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24章 清风咒(二)

    “不好了!不好了!”晚上,我正在尚药局药厅书写药货,门外忽然跑来一个慌得面色惨白的宫女,进来就跪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叫道:“快请御医去瞧瞧张婕妤吧!张婕妤见红了,一直喊着痛呢!”

    我听了,赶紧放下书笔,跟着田侍御医往开襟阁赶。见到张媚仪的时候,她半卧在床上,两手按着腹部蜷缩着腿,脸上一片苍白。我上前握住她的手,顺势探上她的脉搏。这时,产婆也从外面赶来,进来放下帘子哄着张媚仪伸直了腿。经过一番看探抢救,张媚仪已全身无力,死咬着牙躺在床上,额发上冒着一层细汗。

    产婆清理好一切,与我相视了一眼我便完全明白。张媚仪还捏着我的手,眼中哭泣。我低头抚去她脸上的泪跟额上的汗水,她忽然抓紧了我的手臂:“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我抱歉地摇头,张媚仪长叹一声,闭了眼落泪。

    产婆出去与田侍御医报告说话,我替张媚仪盖好被子,撩开帘子问外面的宫女:“发生什么事了?”

    几个宫女悄悄使眼看看对人,都不敢说话。“若是没有一个人说了原因,皇上定全治你们的罪!”我低言厉声道。

    终于,一个宫女站出来颤颤的开口:“今日皇上赏了张婕妤最爱的红石榴,张婕妤高兴之极正要赏尝,脚下不慎被凳脚绊了,所以……所以……”

    真是天意如此啊!张婕妤注定保不住这个可怜的孩子。我无奈叹息,这样也好,生做帝王子,虽是一生荣华富贵甚至是天下江山,可这深宫血腥种种,无奈种种。不做帝王子,少吃帝王悲。

    随着田侍御医一同回尚药局,路上他不停的叹气,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宫中的人少有病死的。”

    我知言下之意,只淡淡笑了笑。我们不该是怨谁也不该去恨谁,要怨要恨只能怨恨这高墙之宫,圈锁了自由和光明,圈养了邪恶和心计。上天从不和人开玩笑,他高兴的时候便让这大宫光辉喜气一片,不高兴的时候便给这大宫充满无限的阴霾和暗毒的算计。从主子到宫人,从老辈到幼子,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我们若想要挣脱束缚,只能斩掉所有挡路的荆棘,踏着鲜血走上那居高临下能安然一时之地。

    我抬头仰望,头顶是一片星光,上天从不会为任何人去怜惜。

    前方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

    雨冷星没夜光寒,

    暗坐灯静纸墨干。

    曲中痛闻萧郎笑,

    音碎弦不为我弹。

    驻足静听了一会儿,那歌声很是清美好听,只是这清美中带着浓浓的忧伤和绝望。“这是谁的歌声呢?”我喃喃自问。身旁的田侍御医摇摇头叹声:“老身近日探过尹德妃,尹德妃已是心率焦脆,鬓白颜落。”

    “这是尹德妃的歌声?”我惊讶道,田侍御医点点头。的确,那是馆娃宫的方向。听着这歌声,我心中被染得甚是哀伤,我想了想,说:“田侍御医,奴婢想请你帮我个忙。”

    第二日,我得了空在尚药局熬了一副药便往馆娃宫走,馆娃宫还是如之前那副清荒样,一路走来只见着寝殿门前守了两个宫女。我到了寝殿前,对着里面说:“奴婢莫兮然,求见德妃娘娘。”

    里面传来一阵脆响,像是摔坏了茶杯,门外的两个宫女已经赶进房去,我端着药碗也跟着踏进屋子。尹德妃果然鬓白颜落,惊愤的瞪着眼,脚下碎了一地瓷片。我将药碗端放在桌上,尹德妃忽而冷笑一声,冷着目光向着别处不理会我,独自凄凉道:“无奈宫花寂寞红,不堪回首暮雨中。”

    我向她笑说:“近日天气晴好,娘娘要不要去外面走走?”

    尹德妃望向我,眼中充斥怨恨。两次要害张媚仪都是失败,甚至是拿了馆娃宫的人命和自己的青春容颜,这无谓给她遭了打击。她盯着我字字咬牙:“你究竟有何意?”

    我心中摇头,我不曾想对她如何,反而是她一直想要我如何。不过,她也只是一个想要丈夫疼爱的可怜女人罢了。我继续向她微笑,轻声念道:“雨冷星没夜光寒,暗坐灯静纸墨干。曲中痛闻萧郎笑,音碎弦不为我弹。”

    看着尹德妃渐渐睁大吃惊的眼,我依然笑说:“奴婢愚昧,不知此中寓意。奴婢昨夜并未见冷雨,反而见了一夜的星辰,而且奴婢还知道昨夜有位婕妤丢了娃娃伤心不已,娘娘身为四妃之一,要不要过去探望探望?”

    “你……你说什么?”尹德妃瞪大了眼,其中晕出一丝欣喜。

    手指划过药碗的边缘,鼻尖飘逸淡淡的药香。“奴婢觉得,娘娘应好好休息,调养好精神,探望婕妤的时候顺是外出走走,或是吟唱一曲,回头就会发现这宫中的花并不只有红。”

    尹德妃望着桌上的药碗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