到了我的异常,回身笑对着李世民却是对我说:“你怕承乾殿不放人?我提起的时候,我二弟可是答应了的。”

    李世民这时也展了笑意应和:“不错。”

    再无理由,我跟着李建成回了东宫。我进去的时候,迎接的宫女都不禁微微一愣,不过还是回到原本的神色恭敬迎接。进了正殿,一个宫女从旁跑来,跪在地上对李建成说:“殿下,你可回来了,太子妃一直要等您回来用膳。”

    李建成眉头微微一动,拽紧了我的手对那个宫女说:“我已经回来了,你便回去伺候她用膳吧。”

    宫女颤颤抬了头小声问:“殿下不与太子妃一同用膳吗?”

    李建成摆摆手:“不了,今日我有贵客。”他又转向向另外的宫女道,“另去准备晚膳。”

    看着那来报的宫女退下,我心中不安,问李建成:“太子妃有孕,殿下为何对她如此?”李建成脱了披风随意挂在殿中,坐上正椅似笑非笑:“你不会吃酸吗?”

    我笑了,不因因为可笑,而是无奈。一个女人注定跟了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