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08章 宫心计(一)

    李建成放了药碗抬头看我。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他问。

    “不知。”我的确不知,不知他怎么退了前几日为他送药换药的医佐。李建成挽起袖子,露出包扎的白布条,我明意立即上前开始为他换药。上头传来他的一句:“我就喜欢你这么伶俐的人。”

    “谢太子夸奖,奴婢不敢。”我轻轻扯开他的摆布条,那道伤疤已经结上了痂。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

    “奴婢莫兮然。”我说。

    “哦。”李建成应了一声,似是自言自语起来,“那日忘了要你选服侍,否则你也不该在尚药局了。”

    我明了他的意思,只低头不支声。待换好了药,包好了伤口,我起身退到一边。他放好袖子,斜坐着看我,只觉得一道炽热的目光将我看的心慌。他问:“你可知这伤口的由来?”

    我说:“太子既然说通了尚药局,定是不想众人皆知,奴婢又岂敢妄自猜测太子的私事。”

    李建成脸上浮了笑,说:“好!待你我熟悉些,我或许会将私事告诉你!”

    听了这句,我跪地谢恩:“谢太子诚意。”

    好奇之心总是会有,但我对李建成的私事无多大意愿想知。他说或会将私事告诉与我,不过是找了个封口瓶子好吐了心事罢了。若是他要说,我又岂有不听之礼?只,他会有何心事纠缠烦恼呢?

    后三日,我都给柳美人和李建成送药。柳美人仍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但习惯爱在药后含粒蜜枣。对我柳美人的冷淡我毫无感觉,只是怕去东宫,怕见李建成,怕他的目光,那目光仿佛会将人的心思都看透般。

    这日,我照常去给李建成送药。进了书房却不见他的人影,我正奇怪,身后一阵风,门忽然关上。我诧异回头,撞入一个宽大的怀抱。我吓得手上一抖,药碗子碎了一地。一双黑色的鞋子踩了那碎片子,鼻间传来一阵麝香。我闻过麝香,是那日见着李世民的时候,只是现在这麝香要比他的深一些。肩上环抱了一双臂膀,李建成低头道:“近日为何躲我?”

    我哪里躲他?只不过态度比之前淡了些。

    门外映来几个急急的身影,宫女在外面担心的问:“太子,发生何事?”

    “无事!退下!”李建成向着门口怒吼一声,几个宫女又匆匆退了下去。我推开他,蹲下身子去拾那些碎片。

    “奴婢再去煎药。”我匆匆抚了地上的碎片,却被他一把抓起。他定定看着我眸子,眼中一片火海的深邃。我撇下眼,缓缓说:“奴婢并为躲着太子。只是奴婢地位底下,不敢多对着太子。”

    他抓着我的手紧了紧,说:“那我便收了你。”

    我颤颤跪下,道:“不可!”

    他问:“为何?”

    我说:“奴婢不愿意。”李建成看着我,忽然转身坐到桌前,撑着额头摆摆手。我起身,“奴婢去煎药。”

    “不必,伤已经好了。”李建成抬眼望向我,轻声一句,“不过又添了条心伤。”

    我垂了眼,端起一木盘的碎片,向他福身,然后退出书房。廊子上遇着几个宫女,皆看了眼我手上的端盘。我心中一紧,快步出了东宫。

    回到尚药局,宋逸见我端了一盘子碎片回来。我说,是不小心碰碎了,幸好太子宽容,硬说风寒已好,不必用药。宋逸才松了口气,门外就忽然进来两个太监,见了宋逸行了礼说:“麻烦兮然姑娘往东宫一趟。”

    我与宋逸不禁相视一望,宋逸问两个太监:“不知东宫有何事?”

    太监说:“不知。只叫兮然姑娘往东宫一趟。”

    我跟着那两个太监到了东宫,我只往着书房的路去过,东宫的布局我并不熟悉。绕着廊子走了几断路,看着房屋和风景的变化,估摸着该是到了东宫后院。我心中不由升了水波,前方面对我的事,怕是会扬起深蓝漩涡。揪着心跟着他们走,又过了一条廊子便站在一座华丽的屋子前,两个太监一手一请,我顺着他们所指的方向看去,房子门打开着,里面装饰优雅。

    独自进了屋子,就见右侧的房内正坐着一个穿着华衫的女子,两边各立着两对宫女,皆低头等着正坐的人说话。东宫内如此优雅高贵的女子除了太子妃还会有谁。我上前福身:“参见太子妃。”

    太子妃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道:“果还算伶俐。抬头看看。”

    我瑟瑟抬头,正对上太子妃的眸子。太子妃长得并不属倾国倾城,确实有着一身高贵的气质,眉宇间的气势的确已有了一番压迫的气场。本是冷淡的脸上忽然拉出一个笑容,说:“听说你近日给柳美人送药,怕她苦着还特地包了些蜜枣?”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