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mm 作品

第955章 容棱不愿意“三人行”

    晚上再去流连巷时,整条街道,都与白日截然不同了。



    虽说白日也营生,但到底晚上才是最好的时候,端听那不息不止的男声,与四周不断充斥的女子娇滴轻吟,欢声笑语,便看得出,这里的欢事,此时尚才开始。



    柳蔚下了马车,身上那套玄黑的衣袍,与容棱那套看起来五六分相似,但两人一个身形纤瘦,一个身姿挺拔,腿长个儿高,看着背影,就透着浑然不似的两种味道。



    有眼力的迎门姑娘,最会从客人的衣着打扮看身份,瞧见两人,登时好几家的姑娘都迷了眼,娇笑着就走了出来,贴服着唤道:“公子瞧着好眼生,可愿与奴家说说闲话?”



    柳蔚不一会儿功夫,便被七八个女子围上。



    嗅到她们身上混杂的脂粉香,柳蔚摸了摸鼻尖,正要说话,手腕便被一股力道攥住。



    柳蔚回过头,就瞧见容棱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



    容棱身边也围了不少女子,但因他看着冷面,姑娘家也不敢靠得太近,只柔声试探,此刻,却看他明显不虞,姑娘家更不敢上前,只又退了半步。



    容棱拉着柳蔚,像是拽着一位家弟,也不管那聚集不散的烟花女子,直接拽着人往“一点红”去。



    一点红的迎门姑娘看到此景,立刻见牙不见眼,娉娉婷婷的挤开争客的别家姑娘,尾随着便跟了上去。



    柳蔚小声问容棱:“你怎么了?心情不好?”



    容棱没做声,只瞥了她一下。



    柳蔚又问:“是付子辰又跟你说什么了?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而且,他惹你不高兴,你冲我甩什么脸色?”



    容棱心情的确不好,但这不好绝不是因付子辰,一个付子辰,几句酸里酸气的挑衅之言,尚激不起他的怒气。



    真影响心情的,唯柳蔚一人可矣。



    但这当事人,却全不自知。



    迎门姑娘很快追了过来,犹豫一下,没敢靠近容棱,却靠近了柳蔚,一上来就挽住柳蔚的胳膊,娇滴滴地说:“公子走得好快,可是心急,莫非咱们一点红里,还有公子的老相好?这般心急火燎的,是看不上奴家呢?”



    柳蔚又嗅到女子身上的香气,但因着只有一人,没有多味重合,倒也不算难闻。



    柳蔚想去后院,借这女子进去,是最合适的,便也按下耐心,反手握住那姑娘的手,轻声说道:“国色天香,在下怎会看不上?”



    迎门姑娘被柳蔚这通夸奖说的满脸娇红,又感觉到手指被握住那温暖的触感,心头激荡,直接就贴身过去,身上薄薄的衣裳根本盖不住什么,那玲珑有致的躯体直接压在柳蔚臂弯,轻轻地说:“公子,外头好冷,可愿与奴家回房歇坐,再喝两杯热酒,暖暖身子?”



    柳蔚顺势搂住女子的肩膀,将女子抱得紧紧的,贴着女子的耳朵说:“但凭你来做主。”



    气音绵长,呼吸相融,只听得姑娘耳根发烫,双腿发麻。



    两人情投意合,相看对眼,放在普通人身上,那就是要共度春宵,一夜笙歌的意思。



    迎门姑娘知情识趣,立马就挽着新客人要去后面厢房。



    柳蔚顺势而为,又想到容棱还落着单,就回头,对他道:“兄长一起吧。”



    迎门姑娘方才还娇羞的脸,这会儿更是红了,要一起,那就是三个人一起,青楼楚馆,三四个人一起的乐子也是常常有的,但眼前两位,皆是容貌上等,衣着不凡,能与这两人一起,这可是她的运事。



    迎门姑娘当即便欲迎还拒地抬眸,又看了容棱一眼,眼中波光粼粼,似是非常渴望。



    容棱的面色依旧沉着,瞧着柳蔚游走花丛,手段老辣,情话更是张口就来,心里的郁气,再是堵不住。



    浑身的冷气,嗖嗖地直往外冒。



    他的不虞之意若是浅了,脸上是看不出的,这是皇家子弟的本事,喜行不露于色,但不虞若是深了,那就是谁都能感觉得到那股阴风吹刮,只刮得人头皮发麻,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