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23章 清风咒(一)

    回到尚药局,见着念儿从外边被两个宫女抬了进来。我赶紧过去扶她,念儿面色苍白,额上冒着细汗,裙子上染了一片红。我问了那两个宫女,宫女说:“这是皇上赏的。”

    念儿是替张媚仪备药的,张媚仪此事算来还是和念儿沾了边。宫女告诉我,要不是张媚仪卧在床上求情,念儿受的可不止是这些板子。

    念儿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我拿了温帕子替她擦汗。她闭着眼,长长的睫毛上挂了两粒泪珠,嘴上喃喃:“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顿时热了眼睛,摸着她的头发说:“念儿,你受委屈了。”

    一条蜈蚣,已引起张媚仪的谨慎。第二天,开襟阁果然传话,张媚仪身子已是不错,不必再送安胎之药。

    尹德妃派自己的宫女偷偷在念儿煎给张媚仪的安胎药中放缓毒,回报她后又将其杀人灭口,深埋那座废宅,绝不透露一点风声。那夜觉得地上不平坦,就该是埋着宫女尸体翻了土的缘故,而见到将死的宫女,应是她那时并未死,努力想要逃脱。可尹德妃选择废宅并不是随意的,宫中早有传闻,夜里哭泣的是冤死的孤魂野鬼,这个传闻我也听过。同时,尹德妃派了杀手,只要废宅有人私闯便立即杀害,所以又上演了那一幕。

    近日,太子妃常常找我去东宫,只说些平常话,并没有要我去做什么,我知道她这是在试探我。只是,去东宫的次数多了,难免会碰到李建成,不过他近日忙着看阅战况,来去匆匆,更无闲时与我说话。一日,我从东宫出来,正好碰到他。既是同路,我们便一道出了东宫。

    太子妃表面是收我己用,笑意满面,可她终究是个吃醋的主儿,与李建成走得近了,也是万分不好的。李建成对她似是不喜欢,太子妃是为了联姻才嫁给李建成的,无论喜欢与否,太子妃之位都只能是她。

    我走在李建成后面,对那夜我还是有一事不明。我上前快走了几步,福了身问:“太子,我有一事不明。”

    李建成看了我,摆摆手让随行的人退下。“我是记得那日你与我说的事,所以我与你的目的是一样的。”

    李建成说记得的事,是那日告诉他馆娃宫宫女失踪之事,那时本以为他不放心上,没想到他也在暗中观察。李建成向我笑着,眼中渐渐闪出温柔:“我的眼睛比常人要明亮些,在黑夜中依旧可以看到轮廓。那夜,真是好险。”

    的确好险,我差一点就魂归黄泉。

    李建成救我的原因,我心知肚明。可太子妃救我,我便不得而知了。太子妃一向不喜欢我,更不喜欢李建成与我走在一道。而今却与我交好,实在想不通她的心思。

    李建成见我微皱的眉头,已是猜到我心所疑,叹笑解释:“我与她相敬如宾,我想要得到的与她想要得到的都是同一个目的,我们的目标也是一样。我也已决定,大事一成,你便是我的。”

    我故意忽略他最后那句,问:“为什么要找我?你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李建成冰了眸子,脸上却还是柔和:“你心思缜密,她收你己用也是无奈一计。兮然,你放心,我定保你周全!”

    我说:“尹德妃近日没有动向,太子妃却常常召我,但又无事吩咐,我实在不知我到底是能做些什么。”

    李建成挺胸背着手,凌厉的眸子看着我:“好,我便告诉你。你的任务便是收拢全部宠幸的妃子!”

    收拢全部宠幸的妃子?我脑中一片凌乱,东宫与后宫之间究竟存在着什么关系?

    李建成手了凌厉的眸子握了我的手,叹声说:“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