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25章 清风咒(三)

    自那后,我有些时日很少去东宫,因为怕见到李建成。对李建成,我并不讨厌,我对他是有些害怕。那日他对我轻薄时,在我脑中都是一个人温暖厚实的手掌,对那个人,我是不知所措。

    过了半月,太子妃硬是要我去了东宫。拒绝了那么多次,我终究还是去了。太子妃见了我,高兴与我说,馆娃宫尹德妃再次得宠,馆娃宫也被皇上添置了不少宫人。

    那日我去拜会尹德妃时,手上端的正是那夜托田侍御医配置能唤回青春容颜的药汁,药碗下压了一张药方子,只连续服用半月便可唤回青丝红颜。前两日有宫人议论,皇上看到尹德妃在御花园荷池亭内弹琴唱诗,那情景美如天仙下凡,尹德妃的容貌身姿越长越曼妙,唱诗依旧不减当日初遇帝王时的风采,反而更胜了一筹。

    帮尹德妃,我不过是出于心中对她的怜惜。她之所以失宠,是因为比不上张媚仪的年轻,从而错去加害张媚仪而不是想办法讨皇上欢心。就算是我想帮尹德妃,她也不会相信,反而会选择相信坏她好事的太子妃。尹德妃也不过是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女人,她要的只有皇上。同时,李建成与太子妃的目的不就是想要收拢宫女受宠的女人么。皇上独宠张媚仪一人对他们的好处无疑比不上皇上同时多宠另外的女人。

    两者相互利用扶持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我是那个始作俑者。现在想来,我发现自己变了。当时只不想在宫中多出一个可怜人,却是搓成了这么一个局面。现在宫中和气的很,张婕妤和尹德妃同时得宠,尹德妃与太子妃更加交好,张婕妤与我交好也便是与东宫交好,这两个女人心之所向,无不另太子妃拍手称好。

    “太子曾与奴婢说过,要奴婢拉拢受宠的妃子。如今皇上只宠两位妃子,奴婢也已做到了该做的事。”那日,我对太子妃说。

    太子妃本一脸的欣喜被我这几句话压得黑下脸来,没再要求我也没说放过我。她看了我许久,摆手让我退下。有几日为得太子妃的召见,我终是松了气。

    另外,宫外消息传来,薛举死,薛仁杲即位。皇上李渊派人一面争取据凉州称王的李轨的支持,一面又命李世民领兵逼近高墌。这几日,秦王妃睡不好。我从外取了些荷叶水回来:“奴婢沾些荷叶水为你的眼睛消消疲吧。”

    秦王妃推开荷叶问我:“兮然,你与东宫走得很近?”

    我心中一顿,拉了笑:“太子妃与奴婢投缘,常常唤奴婢过去说话。可已有些时日没去了。”

    秦王妃皱了眉头,远望着窗外:“世民在外,宫内之事他一概不知。”她转望向我,“投强弃弱是生存本则,东宫联合后宫势力渐大,你与太子妃交好也是应该的。”

    听了秦王妃这番话,我摇头说:“奴婢不明白。天下是李家的天下,以后也该是太子的天下。投强弃弱乃两兵相对,宫中又有什么势力与东宫相对呢?”

    秦王妃无奈地笑了,纤细的手指抚上我的肩:“有些事,你本无意,在别人眼中却是有意。所以有些事,你本不愿,也会被逼着去做。”

    恐怕我是有些知晓,只是不敢认定。秦王妃侧躺在榻上,唤我:“兮然,别等荷叶水干了。”

    “是。”我回过神,跪在地上沾着荷叶水为秦王妃去眼疲。

    落日后的天气还是闷热的很,回尚药局的道上我用手当着扇子,旁边忽然传来一阵扇风,转头一看,李建成正为我打着扇子。

    自那日李建成醉酒后我便没见着他。他是太子,自是帮着李渊争取据凉州称王的李轨的支持和研究天下战况;他是太子,如今却为我把了扇子。我闪身躲开:“太子莫要让奴婢受罪。”

    李建成手腕一提收了扇子:“近日多忙,好不容易出来走走,这才见到了你。”

    我说:“太子如此关心国事,将来定有一番大成就。”

    李建成收了笑容,目光变得涣散:“大成就……”

    我试探问:“不错,太子定会有大成就。太子此时这般担忧,莫不是有太子担心的?”

    李建成忽然冰了眸子,低声厉言:“后宫不得参政,你更是无权过问。若是这话被人听到,你知道后果吗!”

    我立即向他下跪,说:“奴婢逾越,请太子责罚。”

    李建成被我这一跪弄慌了神,转了柔面将我拉起:“兮然,我并没有要责罚你的意思,只是宫中之事,你还是越少知道越好。”

    我猛然想起当日尹德妃对我说的那番话:闭上眼睛、闭上嘴巴、捂住耳朵,直到死的那一天。装没看到、装没听见、装不知道,这就是宫女。

    我低了头:“奴婢知道了,奴婢以后不再过问。宫中两妃已完全倾向东宫,奴婢的任务也算完成了吧?”

    李建成没有立即答话,与我走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