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19章 诛颜乱(二)

    我白天在承乾殿守着秦王妃,晚上回尚药局。这几日,宫中太平,并未传出什么大事小事来。这样的太平,反而让我心中压闷起来,总怕会有事发生,这般压着,倒不如要来便来这样好受。

    这日回尚药局时,李建成忽然挡在前面。他笑说:“与我走一走吧。”

    “是。”我口上答着,却是心不在焉。

    李建成张了张口,却是无奈地一声叹,背着手在我前面走着。我跟着他的脚步,走进皇宫一侧的小苑,乍眼望去,竟是一整片的火红。

    这个小苑种着片片红色月季。此时正是月季盛开的季节,火红红一片铺满整个小苑。花丛中还有几棵弯腰的柳树,绿得滴水,柳絮飞飘。我与李建成缓缓走在月季小道,风中飘着温柔的柳絮,脚下抚过红艳的月季。我看着月季太过鲜红,痛得刺眼,抬头望向前方。柳絮轻轻飘然,如天边的云儿不慎落了凡间,又似一场美丽的太阳雪。

    前方的人停下步子,回头与我对望。柳絮飘然中,他的眸子温柔缠绵,将我整个包裹。夕阳已是西下,昏黄的阳光投照在他身上,散着淡淡的光。他伸了修长的手指,轻轻在我发上一抚,我侧头一看,他的掌上已多了一小团柔软的柳絮。这团柳絮甚是可爱,我瞬间起了玩心,含了笑,向着李建成掌上轻轻一吹,柳絮离了他的大掌,飞向别处,自由得直令人羡慕。

    我回过头,李建成看着自己的手掌痴痴一笑,伸手抚上我的面颊。在触上的那一刻,我还是不由的闪了闪,李建成尴尬的放下手,看着我却不说话。此时,我不敢去触他那双眼,只能低头任月季的鲜红刺着我的眸子。我不由颤了颤眼,李建成伸手抬起我的下巴,说:“这月季红的刺眼呢。”

    我躲了他抵着我下巴的手,狠狠想了想说:“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李建成僵了笑意,我坚定的望向他,说:“奴婢一直明白太子的意思,可奴婢只想处个安宁,望太子成全。”

    李建成叹了气,说:“我知你意。我说过,你不愿,我是不强求的。”他深望着我,如心底轻轻的探问,“兮然,我对于你来说,真如同劫难般?”

    我摇摇头:“你不是。”

    我们是被劫难包围的人,我们又是所有劫难的源头。

    我说:“奴婢不想自己困住自己。”

    李建成点点头,却像是忽略我刚才的话般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跟我在一起!”他伸手抚上我的发,耳边忽听到有叮当声,伸手一摸,竟摸着了一根钗子。李建成含笑望了我:“真好看。”

    我还沉静在惊喜中,他却已转头独自大步出了小道,往东宫回去。我站在原地,看他消失在黄昏的背影,心底飘起淡淡苦味。或者,我曾李建成是有过心动的。我一直认为,若世上有一人爱你如生命,那便是你的归宿,当然,我也是爱他如生命。而我对李建成,只能是一汪深深的愧疚。

    至于为什么这种曾有的心动没有再继续,我开始嘲笑我的借口。说是不想深陷宫闱漩涡,这是我的借口。我若真爱上一个人,哪怕是阴间地狱,我也愿意为他下。只是,对李建成,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也许,是因为有谁一直将刀口抵在我的心头,一有心动便是痛心疾首,半步黄泉。

    小苑的道口,忽然闪出一抹紫色的锦袍。我惊神转眼一看,来人是太子妃。太子妃朝李建成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