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39章 阑珊处(五)

    李建成并没有多问,只与我又闲聊了几句便走了。

    承乾殿秦王妃产子,作为秦王妃身边的掌事宫女,我是该去瞧瞧的,但今日我却是顺了自己的心情,实在不愿做事不愿想事,只想让自己好好休息一番。

    我在床头边点了蜡烛,这灰暗的烛光时而抖动,给我十分的安心。只在几个时辰便是天亮了,我看着床帐昏黄的烛光,倦意幽幽袭来,合眼睡去。梦中,我仿佛是坠到一片铺满阳光的草地,微风徐徐,花香飘荡。我高兴地在这片草地上奔跑,那是我久久盼望的温暖跟自由啊!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有不顾一切,才能有大乐大颠。我奔跑,奔跑,前面出现了一匹棕黑色的马儿,上面的人含笑不羁地望着我,素色的长袍随风层层浮动。他忽然抬手一鞭,马儿长鸣骤起,转而奔向前方。

    我心随他去,极力奔跑,却比不上那马儿健壮的四蹄,他终是消失在茫茫草原。消失的那一瞬间,面前忽然化成了碧蓝的海水,我站在海边遥望,看到的只有满眼的蔚蓝,抚到的只有咸咸的海风。海面万里平静,水下却浮动着层层波浪,总想破海而出,却又沉沉压下海底。

    温柔的阳光转而偷换成凄冷的月光,海面出现一缕长长的对岸,那里仿佛有人影闪动,我与它相隔着千万丈的月光,我踏下海去,一步一个脚印,直到水深之处才明无岸可寻,再回头望去,曾走的印子已被海水冲淡,再也找不到回头的路。海水漫过我的心口,冰冷刺骨。想到移动,脚面却被埋在了泥地无法自拔,此时我才知道要惊慌失措,拼命挣扎,若不去准寻那个身影便不会走投无路!

    我猛地睁开眼,慌乱的呼吸回响在这间屋子。幸好只是梦。我平静下情绪,窗外已经蒙蒙亮,床头的蜡烛快要燃尽,只剩一个端底在烛台上。蜡炬成灰又能如何,只能去旧换新,再无可用之处。我望着渐渐弱去的烛光,那跳动的火苗如死前的挣扎,如梦中我的惶恐,最终还是灭作一粒墨黑的烛芯,断落成灰,仿佛从未存在过。

    今早去承乾殿的路上,不少宫女太监往废宅的方向去,想是奉命清理火后杂物。当然更多人端着红底黄盖往承乾殿去,该是李渊给秦王妃的庆贺赏赐。我赶在他们之前进了承乾殿,李世民刚从殿内出来,我们相视了一眼后面就有太监传旨进来。

    “皇上有赏!承乾殿接旨!”

    我赶紧带着承乾殿的宫女太监到了前殿下跪,李世民在前领旨。那太监的声音很是尖细,听得我十分不舒服,我也便无心去听了,直等到他走后我才向李世民贺喜道:“奴婢恭喜秦王殿下!”

    “昨天尚药局的宋奉御来我承乾殿,说了些话……”李世民想了想,转口说,“昨日不见你,无垢满口提起你的去处,现在还在挂在心上,你随我去瞧瞧她吧。”

    我随着李世民进了秦王妃的寝殿,里面站着七八个宫女,还有一个老嬷嬷。秦王妃抬眼见了我与李世民,露了苍白了微笑,向我招手。我快步到她床边握着她的手,还没等我说话她便开口了:“怎么这模样走?昨日问了东宫的人都不见你,怎么就伤了脚?”

    有秦王妃如此担心,想起昨晚我心中实在过意不去,但也只能说:“奴婢被别宫的人唤去了,回来的时候又不小心蹩了脚,昨夜没在秦王妃身边实在抱歉。”

    “没事就好。”秦王妃着眼边上,李世民正逗着老嬷嬷怀里的婴儿,秦王妃对他嗔笑:“世民,把小世子抱过来。”李世民从老嬷嬷手上小心地抱过小世子,轻轻半蹲在秦王妃床前,秦王妃摸着他的小脸笑地温柔幸福,带着我的手碰了碰他细嫩的小手,心底淙淙流出一股怜爱之情。

    李世民笑抚着小世子,手式极为小心温柔:“他既生在承乾殿,便唤名承乾,表字高明。”

    看来李世民是万分喜欢这个孩子,给予了他极大的宠爱和希望。秦王妃也自是知其意,含着泪光起身道谢:“臣妾谢殿下赐名。”

    李世民忙扶着她慢慢躺下:“你我之间无需用着君臣之礼,这是你我的孩子,自然是要最好的。”

    正在这时,殿外有人传话进来,太子李建成和李元吉来访。李世民将小世子抱回老嬷嬷怀里,嘱咐秦王妃好好休息,等到他离开,秦王妃却对我说:“兮然,你去外面瞧瞧他们,看是何事。”

    我应了,悄悄往正殿走。秦王妃在李世民走后才要我出来,定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她要我来听。我躲在窗子后面,首先听到李元吉乐呵的声音:“二哥,昨夜二皇嫂生了个大胖小子,今日父皇高兴应了我三日后娶你殿上的清云,你说这承乾殿是不是双喜临门!”李建成宛和接上话茬:“元吉,这也是你我之喜,总算是当上叔伯了。”

    李世民唤人煮了热茶奉上,亲自为两人沏上,说:“你们今日来贺喜,我也尽地主之谊,午膳在我这用了吧,我们许久未聊家常,趁此好好吃杯酒!”

    李建成推脱道:“今天不行,昨夜西面废宅着了火,我还得去瞧瞧是什么原因。”李世民呵呵笑了,说:“废宅之事交给下面的人去便好了,何必劳驾大哥你呢!”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