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02章 初相遇(二)

    被说的委屈,我忍着泪摇头。我不曾嫌日子苦,我喜欢这样的日子,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我没想到那许公公竟会跟踪我,而如今,我若不进宫,便是全家受罪。

    父亲瞪着我来回走了几圈,忽然拍了桌子笑得恐怖,道:“好,好!你进宫去。你在内,我们在外。”说完,父亲便快步踱出门外。我不明白父亲说的是何意思,更不知他是愿不愿我进宫。父亲这一走,入了夜才回来。我听到声响,忙起来给他热了饭菜,父亲却是进了自己的屋子任我怎么唤也不应。

    这一夜,我睡得不好。窗口的月光印在我床头,淡淡的凉意抚在我的胳膊上。明日一走,便再也见不到父亲和弟弟,更不会有自由的快乐。我不由叹气,不知那红门内的生活是否容得下我,而我又将成为怎样的结局。我翻身往墙边靠了靠,伸手拉高了被子,硬是让自己睡了会儿。

    第二日,我很早便起来了,做好些粥菜给父亲和弟弟,然后自顾在房里看着摆在床上白色绸衣。这衣服质量很好,纯白色的丝绸,上面印有几多淡色的小花,摸起来很是舒服。今天我也将要穿着这身和其他的佳人一道进宫,我们的命运也将在今天开始扭转。

    我穿好衣服后转了几圈,裙角飘起来,又很轻很轻地落下。差些忘了,我拿起床头的玉佩挂好在腰间。我不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我那天苏醒来时便带着它了。忽而撇头见弟弟趴在门口看我,我几步上前将他领进屋子坐在床边,摸摸他的头说:“姐姐走后,你要好好照顾爹,不要让他生着气。”

    弟弟一嘟嘴道:“可姐姐让爹生了大气。”

    我听了无奈,笑了笑:“总之,你可要长大些,不可再那么调皮。”

    弟弟忽然落了豆大的眼泪,拉着我的衣袖哭道:“都是弘智调皮,害了姐姐进宫去。”

    我心疼的抚去他眼旁的泪水,轻轻抱在怀里安慰。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想定是宫里的人来了。我转头看着桌子上没动过的粥菜,去敲父亲的房门。父亲不开,我只好隔着门说:“爹,女儿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房里传来苍老的抽泣声,揪得我心疼。门口的人等不及了,敲的更加猛烈,我匆匆跑过去开了大门,外面站着几个兵将和一个公公模样的人。

    “怎么这么久!”许公公阴阳怪气地说。

    我回头望望父亲的房门,还是紧闭着。弟弟哭着向我跑来,我狠心关上大门,戴好遮面的斗笠,站在一排和我打扮一样的队伍后面。队伍开始向前走了,弟弟个小还开不了门,听着他“哇哇”的哭声渐渐轻去,我也便离家越来越远。

    去皇宫还有一段路程,路上谁也不出话。许公公嫌我们走得慢,时不时催几句。出了镇子,忽然听见前面要上马车,我心中奇怪,本以为是要走到宫里去的,想不到还有马车来接。

    “好好谢谢秦王殿下,不然就凭你们几个女子,走到皇宫怕是要天黑了!”听到许公公带笑说。我抬头透过面纱看向前面,许公公在前面吆喝着,旁边还站了一人。面纱随风轻轻飘荡,虽然看不清那人的样子,但见得那身形英姿潇洒。

    “多谢秦王殿下。”女子齐声开口,声音娇气温柔。我竟只顾看那秦王,忘了道谢,不禁立马低下头去。

    “呵呵,各位都为宫中办事,这是应该的。”优雅的语调,略带磁性。

    轮到我们上马车,我低头跟着前面的佳人走。我从小都没有做过马车,心底迷糊着该怎么上去。轮到我时,只见马车前跪趴着一个人,我心想不会是要踩着人家的背上车吧?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哎,你怎么回事?你快点啊!”许公公见我不上马车堵了后面的人,上前责怪。

    “这……”我看着跪扒在地上的人不敢上脚,踩着人的背上车,甚是辱了那人,这事我做不得,可眼前偏偏又要这么做。

    正犹豫,身旁有人伸过一只手:“我扶着你,你上去吧。”

    我大吃一惊,是秦王!我隔着面纱望他,他朝我微微一笑。

    “多谢殿下。”我向他福身,在许公公惊诧的目光中,扶上他的手掌。他的手掌十分厚实,指肚和掌中有几个突出的小块,听闻秦王常常统兵大战,这手上的茧定是几年战绩的证明。

    相握的手掌忽然一紧,我顺着手掌低低望上面前的人。白纱遮掩了我的眼也遮掩了他的面,我向他点头,后脚轻轻一蹬,扶着他的手掌上了马车,在旁边的位子坐下。马车的帘子被车夫放下,我瞥向下帘的一角,看到他淡色的衣袍微微一颤,离开。

    只一会儿,车夫鞭子的抽声一向,车身震动了一下,马车便缓缓行驶起来。我静静坐在里面,握着自己的手不说话,车内还有其他三个佳人,大家都静着。过了许久,车厢里还甚是安静,我实在觉得有些无聊,侧身微微掀了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