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09章 宫心计(二)

    这房间不必宫牢好,我低头正跪在那,觉得寒气逼人。手伏在地上久了,不禁有些颤抖,对于前面两个女人的不言不语,冒了一额的冷汗。见她们还不说话,我想了想,开口道:“奴婢莫兮然,妃主万福。”

    正坐的女子往旁边使了个眼色,立即走来一个宫女,手上拖着一张纸递到我面前。我识字,向那纸上一看,立马往地上磕了个头:“奴婢并未与柳美人勾结,更未要迫害太子啊!”

    那纸上用黑墨撩书写着:尚药局医佐莫兮然,进宫为求官位,与柳美人勾结,被使迫害太子!

    正坐的女子挑了挑眉,淡淡瞥了我一眼,道:“本宫要你服罪,你就得服罪!”

    本宫?原来是李渊的妃子!那么指向柳美人的矛头目的就很明显了。我心底冷笑,原来这两个后宫之人根本就是将罪名直压倒我与柳美人身上。我与柳美人,对于面前那两人简直就是一箭双雕!那个女子利用我来消了柳美人,太子妃用柳美人来消了我。说到底,两个看似团结的女人,到底只不过是在互相利用!可互相利用那又如何?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不就好了。女人那颗纯真善良的心,早就在宫中被嫉妒与权利磨灭!

    我定定看向面前那张写着令人心寒的纸,若是我服罪,便是两个人白白送的命啊!我一把抓起宫女手中那张纸,愤愤将它撕了粉碎!因为害怕,我跌坐在地上深深喘气,面前那两个女人,可以立即就要了我的命啊!我看到正坐的女子愤然起身,一脚踏在我的胸口将我踩在地上。

    潮湿的地面冒着难闻的味道,胸口被踏得死紧,喉咙口尝出丝丝咸味。

    “本宫想做的事,还没有谁能阻止的!”她眼中放着怒火,似要将我一把烧成灰烬。她重重踩着我的胸口,压得我不能呼吸,两个宫女压着我的手腕,我生生在她脚下挣扎。这般场景,在我脑海里浮现一个词:苟延残踹。我自不是要侮辱自己,我是在告诉自己,我莫兮然,绝不逼在别人脚下做苟且之事!要死,也要死个清清白白!

    “德妃娘娘先不要生气,我自有办法让她服罪。”太子妃悠悠走下台子,笑着向我走来。

    原来这个女子是李渊的尹德妃。呵!德妃,居然是这般德行。我心底讽笑,胸口的脚刚移开,就被那两个宫女拉扯着按趴在一张台子上,手与脚用黑色的绳子紧紧绑在台脚上。太子妃昂着头下眼瞥我,忽然俯下身在我耳边轻问:“太子臂上的刀疤从何而来?”

    我摇头:“不知。”

    她冷呵一声,转身一手搀上尹德妃的手臂往回走,随着她一声:“打,打折她的腰。”腰间顿时传来硬生生的痛,两条板子急迫地捶打在我腰上。我咬着牙不出声,下巴死死抵在台面上紧闭着眼。腰间刺骨般的疼痛,板子不停的落下,像是再重打一下就会断骨。断骨了倒好,麻木了没了知觉便什么痛也感觉不到了。我咬着牙喉间一声闷呵,头上一沉晕了过去。

    迷糊中,我觉得天旋地转,眼中满是灰色,如漩涡般在我眼前旋转翻腾,时而灰暗,时而璀璨;时而晕眩,时而清晰,直至泯灭。

    醒来的时候,依旧是昏暗一片,我想我又回到了宫牢。我趴在地上,贴在地上的脸潮湿一片,地面的恶臭忽然觉得并不那么浓烈,想是已无心顾忌这些,腰上的痛已转移我所有的注意。我无法起身,只要腰间使力,便是一股锥心的痛。我只能趴在地上,发中隐隐觉得有虫子爬动,我心中起毛,却是无力去碰。双腕和双脚因为被绑着太紧,已挂了淤青,微微使力,筋脉便是一阵刺痛。

    我微睁着眼,眼前还是几道铁栏子,对面牢房的女人依旧自顾自做着莫名其妙的事。我轻轻叹气,我莫兮然,难道也要变成像他们那样?这些女人,多半是被逼的。这些女人,或是存了单纯的心,于是便成为宫中的棋子或是羔羊,任人摆布,任人宰割,而那些处于高位的女人,是踏了多少人的尸体和怨恨爬上的。一句话便是一颗心,一句话就是一条命,那些被嫉妒与权利迷了眼的女人,她们所伤害的,都是对她们好的人啊!

    我索性闭了眼,不去看那些悲伤的女人。我想起进宫前的生活,每日洗衣晒草药。有父亲,有弟弟,还有和善所有人。那温暖的阳光和真心的笑脸,我已是多日不见。这里的阳光虽是耀眼,照在身上确实一种虚意的凉,而在这些凉意照耀下的人,笑的时候心中却是在惦记着什么。那种笑,很不真实。真心的笑,眼睛会像星星一般灿烂,直闪耀在人的心头,忍不住是追赶,忍不住的仰望。

    我微微扬了头,上头是一堵阴黑的屋顶。

    漫天的星光,我何时还能遇着你?

    迷迷糊糊中,我仿佛做了一个轻飘飘的梦。梦里,我站在一片璀璨的星光下。原野长草,在阵阵舒爽的暖风下摇摇摆摆。似是很久以前的事,他叫了我的名字,他照了一杠子的星星送我,像是上辈子的事,有人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