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17章 胭脂错(六)

    今日,秦王妃忽然说想要写字。书房太远,她说李世民的寝宫中正有一副属她的笔墨,告了我要我去取。

    两个宫殿相隔不远,几步路便到了。李世民寝宫大开着,正有两个宫女在打扫大门,我说了事情便跨步进了里殿,在榻旁的桌上找到秦王妃说的那副笔墨。

    拿了笔墨,又见桌上盖了一件清白的衣袍,想是李世民回殿身累,随意脱了衣袍扔在桌上的。我将衣袍拿起,准备挂到衣架栏上去,使手抖了抖袍子,一件青透忽然从衣中落下。

    “咣当!”地上一声响,我低头看去,竟然是我遗失的那块碎玉!

    我将它拾起,两半的碎玉已被人镶好,相合的缝隙极小,要用力看才硬能辩得出来。当初这块玉是在我在那天棒打后醒来发现不见的,之前一直安放在我的枕下。那时我想,一块碎玉也不值了钱,或是去枕的时候落了去,现在想来,莫非……

    门外进来一阵脚步声,我急忙回头,见到李世民。李世民望着我,垂眼落在我拿着玉的手上,微启的唇透着微微失措,继而又瞬间转回。

    他向我大步走来,说道:“你拿回去罢!”

    “为什么,怎么会……”他已到了我面前,我握着玉佩惊诧。

    李世民却是一脸轻松道:“那日我摔了你的玉佩,我替你镶好也是该的。”

    “不是这个!”我大叫。寝殿中回过清晰的回音,我赶紧掩了口,低声说:“那日,是你将我从牢中救出来的?”

    “是。”李世民毫不犹豫的点头。

    “我与柳美人的罪状是你压下的?”我问。

    “不全是。多是太子不计较,所以放你们一马。”李世民说。

    可我与柳美人根本无罪啊!想起那时候的日子,我痛苦的看着眼前这个人,既然要救,为什么不将事情始末查清楚呢?

    “秦王和太子都该知道真相的。”我定定说,“为什么不将事情查清楚,那样柳美人也不会……”

    李世民对着我,看不出任何感情,他说:“刺杀太子固然是死罪。若不是太子太过仁心放她一马,也不会让你受罪。既然罪折已经上传,那便将了此局,只是不料还是拿了两条人命。”

    原来,李建成是查了璃浅的身世,知她女子孜身一人,体柔心残,才故网开一面。若那时,指了璃浅,便是一命;不指,却又别人钻了空子。而这不指,偏偏是要了两条人命。想起在牢中的场景,我还是有些隐隐做怕,我心中发誓,此生定要安分守己,绝不进再那牢房半步。

    “那么,奴婢谢殿下和太子救命之恩!”事已至此,我还能怎样呢。

    前面的身影没有移动,在我面前定定站着。许久,李世民开口:“我便要出征去了,还得受了你这丫头的脸色。”

    他捏着我的下巴,将我抬头。在他指尖触到我的脸庞时,心中刹时一震。

    “目光闪躲,面红耳赤。你……”李世民望着我。我听了,赶紧拍开他的手,却被他大手一撩靠近他的怀里,腰间的手紧紧按着,仿佛要将我揉碎。

    淡淡的麝香缭绕身旁,李世民压下头低问:“你与太子常常见面?”

    我的手抵着他的肩膀,不敢抬头看他,侧着脸吱呜答:“只凑巧。”

    “哦?都凑巧做了什么?”李世民问。

    “殿下先放开我。”我将手一推,拉出些距离,哪知李世民反手一拉,手捂着我的后脑凑近他的脸庞,唇上温润。

    顿时,我脑海中浮现当时在牢中看到那模糊的影子,清白的衣袍,白皙的手掌,温暖的相触。我有这么一个时刻沉醉在他温热的呼吸,像春日里迎风吹来暖暖的日光,伴着清新的甘甜和惊颤的惶恐。

    “有这样吗?”李世民低着声音。

    我面上火热了一片,摇头:“没……没有。”

    “嗯。”李世民翘了嘴角,“我便要领兵出战了……”他说。

    心跳还未平静,我低头看着他的衣襟:“秦王妃知殿下要出征,近日心情很不开朗。”

    李世民松了我的肩膀,深深叹了气:“无垢才有身孕,我便……我只能愧对她,苦了她。”他往旁边走了几步,擦过我的肩,“你在宫中,凑巧的事不要太多,否则谁也救不了你!有些事情,最好就是装作听不到,看不到,什么都不知道。”

    我说:“奴婢明白。奴婢定会好好保重自己,才好让殿下安心将秦王妃交我照顾。”

    李世民转向我,说:“我这话只纯碎是对你说的,并无他意。”

    抬头,看到他深色的眸子,看到眼里有我,深深有我,我不自觉地愣愣点了头。稍过了几许,我回神落下眸子,将手中的玉佩双手呈上。李世民不解的望着我,我说:“殿下喜欢,那便拿去。”

    李世民笑了笑:“我喜欢多了去,难道你都要一一献给我?”

    我说:“奴婢进宫来所能有的,只有这个。”

    李世民暗了眸子,面色微抿,伸手抚上玉佩,指尖在玉纹上缓缓下滑。他终究还是没有收了玉佩,他说:“还是物归原主好!”

    我福身:“谢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