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33章 宴中宴(四)

    我被李世民这浩浩荡荡的举动搅的迷糊,心中不免起了阵阵悸动跟疑惑。悸动的是,他今日所做的这一切;疑惑的是,他为何要这么做?又为何非要传事公公将佳品都介绍一遍?

    我看着桌上的佳品,拿起一块甜雪轻咬口中,清香满溢,香甜可口。宫宴之品,果然极美味!

    次日,天空飘了大雪。因天气寒冷,秦王妃裹着厚厚的毛毯在榻上看书,不一会儿便睡着了。这时,李世民进来了,命人将秦王妃扶回床上安睡,也顺与我说今日算是休假。我福身退下,撑着伞出了承乾殿,迎面吹来一阵风,含着细细的飞雪抚在我的面上,这天气是越来越冰了。我拍了衣上的雪花,嘴角含了笑,这离东宫最近,去东宫躲躲飞雪,李建成该不会介意的吧。

    我进东宫的时候,李建成正好从里面出来,好像要出去。他见了我,惊喜的将我拉到殿中帮我拍掉身上的雪:“你怎么来了?”我笑说:“怎么,不许我来?”李建成眉上翻着欣喜,抱歉说:“可惜我正要出去一趟,你先去书房等我吧,我去去就回。”

    我笑了点头,他捧过我的脸在额上落了一吻,匆匆离去。我望向内殿,太子妃也不再躲藏,缓缓迈出。“你真当大胆,竟然在东宫勾引太子。”太子妃语中咬牙道。我不然一笑:“奴婢记得太子妃曾说过,会将奴婢留在太子身边的,太子妃莫不是想要食言?”太子妃眼中透出一丝不屑:“当然不会食言!”

    我低头福身:“太子妃想要奴婢做什么?”

    太子妃冷哼一声:“那夜承乾殿之事,我也略有知晓。孟长德曾帮过我,天气这么冷,又是新年,你代我去牢里看望看望他。”她伸过手来,是一件男式外袍。

    “是。”我接过外袍应着,心中揣测,起身之时踩了裙角,不小心扑到太子妃的腿上。太子妃惊叫一声,怒喝着将我推开,周围的宫女都围了上来,太子妃愤愤望着我摆手让我离开。我抱歉一笑:“太子妃真是好度量,如此讨厌一个人却又能如此忍耐。”

    我在太子妃愤怒却又不敢发泄的目光中离开,她是不敢向我发怒的,一来她还需要利用我,第二她怕李建成。

    我并没有很快就往大牢走,而是在尚药局找了宋逸一同才去了大牢。门口的牢役将我们拦下,我自信一笑,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牢役见了便放我们进去。这下,我心中的怀疑更加肯定了几分。跟着其中一个牢役往里面走,我对宋逸说:“太子妃差我来看看孟长德,新年之日皇上并未处罚他,但也要照顾好他的身子,省的下次审问出了什么毛病。”

    前面的牢役停了脚步正对一间牢房,里面呆着的人正是孟长德。

    “把门打开,让宋奉御瞧瞧。”我说。等牢役开了门,孟长德就冲了出来,此人只会弄弄文墨,并不会武功,一两下就被牢役擒住了。此时他已是一脸憔悴,头发更白了几层,他喊:“放我出去,家里还等着我团聚!我不能死,我不能!”

    我上前一步,安抚说:“孟大人请放心。这天气冷的很,我是奉东宫之命前来给孟大人瞧瞧是否惹寒的。”

    “是……是吗?”孟长德说着,目光移到我手上拿着的外袍。我轻轻一笑,递给他:“瞧,袍子是从东宫拿来的,还能有假?”

    孟长德是贪污进牢的,见了这光鲜的袍子自是乐了嘴,接过袍子便穿在身上,直夸袍子暖和。宋逸过去向他点头致笑,示意要把脉看寒,他毫不犹豫的将手伸出来诊脉。突然,孟长德深吸起气来,拍着胸口急喘,宋逸两手把住他的肩为他抚胸顺气,但他还是痛苦得直摔在地上开始一阵阵抽搐。尽管宋逸手法再快,孟长德还是在不停的抽搐喘气中翻了白眼,这也是我之前所预料到的。

    孟长德已经没了动弹,我问宋逸是什么原因,宋逸说:“是哮喘致死。”我点点头,对一旁被惊吓的牢役说:“真是不幸,孟长德突发哮喘已死,这新年之日,还是先压一压再禀报吧,免得害的你惹了照顾不周之名。”

    那牢役该是新来的,年轻的很,对宫中之事还不了解,才当差就出了这个事,自是怕惹罪的,听了我的话就直点头。我又说:“宫里不能私带物品给牢中之人,这袍子要是被人看到了怕是嫌了语,你把它好好收着,不要让人发现了,不然又是一个带物之罪。”

    那牢役赶紧进去将袍子从孟长德身上扒了下来,正要离去又顿了脚步回来问我:“可是这么长时间尸体不会腐烂,还有这新年过后这哮喘之事还是会追究的啊!”

    我笑了说:“天气这么冷,你找个地方将他冷藏起来便好了。过了新年,就是春天,那时候夹竹桃该开了。”患哮喘之人是闻不得夹竹桃的,若是没有及时的药物便会急喘身亡。看着那个小牢役舒了口气,我心中顿时怜惜起来,“你是新来的吧,叫什么名字?”

    他回答:“我叫周墨岚。”

    “周墨岚……”我轻齿念了念,转身与宋逸一同出了大牢。

    屋外的飞雪已经停了,地面上整齐一片,只有一对脚印从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