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岁月静好,你我…

    冬去春来,很快又到了夏天。烈日炎炎,焦灼的温度道。

    曾经的纨绔少年,如今也成了独当一面的男人。

    他知道其实况琴一点都不想做这个皇上,是为了他才做出妥协。

    他更清楚况琴坐在这个位置上将要放弃的东西,自由,梦想,还有凌薇。

    而他之所以不能再回来,是因为一旦再见,况琴好不容易坚定的决心就会有所动摇。

    说到底,人在选择了某一样的时候,理所当然就会负了另一样。

    这世上没有两全之事,这是他们这一行人最清楚不过的一个事实。

    莫麟全程没有说话,只执意架起了车,直到将他们送离开了边境,才头也不回地离开。

    容骁知道,他有很多话要说,对自己,对青墨。

    可是临别之言总是会让人伤感,既然身为男子,就该习惯这种无言以对的局面。

    此处无声胜有声,大抵便是如此。

    苏青墨见容骁忽然静下来,自己也不再说话,只窝在他怀中,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自己也越发平静。

    “族长那边,真的没有异议了吗”

    少顷,闻得容骁开口,苏青墨抬眸,就见他眸底掠过一丝异色。

    许是幸福来的太快,所以让人始料未及。

    这种患得患失的心理她无比清楚,是以“恩”了一声,将手环在容骁腰身:“你已经不是皇帝,自然不用再遵守他们的规矩。而我毕竟身为圣女,又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个,我说很多规矩都该改改,他也没什么意见,帮我去说服其他人了。”

    “他心里应该都清楚吧”容骁问道。

    “活了这么久,该是见惯了这些。不过他说,有情人要终成眷属才好,当日逼得我们分离,是他认为这天下大任唯有你才能承担,可他也没想到,你会甘愿放弃那些,重归凡尘。”

    当局者迷,尤其是手握重权的人。

    他们曾经见过的不少人,如容湛,如肖瑾尘,不都是将自己迷失在了权力的洪荒中,所以才没了回头路

    容骁闻言低声一笑,薄唇在苏青墨额上一吻。

    “那是因为,比起天下和权力,我还有更在乎的东西。”

    情话听了太多,却远没有此刻千帆过尽之后才有的这种感触。

    不知怎地苏青墨就莫名红了眼,这结局来的太过不易,想想曾经走过的那些路,越发觉得,还好如此。

    “听说,莫胤和岚儿已经成亲,莫笑做了他们的证婚人,明明是个征战四方的将军,眼下却成了管家,整日里替他们两口子擦屁股。”

    “皓月依旧是往昔的模样,虽然皇宫还在,但已经被开辟成了园林,老百姓们很喜欢进去游玩,我想如果父皇还在世,应当会很欣慰看到这一幕吧。”

    容骁单手顺着苏青墨的长发,闻言并没有说话。

    “月影跟纪公子一个月前已经去了珉合城,阿晴嫂来信说,月影最近总是喜欢吃酸,我估摸着以她那么主动的性子,两人怕是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摆酒。”苏青墨轻笑一声,突然叹道,“你看,善人总是有善报的。”

    总觉得苏青墨这句话里充满了落寞,容骁心念一动,抚着她长发的手也微微顿住。

    “珉合城现如今一扫之前的惨状,变得越发热闹。晓晓跟我说月影给他寄了好多小玩意儿,整日嚷嚷着叫我带他去玩。”容骁接过话,自然道,“原本还想着让景清蓝他们管理那边对不对,现在看来,落叶归根,总是没错。”

    苏青墨抿嘴一笑:“不过要是没有阿时跟景清益,珉合城应该还会更加不错。”

    “这话怎么说”容骁挑眉。

    “你不知道吗,那两个小子现如今可是珉合城有名的纨绔公子。仗着自己的姐姐跟大哥,整日里为非作歹。不是调戏良家妇女就是欺负人家孩子,我听说他俩为此都被揍了好几顿了,可还是屡教不改。”

    容骁嗤嗤笑道:“依我看,这两个混小子在一起最好。”

    “是啊,如此,也让景清蓝跟繁花省了心。”

    提起景清蓝跟叶繁花,苏青墨的声音明显一低。

    察觉到容骁揽在自己腰身的手微微紧握,她忽然低低叹了口气。

    “听说,景清蓝跟繁花的孩子已经一岁多了。繁花给孩子取名叫做念川,景清蓝没有否决,我想,他们应该也很想念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