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07章 六宫颜(三)

    宋逸拿着药瓶要给我擦药,我心中忐忑,望了望那昏黄的烛火和他专心致志的身影,不由觉得尴尬为难,手中揪着裙角不断地握紧。

    或许是看到我为难的样子,他似乎是带着笑意说:“你坐好,将脚弯着只留一个膝盖出来便好。”

    “念儿行,我也行。”念儿都可以自己上药,我怎么就还要人服侍的,何况,这人是宋奉御。我伸手去拿他手中的药,他却将药瓶收到袖子底下。

    “你方才疼的不得了,还是好好坐着休息。”他说。

    看到他硬是要给我擦药,我也不再敢拒绝,听话地只露了一个膝盖。他用剪刀在划开我膝上的袍裤,跪了三四个时辰,膝盖已经红肿。他沾了些药抹在伤口上,一阵清凉从膝盖刺进来,刺痛了那里的神经,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忍着,清凉祛瘀,很快就好了。”宋逸继续擦着药,终于将两个膝盖都擦完后,我松了口气。宋逸用掌心在我膝上轻轻揉着伤口,这能将药性更好的发挥,可我却觉得这时候太过特别,将他的手推开要自己来。

    宋逸放下手忽然叹了口气,我奇怪的看着他。他对我说:“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医者治病不分男女性别,如果硬讲究这个,岂不是耽误了最好的治疗时间甚至人命?病人在医者的眼中是没有性别之分,这是行医的原则!”他又深深望我一眼,“你明白了吗?”

    我感到很是惭愧,原来他已经察觉了我的想法,只将我看作普普通通的病人,而我居然对他还有这样那样的顾虑跟想法。

    “宋奉御,我记住了。”我低着头说,因为对他的误会,眼睛不敢看他。

    一只手轻轻抚上我的发丝,在头顶抚摸。门口忽然进来一个人影,是晓梅。她在门口微微一顿,看着我和宋逸。宋逸见了她,示意将饭菜放在桌上。晓梅该从念儿那里得知我们去了尚食局的事,支支吾吾讲了些保重身体的话便走了。

    看到宋逸起身要给我拿饭菜,我立马拉住他说自己能行,他回头瞪了我一眼,我立刻想起他刚才说的话便乖乖靠在床上。我若再坚持,怕他说我没将刚才的话听进去,因为我现在就是他的病人。

    看着宋逸的身影在烛光下闪烁,云间的月光也淡淡撒在他身上,柔美的背影真是下凡的仙人般。我愣愣望着他向我走来,一时间忘了收神。他坐在我的床前拿着一个碗一个勺子问:“怎么了?”

    我被他一下惊醒,直摇头说没事,他也不追问,只叫我吃些东西。我看到那碗里是满满的汤水,里面只加了一些米饭,他解释说我现在胃比较虚弱,吃不得硬的黏的,吃些清淡些的便好。他还说晚上身体需要休息,吃药最好等到明天早上,熬三四次养胃的药喝下去就该好了。我听着他说这一番话,心中满满的感动。

    宋逸的好,十足是暖了我的心房。我想,像他这么好的男人,天底下没有哪个想要生活安定的女子不喜欢他吧。我也是个要安定的女子,自那日后心中也是对他有些好感,只是宫廷之女必是垂颜老死,我又怎么对他有一丝幻想。我只能感激,谢他待我的好。

    一时间的心暖如在真正的心意上蒙了一层白纱,想看又看不清,想摸又摸不实。或是这样就觉得这便是心动,而这总将铸成后面的大错。若是早知自己的心意,又何苦在之后闷闷发愁。

    这夜带着宋逸的关怀沉沉睡去,醒来时天已亮了。开了窗子,初夏的和风带着满天的甘草味吹满整个房间,我整好衣妆,开始另一端生活。

    在药屋子里放了一会儿的药子,宋逸便从外面进来。见他侧背着御药盒,不知宫中谁又生了病,早早就唤他去了。宋逸将御药盒放了,坐在桌前巨笔在纸上快速写了字,然后交给我:“柳美人今早惹了风寒,煎了药送去。”

    我接过药单子,转身去敛药,俞侍御医和田侍御医也从外面回来,与宋逸在一旁交谈。俞侍御医红光仰面道:“秦王妃有喜了!”田侍御医放了药箱子说:“这是我大唐第一个皇孙。我这就去禀告皇上,皇上定会龙颜大悦!”说着,田侍御医便出了尚药局。当我听到秦王妃有喜时,早已无心再去听宋逸与俞侍御医的话了,默默整齐了柳美人的药去外面生火炉子。可秦王妃有喜无喜,又与我何关呢?此时,我真正觉得自己是一个只一厢多情的人,居然会有这种感觉。我暗自猛然摇头,将先前某些因情不自禁不实际的幻想甩到脑后,这宫中,一天保命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在给柳美人送药的路上,我见着一排宫女太监手上端着一个个大木方盘,朝着承乾殿的方向去了,该是皇上大喜,送了一堆子的宝贝给秦王妃。我忽然想起那日愤怒的脸和放在枕下的两半玉佩。自那日后便再也没见着李世民了,我这低品的宫女本就是见不着他的,更何况秦王妃如今有了身孕,他该是多多在承乾殿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