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28章 落花意(二)

    这个房间不但阴暗,看起来也比其他的屋子空旷一些。我放下包袱,对她笑说:“念儿,你不用为我打抱不平。我倒觉得这地方还是不错的。”

    念儿不明的望着我,我笑着指着一处处的空地说:“这间屋子,明显要比其他宫女的屋子大些,而且她们是两人一间,我是一人。你看这里,可以放一瓶漂亮的盆栽。这里,可以放一个篓子,若是有空写画了满意的书画可以放在篓子里自我珍藏。这里,可以放一张小桌,有人来的时候正好喝茶聊天,看看窗外的景色。”

    念儿翘了嘴巴:“屋子这么黑,除了我还会有谁来。”

    这句话虽是念儿的怨话,我却听得甚是感动。我笑拉着念儿的手,念儿本怒板的面孔才柔和转为一笑。我与她一同站在窗前,原来屋子这么黑都是因为后院种了一颗常年青的参天大树,正好遮去了我这间屋子的阳光。

    我扬着头,透过层层树叶望向天空,阳光并不刺眼,温柔的漏下叶子间,落在我的窗前。没想到,兜兜走走了一圈,我还是回到了掖庭。

    到了时点,我来到承乾殿,刚到门口,见着我的宫女就往旁边闪,生怕我什么事找着她们,一个品级大些的宫女递给我一竿扫把,让我打扫大殿。在她们怪异的目光下,我取了扫帚在殿前开始打扫,清扫干净后,我将一块干净的布条浸湿,俯身擦地。好不容易快将整个大殿整理干净,只听的“哐当”一声,一个宫女站在殿中,脚下碎了一片瓷碗,淡淡的茶香清扫而出,而那个宫女的表情却毫无慌张。这时,旁边走来另一个宫女踢了踢碎瓷对她说:“还不快去再沏一壶茶来,否则你可死惨了。这些你就别管了,有人会打扫的。”

    那个宫女听了,快步离了大殿,另一个也从侧面走了。我默默起身,将瓷片拾起,将满地茶水擦干。这一上午便是这样过去,我提了袖子擦了额上的汗,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听似不止一人。我回头,看到那两个宫女引着一位身着广袖黄边锦裙的女子来。

    “杨妃娘娘,就是她,打碎了您的青花瓷壶。”其中一个宫女指着我说。另一个也凑上话来说:“娘娘,幸好我们赶得及,你看她正在销毁她的错误。”

    此时,我虽已将地面擦干净,但拾在一起的瓷片还在身旁。此番场景,按她们的话来说,正是人证物证俱在!

    我跪在地上恭敬:“杨妃娘娘万福。”

    杨妃缓缓向我迈了几步,双目悠悠往我这边看,忽然转身给了身后两个宫女各一巴掌,怒声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两个宫女立即软了脚跟,跪趴在地上,其中一个嘴上却还坚持:“奴婢不懂娘娘的意思。”

    杨妃眯了眼睛,问她们:“你们是亲眼看到她打碎了青花瓷壶?”

    两个宫女相视一看,都点了头。杨妃舒了一口去,盯着其中一个宫女缓缓说:“既然是她打碎的,为何她裙角上未有茶渣,而你裙上有!”

    打碎瓷壶的那个宫女一听,顿时白了面色,趴在地上不停地磕头。杨妃娘娘挥了大袖:“来人,将他们两个拉出去杖责一十!”

    两个宫女被拉出殿去,杨妃娘娘轻瞥了我一眼,也转身出了大殿。大殿又只剩我一人,我望望身旁的青花瓷壶,不禁暗暗称叹杨妃的敏锐。

    我用布条包了青花碎片,拐了廊角正巧碰到那两个被杖责的宫女被人抬回来,见了我的两人都对我怒瞪着,叫人扶了过来。“虽然让你逃了,但我们还是要警告你。像你这等想要攀上枝头做凤凰的女人,之前还敢在秦王妃身边装清高,现在你若是还敢爬到我们头上来,我们绝不饶你。”

    每换一个地方,都会受到旧宫女的警告,这是宫中常有的事,这些宫女既然不能当大,就只能欺压新来的宫女。宫里的人是很透了狐狸精的,昨晚那段几乎传了整个掖庭,也难怪这些人一开始就对我百般为难,想给我一个下马威。

    但我也不是只任她们指手画脚的,不想惹事,就另路离开。我靠边了走,从她们一侧过去,那两个宫女看不过了,一人一手抓了我的衣服,旁边扶着她俩的宫女见了,也跟着拦了我不许我走。我被她们围在窄小的廊道上,身后是一潭飘了落叶的池水。

    “你们这是做什么,受的罚还不够教训吗!”我怒言。

    两个宫女见我如此,更是火冒眉头,一手抢了我手中的布包,翻了几片碎瓷。我心觉不妙,伸手去夺,却被冰冷的刺眼贴在脸上。我一手抓住那拿着瓷片的手,目放严色大声道:“放肆!我是秦王殿下传来伺候秦王妃的,你们这般无理,眼里还有没有秦王,还有没有皇法!”

    几人皆被我这一声怒气吓了顿了口,其中一人却是很快轻笑道:“好听点是秦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