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12章 胭脂错(一)

    我摸了摸伤口,出门自己抬了热水,关上门拉了屏风沐浴。

    一天的疲惫便在这热气中融化,我用手碗着水轻轻抚在身上,水中放了稍许花瓣,淡淡的清香飘逸。我喜欢拾些刚落的花瓣,洗净后用来泡澡,消解很好的疲劳效果。我挽了些花瓣贴在手臂上,忽然想起李世民拉我手臂的时候,他是在看什么呢?

    左臂上,有深红的一点,那是刚进宫时陈嬷嬷点的守宫砂。我脸上一红,又摇头自语,李世民该不会这看这守宫砂来的。我摸着我的左臂,上面除了守宫砂,手臂背上竟还有一道短小不起眼的疤痕,这我倒是从未注意,今天这细细一看才发现。

    我记不得这伤疤从何而来,我叹气将手臂浸入温暖的水中,暖了一会儿水,渐渐觉得升了困意,便起身更衣,倒了澡水,放帘休息。

    第二日,我端着秦王妃的安胎药来到承乾殿。

    承乾殿很宽大,我随着一个宫女引路去找秦王妃。秦王妃此时坐在寝殿的窗口刺绣,我进了大门便闻着淡淡的麝香,李世民前脚刚走不久吧。

    我将药碗递上:“秦王妃,奴婢为您送药来了。”

    秦王妃放下手中的刺绣看我,忽而嫣然一笑将我扶起:“你便是世民找的医佐吧,我孩儿的健康可全要靠你啦。”

    我退了身,说:“谢娘娘不嫌弃奴婢。”

    她对我这一退身愣了愣,却也不计较,端了药皱眉饮下,然后放回我手上的盘子里。我关心问:“药是否太苦?”

    秦王妃摇头,说:“不苦,甜的很。”说的时候,她的手轻抚着微隆的腹部。看着她幸福的笑,我心中渐渐流了暖意却又是冲了些复杂的冷气。这时,秦王妃拿了一件小衣裳给我看:“如何?这花色你觉得如何?”

    这小衣裳正是我进门时她专心秀的。秦王妃对腹中的孩儿甚是欢喜,才怀了两个月便开始做衣服了。我看着她指的那朵小花精致的很,只是通一色少了些韵味。我低了眼,说:“奴婢斗胆。奴婢觉得花色圆满,只是少了些点缀的蕾子。”

    她将小衣裳摆在眼前看了看,笑说:“听你这么一说,果是觉得少了蕾子。”

    秦王妃半日都在寝殿中绣衣,而我现在的职务便是呆在秦王妃身边,时刻注意她的身体,直到小皇孙出世。秦王妃平易近人,听旁边的宫女说,特别是秦王妃怀孕这日子要比往常更加的和气,整个承乾殿都被她暖得温暖。

    午时的时候,李世民回来了,进了寝殿便坐在秦王妃身旁看她绣衣,秦王妃坐在窗口,他见微风阵阵,便脱了外袍披在她身上。秦王妃脸上浮了一层红晕,悄悄看了李世民一眼又瞥下头假装绣花,不巧无用心,秦王妃忽然吸了口气,针刺了手指。我吓得要上前,却见李世民抓了她的手亲吻一下,对着受伤的手指轻轻吹气。

    这一幕,怕是所有女人都会羡慕。我也一样,看着李世民心疼的为秦王妃吹气,心中不仅有了感动,还有更复杂的感觉压在心底透不过气。身子不觉颤抖了一下,碰了身旁的花瓶,咕噜噜的抖了抖又站稳。我轻舒了一口气,差点有闹出事来。正松了气,抬头看到李世民与秦王妃正看着我,我忙低了头,等他们说话。

    “这般粗心,本王不在时秦王妃交给你,叫本王如何安心!”李世民响亮的嗓子厉斥在殿中。

    这是我第二次见李世民对我大吼,李世民对我来说是一方夏日的天空,总总阴晴不定,总总忽骤暴雨。我趴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他。寝殿中顿时寒气一片,我听到秦王妃轻声劝着李世民,而我是听不到李世民的任何动作。忽然,他说:“你随我出来。”

    我急忙起身,跟着他的疾步出了寝殿。随着他飞快的脚步,我进了他的书房,他将衣服下摆一挥,坐在正桌前,我跪在地上,低头说:“奴婢谨记,奴婢会用命来保护秦王妃!”

    “你的命?”李世民冷呵了一声,指着我道,“你的命与秦王妃如何相比!更何况还有本王的孩子!”

    不错,我的命怎么能与秦王妃和皇家血脉想必。

    李世民坐在上头,我跪在下头。门大开着,来来去去的宫女太监走了好几回,我们都没说话。上头忽然一声剑光,一把去了鞘的剑“哐当”一声丢在我前面,李世民冷冷说:“让我看看你是怎么用命的。”

    果是无心犯了不合时的错便是要了命。我深咽了一口气,双手举起那柄剑。从它的剑柄看,我曾见过它。是第一次见到李世民的时候,他身边便是配着这把剑的,他定是用它来奋勇杀敌,不想却是让我这奴婢占了便宜,死在这么高贵的剑下。

    我举着他的剑搁在脖子上抬头看他,看到他一脸冷静,我笑了笑:“谢秦王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