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0:与所有人为敌

    “初云哥哥,你开门!开开门……”

    “初云哥哥……”

    “是我!小晴啊!”

    宋晴洛听说席初云回来,急忙赶到席家,可不管她怎么敲门,席家紧闭的大门,始终没有打开的意思。

    宋晴洛在门外喊的嗓子都沙哑了。

    “初云哥哥,我是小晴,你开开门……我要见你,初云哥哥……”

    宋晴洛伤心地哭了起来,“初云哥哥,你为什么不开门?我想见你……在你失联的这段日子,我想你都要想疯了。”

    “初云哥哥,你是不是因为我爸爸的事,迁怒我了?所以才不见我……”

    “初云哥哥……”

    宋晴洛蹲在门外,抱住双膝,在冷风之中放声痛哭起来。

    慕容兰在客厅的监控视频上,望着门外蜷缩一团哭着的宋晴洛。

    席初云也不耐了,想在家里好好陪一陪慕容兰和关关,宋晴洛却跑来搅局,真是让人厌烦。

    “我去将她轰走。”席初云道。

    “还是我去吧。”

    慕容兰一个侧身,拦在席初云面前。

    “小兰,外面很冷。”席初云道。

    他也不希望,慕容兰接触宋晴洛。

    慕容兰挑挑眉梢,“掐断丈夫在外面的桃花,是我这个妻子应该做的。”

    席初云的唇角抽搐了一下,见慕容兰坚持,只好拿了外套,裹在慕容兰身上。

    “你去吧。”

    见到席初云吃瘪的脸色,慕容兰咯咯笑起来。

    席初云还不放心,让华姨赶紧跟着。

    “外面路滑,小心搀扶少奶奶,千万别摔着。”

    “是,少爷。”

    华姨笑呵呵搀扶住慕容兰,小声对慕容兰说,“少奶奶,你看少爷多关心你。”

    慕容兰抿嘴一笑,明眸之中光彩滟滟。

    慕容兰和华姨出门,身后还传来席初云的嘱咐,“小心一点。”

    “知道啦。”

    席初云不禁摇头,她一副生怕他和宋晴洛再有半点接触的样子,还真是看得紧。

    席家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宋晴洛激动万分,但当看到出来的人竟然的慕容兰,而不是席初云,整个人都火大起来。

    “慕容兰,初云哥哥呢?我要见初云哥哥!”

    宋晴洛喊着,就要往里面冲,两名保镖赶紧上前,将宋晴洛拦住。

    华姨也赶紧挡住在慕容兰身前,生怕宋晴洛张牙舞爪的样子,伤到慕容兰分毫。

    “慕容兰,是不是你不让初云哥哥出来见我?”

    “你们放开我,放我进去!我要见初云哥哥!”

    宋晴洛不住在保镖手里挣扎。

    “对!你说的没错,确实是我不让他来见你。”慕容兰道。

    “慕容兰!你凭什么不让初云哥哥见我!我要见初云哥哥,快点放我进去!!!”

    “初云哥哥———”

    宋晴洛开始对着里面大声喊,“我是小晴啊!我来看你了初云哥哥!”

    “初云哥哥,你出来见见我吧……我好想你啊初云哥哥……”

    宋晴洛的声音,又哽咽了起来,“自从你回来,我还没有见到你……你知不知道,知道你还活着,我有多高兴……”

    “初云哥哥,让我见见你吧……就一面就好……”

    “你走吧!不要再来了,他不会见你的。”慕容兰声音冷漠。

    宋晴洛怨毒的目光,射向慕容兰,“慕容兰,你到底有什么资格?凭什么,干涉初云哥的自由。”

    “就凭我现在是他的妻子!”慕容兰道。

    “你当你是谁?在初云哥不在的这段日子,守护住了席家,你就是功臣了?这些我也做得到!为了初云哥,我连命都可以不要,你做得到吗?”

    “宋晴洛,给自己留点尊严吧!不要以为初云对你念着点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就当作是爱情。”

    “他不爱你!也不可能爱你。”

    “你说什么?我不相信,不相信———”宋晴洛用力推开身边的保镖,就冲了上来,指着慕容兰声音尖锐地大喊。

    “慕容兰,你有什么好拽的!以为顶着一个肚子,就能得到初云哥的全部?你肚子里怀着的,还指不定是谁的野种!”

    “你别忘记了,当初你和司海在酒店幽会又去医院堕胎的事,还没说清楚呢!”

    “……”

    慕容兰的心口,就好像被戳入了刀子一样。

    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席初云也再没有提起过,她也渐渐遗忘了。

    “宋晴洛,撒泼够了,就赶紧滚!”

    宋晴洛忽然大哭起来,“我知道!现在我们宋家落魄了,父亲也重病不起了,你们都看不起我了!即便是这样,你们也休要觉得我任人欺凌!我们宋家,还有人,我哥哥还活着!我们宋家会东山再起的。”

    “宋晴洛,我今天不妨明白地告诉你,你不会有任何希望,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不要再做让自己颜面尽失的事了。”

    “今天即便是初云出来见你,也会和我说一样的话!从今往后,不要再来找初云了!”

    慕容兰说完,让人将大门重新关上。

    宋晴洛被挡在了门外,一个人在冷风之中站了很久,泪水在脸颊上仿佛都结成了冰。

    她恨得双拳紧紧握着,浑身都在不住颤抖。

    她不相信,自己就这样没有了任何希望。

    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泄,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这个时候,她的手机响了。

    “小姐,找到米米的下落了。”

    宋晴洛恨得面目狰狞起来,“抓到那个贱人,给我往死里打!”

    她挂了电话,一阵咬牙切齿,“米米,若不是你这个贱人两面三刀,谎话连篇,我怎么会失去回到初云哥哥身边的机会。”

    她将一切的过错,全数归咎到米米身上。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