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05章 六宫颜(一)

    尚药局,因为天天来送药罐子,对这地方我已不陌生。

    进了后院,宋逸停了脚步,他指着左边的廊子说:“过去有两间房空着,不过隔的较远,你们自己商量,宫服也在里面。今日你们就先呆着,明早正式开始。”我和念儿应声,他迈开脚步便走了。

    宋逸刚走,念儿就高兴地拉着我进了廊子。她直赞这里比掖庭房子好。我看着她活泼可爱,不由担心:这深宫里面,不知道她今后还能不能一直保持这份天真的心。

    将整个廊子走了一边,两个房间的门都没有锁,大大地开着,正好看到门房正面的桌子上端端正正折放着几件衣服,这样便知道这是为我俩准备的。这两个房间真的隔得很远,一间在中间一些,另一间则靠得有些边。我笑念儿像个小孩子,胆子一定很小,就将她推进中间一些的房中,好让她住的舒坦些。在她房中随便聊说了几句后,我便往另一间去了。

    进门前,我看了看这房间的周围,虽然是是靠着边的,花草树木也一样长得很好,正好图个清静。这院子开着几株白色的春梅,这个时候正好开花。梅花下种着结着花鼓儿的月季,冬日的月季和春季的月季是完全不同的。此时的月季正好是冬去春来的时候,开着的带着白雪的苍白,闭着的,藏着春意。温暖阳光下的花香四溢,迎着阵阵轻风吹进廊子,我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顿时觉得舒坦起来。

    进了屋子,里面打扫得很干净,还有着淡淡的檀香味。定是这间太靠边很久无人住,在打扫的时候点了些檀香熏味。掩上门,我将桌上的衣服换上,这衣服的袖子不像平常那么宽大,想是因为要弄药材之类,关于人命不能拖拖拉拉,便在这两边的袖子上各加了两根带子,好将袖子收好。淡淡的紫色,衣裳很是收身,很简单的款式,一件长袖的内衫跟一件裹胸的外长袍,长度正好到脚跟,一点都不拖拉,跟进宫时穿的那套截然不同。我又照着刚才看到的几个女医佐的发髻给自己扎了一个,两边垂下的小长辫正好到腰,后面的头发用一根紫色的发带松松在背部的位置挽着。

    前几日的来回送物,我实在是有些伐了,仰身在床上微微眯了会儿眼。哪知这一会儿就是一下午,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我也不知我是做了个什么梦,也只觉得睡得空白,一下从梦里惊醒,身子摇晃得去开了门。

    “兮然,快些用饭了。”念儿也已经换好了那套衣服,显得机灵可爱,小嘴跟我催促着。我微微点头,手搓了搓眼,觉得清醒了些,便关上门随着她一道去了饭厅。

    还没进门口,里面就传来碗面碰撞的声音,进去一看,竟然已经在收碗筷了。看到我们,里面六个人都是一种神态,只瞥了一眼就干自己的事去,他们都是尚药局跟随在奉御和侍御医身边的医佐。

    念儿忽然冲过去将那个米饭木桶翻了过来问:“怎么都不留饭啊?”

    一个头上扎着两个小团子的女医佐没好声地说:“过了时间自然是没了。”

    我是听过这规矩,掖庭也是如此,只是同来的十五人相互照顾着所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次是我的疏忽,我饿着不打紧,可就拖累了念儿。看到念儿难看的脸色跟那些人看好戏的嘴脸,我上前拉过念儿:“我们走。”

    在几双尖锐的目光中,我将一脸懊恼的念儿拉了出来,身后忽然传来讽刺的一句:“要吃东西,去尚食局啊!”我不理他,将念儿拉了出来。到了院子我便赶紧向她道歉:“都怪我,连累你了。”

    念儿摇头撅嘴回头瞪着饭厅说:“那些人看我们是新来的,就给我们颜色看,想给我们一个下马威。等我以后飞黄腾达绝不放过他们的!”念儿忽然笑着拉着我,一双眸子亮晶晶的看着我说:“兮然,我们去尚食局看看吧。”

    尚食局?那可是专门给皇上娘娘皇子公主做膳的地方,一般人是不能乱闯,若是正巧出了什么事情,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哪!我皱着眉摇头,跟她说这不行。

    “我们偷偷进去,我一天都没吃饭了。”念儿嘟着嘴跟我撒娇,可我觉得这么做还是不妥,怕招惹了是非,这宫中一个不小心就是要命的事。我还是摇摇头要拉着她回去,哪知这念儿任性地很,甩开我的手就往外面跑。没办法,我只得快步去追她。她出了尚药局大门就直奔尚食局,看来是有了这念头就非做不可了。

    她偷偷靠在尚食局门口看里面,好像早就知道我会跟来,得意地朝我笑。我假怒着敲了她的脑袋,伸手去拉她,她却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