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脱小哥 作品

第二百五十七章 爱请深爱

    “赴约?哈哈哈……”南宫樾越加觉得好笑,笑声回荡在这一处空间之内,久久没有停下。

    他说:“云洛情,你知道朕约你到此,所为何事吗?”

    云洛情回答:“当然知道。”

    似乎有些惊讶于云洛情竟然知道他叫她来的目的,眉梢一挑,问道:“是什么?”

    云洛情扬起左手,在她左手的食指上,有一个蓝宝石的戒指,上面有一个奇特的徽章,代表一个家族的族徽:“你想要的是它。”

    南宫樾看云洛情的眸光中逐渐变成了欣赏:“你果真聪明!”

    云洛情也笑了一下,戒指是南宫冷易临走之前交到她手中的,为的是以防往后她在北冥遇到危险,用此戒指可以保全自身。可是现在南宫樾要用云隐来问责四国之战,其中一个目的也就是要杀云洛情,这个戒指必定不能放在云洛情手中。

    云洛情朝南宫樾身后看了看,开口:“你刚才是在南宫冷易的陵墓里吗?”

    南宫樾面色不动,他既然敢把云洛情约到此处,就不会顾忌皇兄对她的情谊,云洛情此时还想用皇兄来当挡箭牌,似乎算错了。

    然而云洛情并没有想用南宫冷易来阻止什么,只见她将食指上的戒指取下,放在手中:“这个戒指原本就属于北冥,我并未打算用它来庇护什么,即便你今日不来找我取回,我也打算将它还给你。”

    南宫樾完全没有料到云洛情竟然一句话也没有多说,直接就将戒指还给他,当然,他心中并不相信云洛情会如此轻易的将戒指还回来,或许她只是缓兵之计,或许她只是骗他的……南宫樾想过多种可能性,但是戒指此刻就距离他五尺,只要他走过去伸手就能拿到,他却突然愣住了。

    他手上永远摇着的玉骨扇慢慢停了下来,有些看不穿面前的这个女人。不知她是太过自信还是另有阴谋。

    “怎么?怕我会暗算你吗?想必这个皇陵中藏在暗处的血隐卫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北冥皇对自己的血隐卫如此没有信心吗?”云洛情冷笑了一下。

    “咔!”玉骨扇收起,南宫樾沉吟片刻,朝着云洛情走了过来,与此同时,青宁也极为警惕的盯着南宫樾。

    云洛情看着南宫樾走到她面前站定,并没有想动手的预兆,便将手中的戒指交还给他,南宫樾拿到那枚戒指仔细看了一下,确定戒指是真的,便转身走开。

    青宁刚刚放下警惕,就听到一声巨响,云洛情和青宁抬头往上看,只看见一条手臂粗细的长藤,“嗖”的一声,划破虚空,从四面八方朝她们打了过来。

    长藤来得太突然,除了闪躲之外,她们没有别的办法。

    “趴下!”云洛情第一时间抱住身边的青宁,笔直的往地上倒过去,一个翻滚避开了藤条抽打的范围。

    “啪啪!……”

    藤条像有双眼睛一样,从高处飞下来,如同一条游龙朝她们所在的位置狠狠的抽打过去,人避开了,便直接抽打在地上。

    地上被打出一条深深的凹痕出现,可行而知若是藤条打在她们身上,定然会皮开肉绽。

    但是藤条一波接着一波,根本不给她们喘息的机会,云洛情和青宁二人像是从灰里打滚一般,狼狈不堪。

    近半个时辰藤条才停下来,云洛情和青宁却不敢妄动,更不敢放松警惕,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确定藤条不会再出现,才才小心的从地上爬了出来。

    云洛情抬起左手看了一下,刚才被藤条带起的劲风刮中,好在只是皮外伤,而青宁除了手上之外,右边脸颊上也有一条血痕。

    到此时,云洛情才发现南宫樾不知何时已经失踪了,毫无疑问,这些藤条是南宫樾之前就已经准备好的机关,为的就是摆脱她,但是令云洛情没有想到的是,南宫樾竟然放弃了抓她的大好机会。

    云洛情随身带有伤药,青宁把白色的药粉洒在伤口上处理好,疼得嘴唇发白,却没有吭一声。

    从皇陵中走出来已经快到了凌晨,气温还很凉,青宁因为在陵墓中受了点伤,由云洛情牵着她走着,忽然,云洛情感觉眼前晃了一圈黑晕,精神有些恍惚,脚步一顿。

    青宁侧头看着云洛情:“小姐,怎么了?”

    云洛情停了一下,片刻之后又觉得无碍,遂摇头继续朝前走。

    可是继续走了第八步的时候,青宁突然晕了过去,朝地上栽去,云洛情忙蹲身下去叫青宁,叫了一声没有反应,便去扶她,可是人还没有扶起来,云洛情自己也倒了下去。

    随后,从暗处的树林中出来一辆黑色的马车,从车上下来两个黑衣男子,下车之后便将云洛情抬上了马车,而旁边的青宁便没有理会,马车行驶离开之后,在林中的的一棵大树下有两具尸体,正是澹台聿派来暗中保护云洛情的隐卫。

    北冥玄武帝继位三年,四国会晤之期,北冥皇南宫樾以云洛情问罪于天下战祸,四国齐聚,百万军队将“罪魁祸首”围在中间。

    直到这时,云洛情才终于明白,从始至终,南宫樾的目标都是她,以云隐为诱饵,不过是想钓她上钩,如今的局面,已经无法逆转。

    东南西北四方分别是东爵、南岳、西楚、北冥四国的军队,云洛情被绑在中央的十字架上,等候着宣判。

    所有人都将她视为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将士更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四方之间的谈判尚未有结果,不知哪个军队的士兵之间有了不和,开始吵闹,随之便发生了规模性的暴乱,双方打了起来。

    上百万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乱了起来。

    在混乱之中,捆绑云洛情的绳子被割断了,墨歌上前来湖州她。

    “太子妃快走!”

    此时青城也到了,两人一左一右护在云洛情身边,可是要杀云洛情的人实在太多,青城和墨歌随后都受了伤,而此时澹台聿被多方的人拦住,根本没有办法来到云洛情身边。

    而此时,容离出现了。

    “洛情,快走!”

    容离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匹快马,将云洛情扶上马背,十分不忍的一掌打在马肚子上,马儿疾驰而去,连同他最不舍的人,快速离去。

    云洛情连连回头,想要下马,但是马儿被战争吓得惊慌至极,根本停不下来。

    不知跑了多久,终于跑出战争的波及场地,马儿被跑累了终于停了下来,但是随之出现的,是身穿北冥守卫服饰的血隐卫。

    ……

    南宫樾在养心殿呆了整整一夜,在他身后的案桌上,摆放的是一幅画,皇上颜色无双的女子正是云洛情,在画的左下角有一个繁体的印鉴,落款是南宫冷易。

    “皇上,宫门口有一个老头说是想见您!”守门的禁卫军来禀报道,心中忐忑难安,一般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