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16章 胭脂错(五)

    回到尚药局,宋逸还在厅中挑灯,我上前去看,原来还在写药方挑理药材。宋逸见了我,并不惊讶我这么晚还在外头,他将药材递给我,要我将它们捣碎。他说,这是秦王妃的药。秦王妃近日身子虚,又有了身孕,药材这方面自然是严加谨慎,万不可出错。

    我在旁边捣药边与他说:“宋奉御,我要去照顾秦王妃。”

    宋逸抬眼看我,又低下头去翻书。

    “那便好好照顾,不可再出了事。”宋逸说。

    “嗯。”

    我低头专心捣药,微黄的烛光被门外进来的风晃得一闪一烁,困意渐渐袭来,我揉揉眼,见到宋逸正看我。他压下我捣药的手,说:“不急,累了一天,不该再让你做的。”

    宋逸千辛万苦将我赶回房间,自己又回去厅上。我躺在床上,却是淡了睡意,睁着眼不知在空想什么。屋外隐隐传来蛐蛐儿的叫声,听着这隐隐的夜曲,我终是缓缓入睡。

    我想来起得很早,大家都还在屋子里,我便已在药房。经过药厅的时候,我看见门半开着,心中一愣,推门进去。宋逸趴在桌上,手下压着昨夜看的药书,他一夜都没回房。我轻步进去,取出压在他手下的书,将他的手放得舒服些。不想,我这一动,宋逸忽然被惊醒,他猛然惊慌的抬头,看到是我才渐渐平了眼色。我抱歉的望着他,他掩口打了困意摆摆袖子示意要我出去煮秦王妃的药。

    我小心端了桌上他整理一夜的药材出了药厅。煎药的时候,地上照了个影子,我回头看,是宋逸。宋逸已回房整理的衣衫发面,只是含笑的眼下腾着淡淡的阴影。他绕到我前面,站着看我扇火炉子。过了一会儿,我实在忍不了他一动不动的眼神,干脆抬眼问:“宋奉御,为何看我?”

    宋逸并不闪躲,他说:“兮然,你说世上有多少个柳美人?”我微微愣了,知晓他的意思。他见我明了,叹说:“宫闱水深,你要学着医救他人,更要懂得医救自己。”

    他是知道我昨夜去了三泓水池,知道我与李建成见面,他这番叮嘱,是怕我掉进这宫闱深水,无法脱身。宋逸一定也曾这么提醒过柳美人,只是柳美人还是在这深水中淹死了,所以他此时才会用那种怜惜的眼神看我,用叹息的语气叮嘱我。

    我问他,宋奉御欢喜柳美人吗?

    他说,此欢喜非彼欢喜。

    可柳美人是真正欢喜他的。我知道。

    我记得那日柳美人见着宋逸时的表情、眼神,最多的是身不由己。我和念儿当初私闯尚食局的时候,柳美人完全可以将我们交给后宫之主,也可以将我们杖责,而偏偏只叫我们跪在殿门口,是为了能见宋逸一面吧。如果这不够,那次我去送药,上前给她送蜜枣时闻到她身上的香味,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