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06章 六宫颜(二)

    我和念儿跪在地上不敢抬眼,等候柳美人问话。可是柳美人一直闭着眼也不说话,更不知我们这一跪要跪到什么时候。

    “柳美人……”

    “大胆!美人问你话了吗!”念儿刚开口,便被那宫女骂了回来。那宫女声音极为尖锐,刺得我耳朵不舒服。

    “让她说。”柳美人并不计较什么,闭着眼淡淡的说。宫女收颜退了一步:“是。”

    念儿正要开口,我立马拦了她对柳美人说:“美人,念儿讲话过于冲动,还是奴婢跟你说吧。”

    见柳美人并没有拒绝,我便细细解释起来:“今日奴婢两人错过了尚药局的用饭时间,想向尚食局要些剩饭剩菜,却见里面没人,于是奴婢们一时糊涂,私自拿起饭菜惊动了尚食局的人。大家都担心柳美人的贵体,误会我俩是不善之人,便要奴婢们来这跟美人认错。”

    柳美人缓缓坐起身子,盯着我看。

    “尚药局?”看到柳美人嘴角钩了一丝苦笑,“就算你们没做掉脑袋的事,但你们的行为在宫中也实在留不得,早晚弄出些祸端来。”柳美人缓缓说着。

    念儿一听着急了,在地上扣了几个响头说:“我们今天刚进宫,会好好学规矩。”

    我总觉得柳美人这眼神有点让人害怕,她的神情更是让人难以猜测她心中的想法。

    柳美人看了念儿一会儿,重新闭上眼轻轻靠在榻子上:“那不是宫里的规矩,而是做人的道理。既然你们娘没有教你们,那我便好好教教你们。去,到殿外跪着,没我的命令不准起来!”

    念儿面有难色,还想和柳美人讨价还价,可这宫里哪有奴婢和娘娘商量的道理。为避免另一波再起,我赶紧拉着她一同叩头说:“奴婢向柳美人谢恩!”

    那宫女跟着我和念儿出了殿门,看着我们下跪,“哼”了一声转回了殿里。她一走,念儿小声抱怨起来,说那美人看着像好人,其实心肠也是狠的。说到这我立马捂了她的嘴,摇头要她别说柳美人的是非,宫中不可乱说,更何况这是她的宫殿。念儿听了,乖乖跪在那里不讲话。

    这或许就是宫廷吧,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卷入深渊。而现在的我也只是初尝了这苦果,宫里要过的日子长,人心复杂,谁也猜不到一副笑意的皮囊里面藏着的是怎样一颗算计人的心。越是单纯就越是容易被人盯上,要么是做代罪羔羊,要么就是被借刀杀人。

    我和念儿在殿外大约跪着有三四个时辰,天已经大黑。头上已升了月钩子,柳美人自从命我们跪在殿外就再也没说过什么,好像将我们忘了般。此时,我的双腿麻木,膝盖更是没了感觉,一天未进食,胃搅在一起不停传来一阵绞痛。身旁念儿不断扭动着膝盖,我拍拍她的手要她平静一些。她转头看到我,立马扶住我的肩问:“兮然,你的脸色不好。”

    我摇摇头:“只是有些累了。”

    念儿看了我许久,还是放不下,硬是在我身上查看哪里不舒服。胃中又是一阵翻搅,我轻呵一声捂着肚子。

    “可怎么办?我去求求柳美人。”

    念儿说着要起来,我一把拉住她说:“这么晚了,柳美人该是安寝了,不要去打扰她,我过会儿就好。”

    我拉着念儿的衣服,被我揪出一大块褶皱,是胃实在痛得不得了拉得有些用力了。我尽量恢复平静,闭上眼想别的事情想要忘记身上的疼痛,可这痛总是会突如其来搅我一番,总让我不得安宁。念儿在旁边不说话,不知所措地望望我望望殿里。

    晚风很是清冷,这附近也只有夜虫的叫声,殿中本来传来些宫女整理东西的声音,现在彻底安静了,我心里暗叹这次真的要跪倒天亮了。全身都感觉很累很麻木,我竟慢慢迷糊起来,想要闭了眼躺在这殿外。迷糊间,听到远远传来脚步声,听到身边的念儿惊呼:“宋奉御!”

    我立刻清醒了些,看到宋逸阴着一张脸往这边快步走来。想到刚进来就给他添了麻烦,心中很是过意不去,只呆呆望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念儿噙着泪说了尚食局的事和我的事,宋逸低头看了我一眼,我微微撇过头去:“宋奉御,第一天便麻烦了你。”

    宋逸没有说话,可就恼的我更不好意思,垂着眼看着身边被风拂动的绿草。这时,从殿中透出的灯光一闪,只见殿门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是那宫女听到声响出来了。

    “他们是我尚药局的医佐,她们犯错我也有错,还转达请柳美人宽恕。”宋逸对那宫女说。宫女对他似乎也不陌生,只是惊讶地点头跑进殿中。不一会儿,柳美人带着一脸笑意出来,当她看到宋奉御站在我们身边时,脸上又充满了不屑。

    “柳美人,尚药局徒儿犯错,您罚也罚过了,现在我能带她们走吗?”宋逸开门见山地说,却也没地方失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