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11章 宫心计(四)

    太子妃依旧带着一副贵俗的优雅,平静地从后房出来,淡淡看了我一眼。对李建成说:“太子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

    李建成道:“你这又是在闹腾什么?”

    太子妃看着我说:“就是犯了点事,也没别的,你可以退下了。”她转身笑对着李建成,一手牵上他的手臂往前走。我从地上爬起,腿上一阵痛麻,向着两人福了身,转身离开。因为腿上发麻,所以走的较慢,听到太子妃对李建成说有一样宝贝送他,叫着宫女取来。

    “娘娘,放在殿中的玉扣子不见了!”一个宫女卑弱地匆匆道,随即又转了语气,“方才还在,怎么离了这么些工夫就没了,方才就只一个在这殿中的。”

    我听了,缓缓停了脚步,回头见那说话的宫女瞪着我。太子妃也转过眼神来,说:“莫医佐是从掖庭出来的,定有良好的品性。只是恰是在这时候不见了要送太子的玉扣子……还请莫医佐留一留。”

    我不禁叹了叹,这莫又是那太子妃的算计。若我说有人来过,可说不出个人来;说无人,又是将自己推了火坑。左右都不是,太子妃就是那建火坑的人,正等着我往里跳。

    我回身,只得说:“奴婢不曾见有人来过。”

    太子妃挑了眉:“莫不是那玉扣子自己长腿跑了?”

    我听着心里不舒服,咬着牙说:“奴婢不知。”

    李建成忽地甩了太子妃的手往我走来,眼看要拽过我的手,我急忙往后一退。李建成愣了愣,与我站在一块回头道:“少了那玉扣子也没什么大碍,太子妃若是亲手,随便在我衣上缝点什么便好。”

    太子妃见李建成与我站在一块,脸上顿时黑了一片,她正色道:“那玉扣子可是我专向尚义局要了一个月才做出来,为的就是太子你,岂能说丢就丢!也不得便宜了为事之人!”说着,她眼转向我。

    李建成却不然,反而笑了一声道:“你若是喜欢,我这就叫尚义局定做几粒。改日好了,你再替我缝上!”

    这时,门外进来一个宫女,停在李建成身旁福身道:“太子,秦王在外头等候。”

    李建成一把拉了我,快步从太子妃的寝殿离开。此时我已顾不着太子妃会怎么,听到李世民在外头,心中顿时乱成一团。也不知我是在乱什么,只不自觉的抬手急急擦了擦额上的伤,撩了几缕额发遮掩。

    进了显德殿便见着穿着一身紫边白衣的李世民。李世民也在这时见了我,视线移到我的额上。他还是注意到了我的额头,他的视线让我我感到不安,我到他面前向他福身:“参见秦王,秦王万福。”

    他冷应了一声,目光从我身上转到李建成身上。李世民来找李建成该是有事要谈,我向两人说:“太子,殿下,奴婢还有差事,先告退了。”

    李世民抬了手示意要我留下,一边开口对李建成说:“大哥,我刚才父皇那回来,他叫我来喊你,说有事与你商量!”李世民转头看我,说:“本王正要去尚药局,你引我去。”

    “是。”

    李世民和李建成一同出了东宫,我跟在他们后面。走了一段,李建成转路往太极宫去。剩下我与李世民,我在前引路,他在后跟着。秦王妃有了身孕,他应是到尚药局看药。想到这,我微微瞥了眼身后的他,他的紫边白衣飘扬,俊美的脸在阳光下正抿着唇看我。这无意的目光接触,我慌张的向他点点头继续走。觉得身后的脚步声近了,我急忙又快走了几步。一前一后两个人影急急在道上走,惹得几个擦肩而过的宫女太监瞥眼来看。快到尚药局时,李世民忽然从后面走上来,一手停了我的脚步,一手撩了我的鬓发,我低头往旁边一站,离他三步之远。

    “额上的伤从何而来?在东宫弄伤的?”李世民问我。

    我说:“是奴婢不慎跌了一跤。”

    李世民干笑了一声,显然很不相信我的话,但他也没继续追问,反而问我说:“怎的与太子在一块儿?”

    我支吾了半天,终于说:“奴婢前去送药。”

    李世民冷哼一声:“怎的不见取回的药盘。”

    我咬着下嘴唇不说话,只盯着他的靴子。

    “你今天跟本王撒了两次慌。”李世民背手而战,垂眼看着我。

    我顿时哑然,立马低头:“奴婢知罪。”

    前面的人不说话也无动作,我低头看着他微风飘扬的袍子角,这个时候心中竟无意撩起层层波澜。

    “莫兮然。”他念着我的名字,似在叫我又像在自语。我点头站在他身边,他转眼望我:“你家在何处,还有何人?”

    我微微一顿,实实回答:“奴婢家住长安,还有一父一弟。”

    “还有一父一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