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38章 阑珊处(四)

    我立马站了起来,惊问:“宫里怎么了?”

    那个男人笑了笑,一字一句说:“承乾殿秦王妃今晚产子!莫兮然,你为秦王殿下做事,可你终究是比不过他心中任何地位,就算知道了,他又怎么会现在来救你呢!等到明天,你还会出现在这吗?”

    我点指略略一算,没错,秦王妃生产的日子就在这十几日中,我望向窗口,那遥远的宫灯微微弱弱,炫耀着无数的喜悦。尚药局,此时也该是在忙碌此事。我沉了心呆坐在床头:“让我先休息一下,之后再离开。”

    那个男人出去合上了门,影子守在门口。我躺在床上,脑中一片空白。望着窗外的天空,彻夜天空无星。脚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更加惹得我心颤起来。我想要回到宫外,我想要快乐的大笑,我想要和我心爱的人一起到老。我有一箩筐的愿望,却见不到一颗星星。

    可是这些都被这皇宫深深的压抑着,生不由己,明争暗斗,里面的人都在心中下一盘棋。就像李建成今天下棋般心不在焉,再高的棋艺,也会被杀死的。

    我不由羡慕秦王妃,其实我一直都很羡慕她,即使身在危险的宫中,也会有一个人在身边保护,至少,她是我从始至终见到从未被利用的人。我大开着窗子,身子却无心再去觉得冷,两眼望着远远的宫灯,伤痛闷闷压上心头,我捂了脸在手心低低哭泣,至始至终,我只是一个可以让人万般利用的物品!

    一开始,是东宫利用我,要我将后宫与东宫联合;现在,是李世民!

    我早知东宫与承乾殿两者有暗斗,却还是一不小心陷了进去,是我太愚钝还是陷阱太过迷人。转念细细一想,也许这不属于意外,而是情理之中;也许,这也不是什么误会,而是一个错误。

    宫里的人原本就是他们手中的一颗棋子,李世民让我将那奇怪的玉石交给薛万彻的时候,我就该察觉到的,李建成下棋时候的心不在焉,我也该察觉到的,而直到叶影出现,我才缓缓明白过来,可以已经太迟。我下着一盘棋,别人又用我下棋。与我凄凉相比,宫的那头是幸福洋溢,我知道作为承乾殿的宫女不应该悲伤的,可我已经无法再去掩饰我心底的无奈与落寞。

    “什么人?”门外的人惊呼一声,提剑拔步追开。我静静闭眼拉了被子叹气,忽然看到窗外闪过一道红色的亮光,接着房顶“叮当”一声闷响。我奇怪地望着顶梁,清楚的闻到一股燃烧的火油味。我望向窗外,窗外红光闪闪,树影颤抖,随着“轰”地一声塌下一块房顶开,我看到屋顶猛起的大火。

    我赶紧从床上起来,脚上还锁着铁链,我焦急地望着门外,可久久不见那个男人的影子。我寻找着铁链可能被砸破的地方,搬起床边一块大砖石狠狠砸下,连续几砸后,那条链子还是毫无所伤。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看着头顶熊熊的光火害怕,这就是死亡之前吗?原来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

    屋顶的片瓦落下,点在地上顿时燃起一片火光,周身闻到的都是火油味。原来是有人早就预谋的,只是在施火油的时候用了些小伎俩将火油的味道掩盖,等到大火正真燃起的时候味道便完全散发出来了。但这个人一定不是那个男人做的。

    我默默想着,若要解脱,这个宫中唯一解脱的办法,只能是死去。

    于是,我不再紧张害怕跟惶恐。我若死去,宫中所部的棋局将会完全打乱,但这与我何干?

    看着屋顶不断塌陷,心底缓缓流出冰冷的苦涩。火光的温暖让我想起那个季节,那个初夏的天气,阳光温暖,青草点花,是我进宫的日子。有人与我执掌,知我所虑,扶我入车。他的掌上有几粒手茧,是常年带兵打仗骄傲的证明。还有这火光中落下的星火,宛如那夜淡紫色的落花。点过他的发丝,落在我的怀里,时间仿佛就停止在凝眸的那个瞬间。落花擦过我的衣角,还有他的微笑,终于我与擦肩。

    原来,我还是舍不得,即使他百般利用我。用他的温柔利用,即使是假。

    眼前的火光将我眸子燃得迷离,我看不清,觉得眼中一片酸痛。我捂上双眼,不知所措。

    我听到大火的噼里声,大门倒下,我希望谁来找我,却又不想被找到,我心中所有的矛盾在此时全部爆发,正在我为此抓狂的时候,有人紧紧搂住了我。我猛地一怔,以为是那个男人回来救我,却是听到紧张又不失万分柔和的声音,我看到李建成看着我,“我带你离开!”他说。

    离开,你能带我去哪里呢?我终究还在困在这个辉煌的监牢中的。

    火光跳得愈加猛烈,映在他刚毅的脸上,一片坚定。如果他愿意好好对我,也是个不错的归宿。这次,我主动抱住他,他的衣服全湿着,他脱下外袍裹在我身上,一手搂着我一手低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