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销魂 作品

爱的延续……

    <!-- 翻页上ad开始 -->

    尉迟寒风搂着苏墨往寒风阁行去,边走边说道:“看来,是要给千千寻门好亲事了!”

    苏墨惊讶,眸光猛然看向他,见他依旧的一脸淡然,唇角扬了扬,心中哀然。

    尉迟寒风牵着苏墨的手漫步在王府的花园小径上,满园的花已经开的甚好,荷塘里的莲花随着风轻动,在水里荡漾起了一层涟漪。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苏墨轻声问道。

    尉迟寒风倪了她一眼,菲薄的唇轻扬,淡淡说道:“千千只是过于依赖心儿了,试想……从专属到了分割,对于千千霸道的性子,你认为她能接受吗?她这性子……倒像那南朝郡主!”

    苏墨拧了拧秀眉,轻叹一声,随即问道:“可是,桀哥哥却非那郡主的兄长,而心心……”

    “不管是不是,给她寻个良人,割舍了她心里的念想,她总会有明白的一天!”尉迟寒风的步子缓慢,狭长的眸光看向远处,岁月变迁,不变的是这王府里的风景和他及墨儿相携的身影。

    “如你这样说,我心里到是担心起来……”苏墨拧眉。

    尉迟寒风笑了笑,戏谑的问道:“怎么?怕千千和那郡主一样轻生?!”

    他看着苏墨蹙了眉,笑容加深,说道:“放心吧,我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苏墨侧眸看了眼,问道:“那你心里有人选吗?”

    “人选嘛……”尉迟寒风沉思了下,方才说道:“倒是有一个,就是怕你不同意!”

    “哦?”苏墨轻咦,问道:“是谁?”

    “二皇子!”

    “浩轩?”苏墨轻轻惊了声,暗暗蹙眉,缓缓说道:“嫁给浩轩……千千的性子能够应付吗?”

    先不说别的,就这后宫的争斗恐怕她也应付不来!

    “你担心的也是我担心的!”尉迟寒风轻叹一声,说道:“不过,我能看得出,浩轩对千千有感情,加上心儿以后入住朝堂,不管与公与私,浩轩总不能欺负了千千去!”

    苏墨没有说话,只是在思量着。

    适时,二人步到了凉亭,尉迟寒风拉着苏墨在石凳上坐下,接着说道:“如今天下,不想让千千受苦,不论下嫁到南朝还是北国,我都不放心,走的远了,不如放在身边来的安心,再说……就算是南朝和北国,也避免不了后院争斗,一生一世一双人……太难!”

    说着,眸光深邃的看着淡然的苏墨,修长的手中轻轻拂过她已然气的吼道,眸光倔强的迎上尉迟寒风的阴冷,毫不畏惧!

    “嫁或不嫁,由不得你!”尉迟寒风冷冷说道:“萧隶,在这段时间里,给本王好好看着郡主!”

    说完,根本不理会尉迟千千,拉着一脸担忧的苏墨转身离去。

    尉迟千千咬着唇,随即看向尉迟黎,只见他一脸的淡定从容,轻叹的转身离去,随之……西门**儿也跟着离开。

    “郡主,请!”萧隶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尉迟千千暗暗愤怒,小小的心里已经做了个最坏的打算,可是,她的计划还来不及实施,就被狠狠打破。

    夜晚的风有些凉意,看上去天空黑沉沉的,竟是要下雨的迹象。

    尉迟千千收拾着包袱,决定离开,她的心里很难过,她不想嫁个尉迟浩轩,心心明明知道,可是,全然不理会,他自从有了**儿,就再也不**她了……

    想着,收拾东西的手滞了滞,晶亮的眼睛里氤氲了一层浓浓的水雾。

    “吱呀”一声传来,尉迟千千顾不得是谁,赶忙将包袱塞到了锦被里方才回头看去,只见尉迟黎一袭白色锦袍立于内室的门口。

    “你来干什么?”尉迟千千问道,随即头瞥到了一侧,竟是一副不想看到他的样子。

    尉迟黎也不介意,眸光清淡的看了眼凸起的锦被,径自走到圆桌前,在鼓凳上坐下,不疾不徐的为自己倒了杯茶水,浅啜一口,看也不看尉迟千千的淡漠说道:“想要逃开?”

    “不用你管……你管好你的**儿就好了!”尉迟千千负气的说道,她的行径,从来没有逃过心心的眼睛。

    尉迟黎依旧没有看她,手中轻轻转动着茶杯,缓缓说道:“是我提议浩轩去请皇上下旨赐婚的!”

    尉迟千千听了,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良久,方才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意见,凭什么就这样把我塞给别人?”

    尉迟黎放下杯子,眸光柔和的侧倪了眼,缓缓说道:“就凭浩轩对你有情,就凭嫁给他……你不会吃苦!”

    “腾”的一下,尉迟千千从**上猛然坐了起来,怒吼道:“我不嫁,我谁也不嫁……”

    尉迟黎也站了起来,阴沉的说道:“圣旨以下,岂能容你抗拒?你嫁也要嫁,不嫁也要嫁!”

    尉迟千千看着一脸阴霾的尉迟黎,惊愕的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对她如此重的口气,他甚至从来不会勉强她,“心心……你就这么希望我嫁吗?”

    凄然的话溢出,尉迟千千眸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尉迟黎,好像在奢望着什么一般,眸光炙热而无奈。

    “是!”尉迟黎坚定的说道:“如果你嫁了,你还是我的妹妹,如果你不嫁……从此,你不在是我尉迟心的妹妹!”

    说完,眸光凌厉的看了眼呆愕的尉迟千千,拂袖离去。

    他来,只是要表明他的立场,也是为了彻底切断千千心里那段理不清的思绪。

    尉迟千千颓然的坐在**上,尉迟黎临走前的那句话萦绕在心间,他给她说:不是他尉迟心的妹妹!

    不是黎,是心!

    呵呵!

    尉迟千千自嘲的笑了笑,泪水溢出眼眶,哽咽的自喃道:“既然如此,我就如你所愿……而你也要为我一辈子的不幸福愧疚到老!”

    这就像一个怨念一样跟随在尉迟千千的心里,多年后,她依偎在尉迟浩轩的怀里,二人相携看那夕阳时,回想起来,笑说自己年幼时的幼稚!

    但是,尉迟黎却真的带着愧疚到老,却不是因为尉迟千千,而是因为西门**儿……

    就在尉迟千千大婚后不久,苏墨的毒再次发作,尉迟黎用上次的方法为她二次疗毒,当那满头的白丝褪去,换上的是犹如锦缎般丝滑的黑发时,大家的心不免都松了口气。

    就在他回到药室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只见西门**儿全身渐渐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