蓂小荚 作品

第001章 初相遇(一)

    义宁二年(六一八)五月,李渊在大兴城太极殿夺位称帝,定国号为唐,隋朝灭亡。改元武德,原都城大兴赐名长安。长子李建成封为太子,次子李世民为秦王,三子李玄霸早夭,四子李元吉为齐王。

    邻里之间悄悄议论这事,这长安城昨日还是隋朝的大兴,今日便变了唐朝的长安。

    我提了衣服在溪边洗衣,听得几个妇人说起,当年李家破了长安后,不伤一人一畜,此乃明君之为。而现李家天下,百姓也愿能得个安宁。

    当年的事,我并不知晓。我醒来时,已是睡了两天两夜。我是被咕噜噜的轮子声震醒,发现自己躺在一辆板子拉车上,身边坐着一个小男孩。他见我醒了,立即叫起来:“姐姐醒了,姐姐醒了!”

    车子立即被停下来,一个满脸皱纹衣着褴褛的男人过来看我。见到他眼中的苍老与悲伤,我不由唤了一声:“爹。”那个男人目光一顿,然后高兴的应了我。他说:“爹带你们出城,爹死也会保护你们的。”

    那日之前的事,我是真的忘了,想了几天还是一片空白。父亲说我是生了病,烧了脑袋才忘了事情,他也常常看着我自言骂着李家军,他说若不是他们我便不会这样。他看我的时候总带着愧疚和心疼,但我对失忆并不觉得难受。

    我叫莫兮然,这是父亲告诉我的。父亲还说,娘在我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留下弟弟和我。李家军攻破大兴后,他就带着我和弟弟逃命。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逃命,这旧时的大兴城好像也只有我们在逃命。然而,那个时候要出城显然是不行的。李家军刚破城不久,进出搜查极严,父亲在城门口徘徊了好几日都不敢带着我们出去。他说,他死了不要紧,可不能连累了我和弟弟。

    “危地既是安!”最后,父亲说了这句后,带着我和弟弟去了城中最边上的镇子。家里日子还算很不错,只是娘亲早已经不在。父亲会医术,自己开了个药铺子,专门给人治病买药,我也常常在后院帮忙晒草药煎药。每日清晨,父亲与弟弟便上林子山坡采药,我便将药材整理晒干,这样的日子也是不错。

    就这么过了半年,我的记忆也只有这半年。天上星河转,我命已定盘。常常会望着星空想:在这个天空的某一处,会不会有一个曾经相识但被我忘记的人。之前的那十三年,我便是如今这样孤独得没有一个相识的朋友?我是真的记不得了,那十三年,在我脑海中是一片空白。

    收回思绪,我提手撩了撩水中的衣服,那几个妇人已转了话题聊家常的事情。私下讨论国事,是要受斩的。

    我提了洗好的衣服往家里走,远远就看到父亲坐在门口的石头上,望着远处出神。见我来了,便收了目光偷偷移到我身上。我晒衣服的那会儿,他便看着我晒,我做饭那会儿,他便看着我做。吃饭的时候,父亲也是魂不守舍的随意吃几口。我觉得奇怪,问:“爹,你这是怎么了?”

    父亲叹气,说:“今日,定国号为唐了。”

    我不由说:“军国机务,事无大小,文武设官,位无贵贱。我觉得当今皇上做的甚好!”

    父亲忽然从凳上起来,对我一脸怒道:“全都是装的!以后你若再提起李家人的好,你……你便不要我这个爹了!”

    父亲说的实在不公道。衣下弟弟轻轻拽了我,给我使了个眼色叫我不要说话。再看父亲气得脸色涨红,我便赶紧夹了菜放在他碗里,“不说便不说罢!我以后都不说了,我不会不要爹的。”

    父亲平静了些气息,说:“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之前做饭时,家里浅了米,我打算去镇上。这时,弟弟跑来抓着我的衣袖硬是要与我一道去。想来他还未去过镇上,我便再三嘱咐不准闹事,带着他一同去了。路上,我一直紧紧拉了他的手,这孩子本就好奇心重得很,我反被他拉得到底乱跑。

    “弘智,你慢些走。”我将他拉了回来。他望着镇上五彩八花的玩艺儿一脸兴奋:“姐姐,镇上有趣的很,下次还要带了我来。”

    我刮了他的鼻子说:“你可乖乖跟紧我,莫要丢了。”

    我拉着弟弟的手在街上走,弟弟还是淘气的很,一点都没有收敛。进了米铺,弟弟看到外面的花脸面具,一下又冲了出去。见他在铺子边上,我便时时看他,一边在铺子里买米。忽然好似觉得一直有人盯着我看,我回头见铺子老板正上下看我,他见我回头又见我一副吃吓的样子赶忙与我解释说:“兮然,你这时候上街可要小心,这镇上正好在找你这般年纪长得又漂亮的女孩子。”

    因常常在这里买米,铺子老板算是与我熟悉。他好意提醒,并叫我赶快回家,米照常次日送到我家中。我道了谢,拉了还在看花脸面具的弟弟走,弟弟却是迷上了那花脸面具,嚷着要买那花脸面具。

    “姐姐回家给你做一个,比这里的花脸面具好看一百倍。”我硬拉着弟弟走。弟弟在我手里挣扎,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