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13章 胭脂错(二)

    东宫。

    我被拦在了外面。正不知所措时,道上走来两个男人的身影,一个是李世民,还有一个也穿着贵气,却不敢确定是谁。门卫见了两个行礼:“参见秦王、齐王!”

    原来是齐王李元吉。我跟着行礼,李世民看了我一眼,道:“你怎的又在这儿?”

    我面露难色,说:“奴婢有事要与太子说。”

    李世民笑了笑:“你与大哥可真多话。罢了,你随我进去。”旁边的李元吉深看了我一眼,只觉得他的目光甚是阴冷,惹得我背上起麻。

    沾了李世民的光,我进了东宫,更是直接见到了李建成。三兄弟在书房说话,我站在门口怕听到什么国家大事,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似是谈了轻松,李建成招我进来,他私下握了我的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正好那玉扣子在手心,我便转了手向。他也感觉到了,收了那玉扣子拿着,无意间的一抬手,目光愣在手中的玉扣子上,接着回眼不明的看我。

    李世民与李元吉在场,我自是不将此事说了,只是李建成坦言,要我大说无妨。我腹想了一会儿,道:“这是奴婢的一个姐妹让转交的,太子可认得?”怎么会不认得,这便是那日你太子妃口口声声说没了的玉扣子。只是这玉扣子为何会在璃浅手中我便不得而知了。但我知道,我想太子也能想到,这玉扣子足够证明那日太子妃说谎,玉扣子明明是早就不见,她是趁此嫁祸于我的。另一面,太子妃也该是知道这玉扣子不见,又或是正好与太子伤疤出现同一时间,她的目的是要逼出这个人。

    我以为太子会问起璃浅,不想问的却是李世民。

    他问:“她为何又不要这个玉扣子了?”

    原来李世民也是知道的。原来这个一直当作是秘密的秘密,在他们眼中是可以遗忘的小事。当我说璃浅已经不在时,那三个人并没有表现太多的情感,也只如陈嬷嬷那样惊讶了一下子。我忽然觉得心寒,一个人的离去,竟是可以这么的不动声色。我不敢在想象,若是有一天我被人处死,与我相识的人是不是也是这么的不在意?我的存在,真的也是可有可无?

    见我脸上全是疑惑,李建成在桌上取了一个盒子给我,这是那日许公公要叫交给他的。打开锦盒,里面煞是闪了一道亮光,我定眼看,是一把匕首。我猛然一惊,那个人怕真的是璃浅!

    一切都明了。璃浅是隋朝大臣的遗女,李渊破城称王后流落民间,不想被选进宫中。她心中仇恨,拿匕首刺杀太子,却是一个荒唐之举。偷进东宫,对劳务熟睡的太子行刺,正巧李世民到,抓了正着,拉扯中不慎划了李建成一刀,也破了自己的衣裳,便成了那日在掖庭看到的那样。李世民说,他见着她时,她提着匕首正在榻子边看李建成。我想,这便是璃浅偷偷拿了秦王妃准备缝给李建成玉扣子的原因吧。

    璃浅的死没有人多在乎。在乎的,这宫中或许就只有我一个。我一直认为每一个生命都是珍贵的,可在这宫中却如李世民所说,下等人的命怎么也比不上高高在上的人的一根手指,在他们眼中根本是无法相比。

    我想起父亲说的话,他说李家都是贼子,破城之时在只百姓面前装的宅心仁厚,背后是一肚子的坏水。当时我并不赞同,而如今,他们实在令人心寒,尽管我依旧相信当时所想,却也不得不讶然疑惑。

    我无奈闷声退下,李建成却拉了我:“我与你有话说。”

    李世民虚笑一声:“元吉,我们且先出去,莫听去了大哥的甜话!”

    他这一句说的我心虚,不敢去看他的脸,抵着头等他们出去。两人出了屋子,李建成急忙扣着我的肩上下看:“这几天,你可还好好的?”

    我说:“托太子的福,奴婢身子好的很。”

    李建成轻皱了眉,说:“兮然,你是否还在怪我当日没护着你被太子妃伤?”

    我摇头:“太子那时并不在场。何况……奴婢的命哪比得上太子妃的玉扣子。”

    “胡说!”李建成道,“任何人的命都比任何珍宝都要贵上千倍万倍!”

    我眼中微濛了泪,李建成这番话对现在来说实是有些感人。他伸手抚我的脸,轻轻叹气:“兮然,你跟着我可好?”

    我躲了他说:“不。奴婢不敢。”

    李建成看着我,眼中说不出的苦楚,与我说:“太子妃为人直爽,却是喜用暗计。我当初也是应了父皇的话娶的,并不是我所意愿。我欢喜你的善良柔和,你若肯嫁我,定是我此生的福气。”

    他转了身,自顾说话:“你见我便称太子万福,你可知我的福分便是在你身上。”

    李建成一番话说的我紧张又害怕,对着他又是生了丝丝的愧疚。李建成背对着我站在窗前,我看着他定定想了好久,终于说:“奴婢不敢是太子的福分,太子的福分该是天下太平。”

    李建成转而严肃,口中压低了怒气,袖中握拳道:“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