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22章 诛颜乱(五)

    第二日,我还是决定去馆娃宫。

    我独自找到尹德妃的宫殿,大门开着,望去不如从前那么光鲜亮丽。我停在门前,缓缓亮声:“奴婢莫兮然,求见德妃娘娘。”

    里面突然传来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便是两个宫女慌张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的确是该死了。”尹德妃的声音有气无力,稍带了些沙哑。我心生怀疑,踏步进了宫殿,却看到一个宫女口吐黑血的倒在地上,两个宫女颤抖地趴在地上,尹德妃枯黄着面色倚坐在踏上,却用着一双精练的眸子盯着我。

    “拉下去。”尹德妃冷冷的喝。两个宫女立即拉着不知是生是死的宫女退出了宫殿。

    我上前向她福身,说:“不知娘娘何事如此动怒?”

    尹德妃长长叹气,说:“你可见到我这馆娃宫这幅模样了。”

    我淡了笑:“娘娘还年轻,如果把馆娃宫打理好了,也肯好好对自己,上天一定不会负了娘娘的一片真心的。”

    门外进来一个宫女,俯身在尹德妃低言了一会儿,尹德妃摆摆手让她退下,目光却死死顿在我身上。那目光冷的令人害怕,犹如昨夜在那宅子般阴森。想起昨夜,我匆匆回了尚药局便赶紧回房睡下了,这下低头还见着了昨日踩着的翠竹叶。

    尹德妃从榻上起来,锦色的衣袍称不上她憔悴干黄的面容。“知道怎么当宫女吗?”她紧紧盯着我,“闭上眼睛、闭上嘴巴、捂住耳朵,直到死的那一天……”她的指甲划过我的眼睛,我的耳朵,“装没看到、装没听见、装不知道,这就是宫女。”

    我深深倒吸了口气,摇头说:“奴婢不懂娘娘的意思。”

    尹德妃冷笑一声:“知道被翠竹坏绕的是什么地方吗?是隋末灵位的屋子。那里不止有隋末的恶魂,还有大唐的!”她的眼中闪过杀意,我猛然一颤,似是明白了一切却又是不明白。

    她说起翠竹林,难道她是知道昨夜发生的事情?可死的是她宫里的人啊!难道,这一切都只是为了想引起皇上的注意?

    “我想要的,没有人能阻止!”尹德妃说道。

    她想要的,是皇上的恩宠。我心中不由担心,她曾要利用我伤害张媚仪,因为不成功还大发雷霆了一场。

    我说:“奴婢有幸听过一句话: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张婕妤对奴婢好,奴婢自然是不能伤害她的。”

    “迟了。”尹德妃提高了声调说道。

    我猛地抬头,看到她渐渐放大的笑意,浑身颤栗。我终于顾不着宫中礼节,没有行退礼便转身冲出大门,快步往开襟阁跑。

    “给本宫抓住她!”尹德妃在我身后嘶吼,可是馆娃宫只剩下几个宫女,从别处跑来的时候我已经出了宫门。

    媚仪,你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

    我急急跑向那里,却是看到几个女医佐和田侍御医从开襟阁出来,我顿时失了力气跌在地上。前面的人见了是我,跑来扶我,我拉了一个女医佐问:“张婕妤如何?”

    “张婕妤只受了点惊吓,调养几日便好了。”田侍御医说。

    只受了点惊吓?尹德妃做事可不是这么留情的!这其中是出了什么岔子?还是尹德妃故意这么说?只要媚仪没事就好,只要孩子还在便好。我推开扶我的医佐,直往开襟阁去。开襟阁和如今的馆娃宫完全不一样,开襟阁里很多宫女太监进进出出,脚步快速,该是还在为了张媚仪的事情疾步。我拉了一个稍闲点的宫女问:“张婕妤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宫女回答说:“今日顾医佐送来的药里忽然出现一条蜈蚣,当时就吓得张婕妤落了床,好在孩子保住了。”

    问完话,我更是奇怪,念儿平时活泼贪玩,可对于药材还是很细心的,又怎么会在她煎的药里出现蜈蚣呢。而这,更是对不上尹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