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27章 落花意(一)

    我和太乐令急忙将脑袋扣在地上,低俯着身子不敢抬头,每一根神经都崩到了极点。这时,上头传来尹德妃的话:“依臣妾看,此事该与尚药局和太乐署脱不了关系。”

    我赶紧抬头:“皇上请明察,此事与尚药局和太乐署无关!”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在大殿上大声嚷叫!”太子妃猛地起身,张手给了我一巴掌,“那么你说,这与谁有关?”太子妃狠瞪着我,眼中爆发出一种令人心寒的警示。

    脸上被她那一掌打的生疼,我却不敢用手去摸。我低着头,痛着缓缓道:“是奴婢。是奴婢自己要求太乐令将我替进来的,只为见皇上一面。”

    李渊靠在椅上,意味不明的看着我,问:“见朕做甚?”

    我想了想,暗暗苦笑,口上道:“奴婢见一同进宫的张婕妤深受皇上宠爱,一时羡慕嫉妒。奴婢妄得荣华富贵,奴婢妄得……妄得圣上宠爱……”

    “啪!”一脸一阵火辣的酥麻,尹德妃站在我面前,两眼瞪得直发红。“皇上后宫自有规定,你这般要贱,竟想勾引皇上!”

    李建成大步跨上拦在尹德妃和太子妃面前,严声道:“父皇还未发话,这大殿上岂容你们放肆!”

    太子妃狠狠将李建成往后拉了一把,正这时,前面素色身影一闪,对李渊说道:“父皇莫要生气。依儿臣看来,此女仅是被一时的荣华富贵迷惑了眼前,也是无意欺君。”

    李世民正立在大殿前面,抬头直视李渊。李渊眼中散发精异的笑意问:“那么你说该如何?”

    李世民上前一步,低头福身道:“父皇方才不正问了儿臣想要什么奖励吗?儿臣什么都不缺,只缺一个会药能舞的人,无垢闲来时也好放放时间。”

    秦王妃从一边起身,宫女搀着她与李世民站在一起。李渊见了,转而点头笑:“世民真当对无垢用心!”

    秦王妃低眉婉约带笑,缓缓说:“能托皇上和殿下的福,无垢心感不尽。”

    “那便生个漂亮的皇孙!”李渊满脸笑意,看着李世民和秦王妃两人直点头,随后他望向我,大手一挥:“准了!”

    我向着李渊和李世民磕了两个响头:“谢皇上,谢秦王。”

    李渊摆摆袖子,示意我退下,我与太乐令一同行了退礼。眼间,见着李建成追随的眼眸,我装作没见着,撇了头出了大殿。

    已快进到十二月,夜晚的风吹得刺骨。我缓缓走在道上,抚手摸上脸颊,被掌的地方已被风吹得深凉,有丝丝痛楚刺入。我还是庆幸有了这两巴掌,才不用继续呆在那可怕的是非之地。太子妃的计划被打破,而我也被李世民要进了承乾殿,这样我便离开后宫与东宫那错综复杂的局面。

    太子妃一心想要拉拢后宫,尹德妃与张媚仪已经在东宫一边。这次将我献舞,是因看清我做事谨慎分寸,呆在李渊身边可对她东宫的势力更加强大。我苦笑叹息,幸好我没有陷入这一场后宫的纷争,否则,我的命运将永远也不会改变,否则,我将成为太子妃必握在手的工具,而我更害怕的是她拿我最在乎最柔软的作为她对我的使向杆。

    迎面吹来一阵凄风,我不禁缩了脖子抱了手臂,抬头望着一片黑幕,只有天边挂着两颗遥望的星星。落叶的季节,总是显得特别脆弱,犹如这被风一吹便飘零满天的红叶般,画着风圈吹过我的面前,静悄悄的落在一边。

    一声寂静的碎响,红叶便这么粉身碎骨,那个让它碎裂的人是谁?回首间,一件袍子轻轻披在我的肩上,宋逸向我淡出一层温暖的微笑。

    “宋奉御。”我轻喃。

    宋逸将袍子盖了整齐,说:“我都知道。”

    是呀,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太子妃定是用借口塞言尚药局的人,否则,我失踪的三天,尚药局又怎么会不知道呢。至于承乾殿,李世民的归来,也表示我不必继续呆在秦王妃身边,承乾殿又怎么会在那三天记起我呢。

    “秦王殿下将我要去了承乾殿。”我对他说。他的眸子微微一颤,笑说:“承乾殿是好地方,比尚药局要好。”他伸手摸上我的脸颊,眼中闪烁,“至少不会再这样。走,我替你上药。”

    他拉着我往尚药局走,我拉了拉他的袖子:“我自己可以。”

    他回头,认不出是什么感情,他说:“我既然见你受伤,你便是我的病人。”

    我想,这是宋逸随后一次为我上药。这个时候,我忽然发现:每一次受到伤害,都是宋逸在我身边为我疗伤,而在他的身边,仿佛能将任何的伤痛都愈合,因为他是皇宫最好的医者。我能看见他眼中的心疼,是对病者的心疼还是另外的什么?我不知道。

    成为承乾殿的侍女,我又将搬回掖庭宫。次日,我在房中整理的行装,念儿踏门进来要送我去掖庭。离开尚药局的时候,尚药局依旧是我初见时的那副情景:晒药、熬药、写药。我向四处张望,没见到宋逸。想起昨日,心中不禁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