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35章 阑珊处(一)

    午后时,李世民就往神龙殿拜见李渊,祝贺上元佳节。上元节的夜晚,皇宫里的每一处都将点灯敬佛,也成了宫中的美景。

    秦王妃不便行动,黄昏的时候,我命了几个宫女在承乾殿前面的空地将扎好的纸灯挂在几根交错的绳子上,秦王妃看到这幕阑珊的时候,脸上总算是绽了开了几日来的愁绪,缓缓步入灯中。她眼中闪着喜悦,一个个点玩着纸灯笼,笑颜问我:“这灯上的字画,是谁写的?”

    我浅笑低头:“是奴婢。奴婢见这些纸灯纯粹是白,实在单调,就为秦王妃图些看看的乐趣。”

    秦王妃握着我的手笑:“上次的书若是看完了就与我说,我这还有好多呢。”

    “谢秦王妃。”我福身感谢。这时,一边走来一抹身影,开朗的笑声传来:“我倒这殿上怎么这般通亮,原来是姐姐这开了灯花,可比外面那些漂亮多了。”杨妃穿着一身厚绿袍快步走来,一手抚上秦王妃,看着头顶的灯笼笑,“这都是姐姐的宫女做的吗?可是写上这字画就危险了,若是今后识去了什么可不好。”

    秦王妃拉过我的手依旧温柔的笑说:“不打紧,我想兮然的潜力不止是宫女,若今后真识去了什么,也只能怪我选择爱惜了她。”我听了,赶紧躬身说:“奴婢定不会做那样的事。”秦王妃虚扶了我一把:“我和杨妃也只是这么说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你在我身边,我又怎么会不相信了你呢。”

    杨妃看了我一眼,扶着秦王妃往另边走。我默默跟在她们身后,两人说了会儿话,秦王妃就回头与我说:“兮然,今日你先回去吧。”

    我福身退下,心中被秦王妃与杨妃这番话惹得莫名不安,她们两人在怀疑我什么吗?

    出通训门附近时,听到后面传来马车的声音,我退步停在一边,等待马车过去。那辆马车想着宝色蓝条,金色流苏垂满车顶,随着前行晃荡。

    一声马蹄,马车出乎意料地停了下来。我以为是出了什么马车出了什么问题,低头要帮忙查看。这时,车窗帘子被人撩起,李世民正从里看着我。我见了他赶紧福身,他动了动嘴唇:“上来。”

    “啊?”我惊诧,虽说周围无人,可我也不敢直上了秦王的马车。

    李世民轻皱了眉头,仿佛对我的行为不耐烦。“上车。”

    “可……”我为难的摇头,李世民便甩下了帘子。正当我舒了一口气,车帘子一掀,李世民从马车上跳下,二话不说拉着我上车。已快入上夜,不知李世民这么晚还要去哪。他是皇子,迟些回宫无人敢说,可我是宫女,离开皇宫就已经是大罪。我不断要挣脱他,不想他竟一个弯腰将我抱起来,往那车厢里扔。车厢里铺了厚厚的垫子,我这一摔也不是很疼,直了腰就要往外出。李世民恰好掀了帘子进来又将我推了回去。车轴子缓缓滚动,马车继续前驶。

    “殿下要带我去哪儿?”我问。

    李世民将我挤到里面,一手搭在我的肩上:“你骗我。”

    车厢内很暖和,此时我与他又共处一厢,脸上已是偷偷热了一大片,我撇过头说:“奴婢不敢。”

    李世民伸手扣住我的下巴,将我对视:“不敢?你早就对他动心了吧,你何必骗我,何必这般作态!”

    听了这莫名其妙的话,我心中来气,伸手扳开他的手指挣扎。李世民指上一松却按上我的肩膀将我抵在车厢后壁,深色的眸子狠狠望着,温热的呼吸扑在我面上,语气却生冷至极:“你再敢抗拒试试!”

    毕竟他是皇子,我只得坐好,不出一话。李世民见我尊服,便也静静坐在旁边,我顺眼看了看,他正闭着眼睛坐在那里。不敢说他是闭目养神,因为我看到他的胸脯一起一伏,显然还莫名地憋着什么闷气。

    马车又一次停下,想是到了宫门口,赶车的太监与门口的侍卫说了几句后,车帘子被开了一条缝,又立马放下。马车行驶起来,我微微挑了窗帘子,车子已经在宫外,天色大暗了。

    听车轴子的噜噜响,车厢内的人又不说话,我居然泛起了困。从除夕到这日正月十五,我已是累的昏天黑地。除去有些必要的事情,正七品下的宫人都被唤去准备和收拾各种事物,单单只为各宫主子大人传物送福就跑得腿酸腰痛。我偷偷看了李世民一看,他依旧闭目,这路程也不知要多久,我往旁边缩了身子,打算小睡一会儿,靠着车壁合上眼皮。

    真是累了,合了眼皮便入了睡,没有做梦,但睡得深沉,直到有马儿突然嘶叫,车子被停下。我的脑袋重重往前一倾,整个人从困睡中惊醒,茫然的望向李世民,他正手摆了摆袍子准备下车。

    “前面人多,下来步行。”赶车太监撩起帘子,李世民跳下车子伸出一只手对我说。

    我提了长袍子,弯腰走到车帘口,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