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21章 诛颜乱(四)

    李建成朝那宫女摆了摆手,她使了个礼便退下了。他走到我面前,笑盈盈的看着我,我急急向他福身嘴上却轻言:“太子可知馆娃宫之事?”

    “略有耳闻。”李建成说,“兮然,你一心做好自己的事便好。”

    我转念想了想,对李建成说:“太子,奴婢有一事想问。”

    李建成放了笑容:“尽管问。”

    手下紧紧揪了袖子,我问:“一个月了,不知陇西的薛举……”

    李建成僵了笑意,但又很快自然起来:“兮然关心薛举还是我朝?”

    “自然是我朝!”我急急道。

    李建成仰天一笑,说:“你怕我给你冠上造反之名?”

    看到他这样,我怨自己之前多心了。我扯了笑说:“太子莫要尽开我玩笑。”

    “只这一次。”李建成顿了顿,无顾道旁随时走过的人拉了我的手说,“你以为我先前也是玩笑?”

    我缩回手:“太子告诉奴婢要做好自己的事,秦王妃还在等着奴婢,先告辞了。”

    皇上的宠爱会让女人致命。其实,这宫中皇尊贵族的宠爱,哪一个不会致命?

    秦王妃近日开始嗜睡,落日之后她便上了床榻静睡,也让我早些走了。

    路过早上开襟阁和馆娃宫宫女争执的小道,不禁叹了尹德妃也不过是一个想要丈夫宠爱的女子,如今失宠病重,她的宫中又发生这些那些莫名其妙的事,她该是凉到心底。

    我想了想,脚步向馆娃宫去。

    馆娃宫果然比以前冷清许多,守门的太监已不知去向,院子雨后落叶满地也无人清扫,本有进进出出的宫女,现在的廊子上却是空无一人来行。

    我往尹德妃的殿中走,沿途只见着两个宫女经过。这时,我似乎隐隐听到一阵轻轻的哭声,侧耳去听,却又不见了那哭声。我甩了甩头,该是听错了。我继续往里走,不一会儿又听到了那如无力哀号的哭声,这次我听得真切,不禁起了一身悚然。我面向着那哭声出来的方向看,那方向隔着一堵墙,墙后面是一片翠竹林。

    此时,天色已暗,最后几缕阳光也被天边的黑云压了下去,只挣扎地露着一圈金黄。这时,边上匆匆走来一个宫女,我拉了她指着那片翠竹林问:“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宫女面上透着惊恐,急急对我说:“馆娃宫近日出事可多了。听她们说,馆娃宫邪气越来越重,孤魂野鬼都在旁徘徊,太阳落山后谁还在馆娃宫出没,就会被鬼抓去吃了。”

    馆娃宫宫女失踪!我顿时想起白日里与开襟阁宫女吵架的那个小宫女说的话。

    “姐姐,你也别在这逗留了,赶紧回去吧!”宫女说完,匆匆离去。

    身后一阵阴风,发丝抚在我的脸上,惹的阵阵发痒。我不是深信鬼神之说,但也不是完全不信,听了宫女那番话,我心中慌的打紧。我回身,决定先回尚药局,此后再打听。

    走了一段路,耳边又传来幽幽的哭声,我定了脚步,觉得这哭声中隐藏着无限的悲哀和无助。此刻,我心中矛盾徘徊。我怕,我是真的怕,可这哭声又对我有不可抗拒力量。我想,若是不早查个清楚,我怕是会几日心不在焉。

    一咬牙,我跨大脚步出了馆娃宫,向巡夜的宫女借了一盏提灯,往那片翠竹林去。

    寻着方向,我来到一座大宅子前,这座宅子没有匾牌,紧闭的大门上锁了一条发绣的铁链。我抬头望着墙内摇曳的翠竹,提灯绕着宫墙走。我很奇怪,无为什么这座宅子大门紧锁常年无人却又有哭声从里面传来呢?难道,真的是鬼魂?

    想到这里,我不禁缩了脖子,望着深暗的前方,高长的翠竹从墙内伸弯出来,早昏暗的月影下婆娑。我手中这掌微弱的烛灯已不能将前路照明。

    我提了气往前走,那隐隐的哭声再一次从高墙内飘来,我每向前几步,声音便越是清晰。忽然,前面闪过一个黑影,我吓的大惊,后反应过来那只是只黑猫。我舒了口气,但又顿时警觉起来。那只黑猫跑哪去了?

    我提着灯往黑猫消失的墙角探索,隐隐照到一片黄色的落竹叶下被穿了一个洞,这个洞的大小,正好与那只猫的大小不差。这本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可……

    我低身拈起几片表面的竹叶。今天上午下了一场雨,若是这些表面的落叶早就存在,那定会被雨水打湿,因为地面易积水,而这几片竹叶没有被雨打湿,说明下雨前还是在竹枝上的。竹枝上不易积水,雨水都睡着枝叶落到地上去了。这么说,这个猫洞,并不是之前就这么显眼的存在的,而是曾被后来落下的竹叶覆盖。而那只黑猫又这么熟悉地直接穿进这个洞……

    我翻过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