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36章 阑珊处(二)

    天上还徐徐飘着白雪,在岸边结了薄薄一层,我拍拍衣上的雪花,四肢冻得僵硬,街上的人已是少了一片,显得越发生冷起来。我想先回马车,但又怕错过李世民来找我,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只得在原地不安的跺起脚来。

    街中快步走着一个男人的身影,见了我便小跑过来。我并没有看清他的样貌,只知道此人不是李世民。

    “你是谁?”我警惕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往后默默退了几步。那人却是一番恭敬,抱拳道:“薛万均。”

    薛万均?承乾殿的门卫首领。我称着街旁的灯光细细看了看,果然是他。我松了口起问:“你怎么来了,秦王殿下呢?”

    “殿下已经赶回宫中,特命在下前来接莫掌事。”薛万均向我做了个外走的手势。跟着他走的这么急,我不禁问:“所谓何事?”薛万均答:“秦王妃出了点意外。”我大惊,赶紧随着他的方向回到马车上。

    跨进车厢,马车便开始跑起来。秦王妃的意外让我担心焦急,但一想到李世民,心中又多起了落寞。看着这车厢,觉得这车厢不比之前温暖,还空大了很。渐渐离开这张灯的街道,跑在回宫的路上,黑夜乌压地逼人,飘落着漫天的白雪,仿佛将整个天空都冻结了。

    赶到承乾殿的时候,灯火已熄的差不多了,只剩正殿那处还闪着灯光。我往正殿进去,李世民一手点着眉心坐在上座,感觉有人来了立马睁了眼警惕地向下望来,见了是我,惊讶道:“你怎么来了?”

    我一直担心秦王妃的身子,看到李世民面上并未有难色,猜想秦王妃应无大碍,我稍稍稳了口气问:“方才是出了什么事吗?”

    李世民指了指殿前空地,我这才发现空地上的纸灯都不见了,地上有一摊灰烬。之前的纸灯是我唤宫女为秦王妃准备的,现在这幅灰末足足让我吃了一惊,赶忙坦白解释:“纸灯是奴婢命人做的,可着起火之事奴婢实在没有料想到啊!”

    李世民摆了摆袖子坐到正殿说:“杨妃已跟我说了,是宫女不小心绊了绳子才燃了纸灯的。你若能料想这起火之事,我看你几条命都杀不起。”

    我听了这话,微微低头。虽口气不严厉,却十十让我悚然,他的温柔,他的冷酷,都只在他的一念之间。而我,明明知道没有我们,却又想了好多我们;明明知道只有自己,却又无法把握自己。

    李世民转身要走,我急忙叫住他问:“殿下今日在外见的民间女子是?”

    李世民停了脚步,深沉看了我一会儿,像在思索什么,但是还是没有回答就跨步走了。

    是夜,我辗转反侧,白面的雪光照进屋子来称得白亮。我坐起身裹紧了被子,尽管觉得那或许是不可能的,但脑中还尽是李世民和那个女子相依的身影。

    阳春三月的前一天,天上又飘扬了一场小雪,但天气已不似之前那么冷了,宫中落了叶的树枝上探出一个个嫩小的绿苞,温暖的春天将要到来。

    这日,我正要离开,却见李世民向我暗暗招了手,将我引到承乾殿一边:“你明日到东宫找卫士将薛万彻,务必要将这个亲手给他。”

    东宫卫士将薛万彻是承乾殿薛万均的弟弟。李世民将一个锦囊塞到我手里,我疑惑问:“不过是东宫卫士将,殿下为何不亲自转交?”李世民一脸赖笑:“反正你常去东宫,便带着去。”

    我听他这样,只好收了锦囊。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出神,心下犹豫了许久,不由从拿出那个锦囊。口子并未被封紧,我心中好奇挣扎,极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

    终于,我忍不住好奇心打开了那个袋子,里面是一个玉石。我放在手心对着白雪的光细细看,这块玉看起来并不是稀世珍宝,只是一块普通之极的玉石。有些普通的玉石虽然不珍贵,但上面的花纹是极稀少的,而眼前这块玉石上一个花纹也没有,甚至可以说是根本没有瑕疵。有瑕之玉为宝,而这块玉石如一张白纸般空白,李世民就是要将它送给薛万彻?

    我翻看着这块玉石,除了做成的形状如一片叶子般,左右实在看不出哪里特别,或许它就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玉石了吧。我将它放进锦囊,重新躺在床上死死闭上眼,终是昏昏沉沉睡到了天亮。

    我用冷水点了两边的太阳穴,祛除了疲劳清了眉目,带上锦囊往东宫走。来到门口,两位门卫也是认熟了我,我向他们点头微笑:“门卫大哥,麻烦替我转叫一下薛将军,我有东西要亲手交给他。”

    门卫向我点头,许了一人进去找薛万彻。没过多久,一个身穿深色小甲,腰间佩剑的男子跨步走了出来,将士气概立即压在我的面前。我向他微微福身,他见了我也不陌生,道:“莫掌事,你可是来找太子殿下的?他今早便去两仪殿了。”

    我浅笑摇头:“不,我是来找你薛将军的。”

    “哦?”他眉间一抖,问:“莫掌事不是在承乾殿当差了,怎么有事来关系我的?”

    我笑从袖子里拿出那个锦囊呈上:“这是秦王殿下命奴婢务必亲手转交的。”

    薛万彻僵了僵面孔,接过那个锦囊,还未等我离开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在他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全身都直直愣住,我叫了他几声才缓过神来。“我知道了,代我多谢秦王殿下!”他收好锦囊转身进入门中离去。

    看他走得匆匆,想起他看到那块玉石时的样子,我明白了那块玉石并不是本身的珍贵与否,隐藏在那里面的秘密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