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29章 落花意(三)

    我取了字退出书房,李世民没了吩咐我也不知要做些什么,独自走到殿后的长廊看水。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做事的人一般都在前殿忙碌,我从袖中拿出那副字展开,纸中传来淡淡的墨香,暗藏着他的香味。想起方才他在我身后教我写字,我脸边不禁泛起了热,在这不经意时,手中的字忽然被人拿走。我慌了神回头,李建成正拿着那副字细细看,渐渐拉下脸来僵硬着。

    “拜见太子殿下。”我福身。

    李建成这才望我,两指夹着那副字:“豪迈中牵强着女子的温柔,果断中顺随着陌生的颤抖。这是二弟教你写的?”

    虽见他面色不好看我也只得点头说是。李建成顿时黑了脸,盯着那张字许久,我生怕他将它撕毁,抢也不是顺也不是,心中纠结万分。不过好在他还是将字还给了我,我快速收好问他:“太子可是来找秦王殿下的,他正在书房……”

    还没说完,李建成就摆了摆手:“不,我不是来找二弟的,你不用通报。我是来见你的。”

    “见我?”我轻了声音,“太子有何吩咐?”

    李建成一把握了我的手,反问道:“有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吗。”他看着我的眸子忽然在我身后一紧,我回头看,李世民也肃着面孔一身飘逸的站在廊子尽头,见我俩往他那边看去,他才绽了笑意踏步而来。

    “大哥很少来我殿中,今日怎么来了?兮然,你再去泡壶好茶,送到大殿来!”李世民高了声调,爽朗的清笑几声。李建成也对着他开了笑,眯着笑意与他说:“二弟辛苦,我来瞧瞧你自是应该的。”两人相拍一掌,一同往大殿去了。我愣愣看着他们,心中更是莫名其妙,也只好往茶房先去给他们泡茶。

    当我进去奉茶的时候,两人正坐在高座上相谈甚欢。李世民见我来了,对李建成高兴道:“大哥,我刚派人新进了写蒙顶茶叶,你尝尝如何。”“好!”李建成爽快道。我为他沏了一杯,双手呈上,他低低速看了我一眼,接过茶杯细看了少些时候,低头细饮。

    李建成闭着眼细细品味,后举杯观赏杯中水:“通透碧绿,滑而不腻,茶香清淡,回味无穷。”

    李世民接道:“蒙顶贡茶采摘由于只限于七株,数量甚微,最初采六百叶,后为三百叶、三百五十叶,最后以农历一年三百六十日定数,每年采三百六十叶,由寺僧中精制茶者炒制。炒茶时寺僧围绕诵经,制成后贮入两银瓶内,再盛以木箱,用黄缣丹印封。”

    李建成笑道:“呵呵,如此珍贵,难怪二弟自藏为宝。”

    李世民哈哈笑了:“大哥可就说错了。我已派了一批人将此茶叶送至父皇宫中,还有一批正往你的东宫去呢!不过这茶泡的好,还得归功于泡茶之人。”说完,李世民含笑看了我。

    我带笑点头,轻声解释:“泡茶之水,选水要择源,水品在活,水味要甘,水质要清,水品要轻。而泡茶的器皿也是不能大意的。”

    李建成点头笑曰:“都是谁教你的?”

    我说:“奴婢有时夜不能寐,常常借些无关紧要的书来看,还请太子和秦王殿下不要责罚。”

    “不是禁书有何不可!”李建成笑呵了一声,转头对饮茶,后又说道,“原来这茶叶不是天然美的,二弟若是将泡茶人一同送了,这送的茶才是最好的。”李世民闪了闪眸子,还是满眼笑意:“大哥多到承乾殿来坐坐也是一样的。”

    “一定,一定。”李建成起了身子,偷偷瞥了我一眼,口中对李世民说,“我还有事,先走了。”李世民笑得灿烂,与他拜别。李建成离开后,李世民坐回大殿:“上茶。”我上前为他沏了一杯,他尝了一口,“比之前那壶清苦了点。”“奴婢重新去泡。”我说。“不必了。”李世民叫住我,“反正他已经尝过了。”

    “是。”我应了站在一边,李世民看着我欲言又止,自己又匆匆倒了几杯茶忽然问我:“我不在的日子,你经常与太子在一起?”

    我想了想:“偶尔。”

    李世民莫名浅笑道:“心系所向?像你这般大的女子,总藏了一个心上人。七情六欲,人之所具,宫中并不绝情绝欲,倘若心有所属你肯愿坦言,指不定本王能助你。”

    我被他一席话说的心慌,吱言道:“没有。奴婢……没有。”

    “没有?没有喜欢太子?”李世民看得我更深了。莫名的紧张,闹的后背生热,半天说不出话来。前面的人影闪动,闻到淡淡的麝香靠近,我已被李世民按住肩膀。我愣愣望着他,更是说不出话来。几月未见,我常常想起与他一同的时光,无论是好是坏,不管是短暂还是……我差点忘记了,我与他根本就没有长时间独处过。此刻,我的心中充满了令人害怕的期待,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