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越 作品

第74章 拼酒,难得遇到对手

    “好巧……”

    顾若熙不知为何会在面对苏雅时,会笑得这么勉强,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了似的。

    苏雅却笑得很灿烂,站在顾若熙面前,她的个子本来就高,又穿着高跟鞋,让顾若熙在漂亮又有气质的她面前,顿感渺小。

    “他陪殷少喝酒来了?”苏雅虽是问着,口气却是肯定。一声“殷少”唤的那么亲切熟络,可见她和殷凯之间关系很好。

    莫名就让顾若熙有一种强插足进入陆羿辰世界的错觉。僵在那里,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苏雅却依旧笑着,带两分醉意,妩媚的眼波光彩滟滟。

    “你千万不要误会,我是怎么知道的。殷少最喜欢来华都喝酒,而你和……辰结婚后,你不介意我还这么称呼他吧。”

    顾若熙赶紧摇头。

    “你们婚后,我们就再没通过电话了,我是猜到的。因为天天在报纸上看到你们形影不离,你在这里,辰肯定也来华都了。”苏雅的声音很温柔,听不出什么异样,眼睛里的笑意却有些恍惚,继而又恢复平静,柔柔地望着顾若熙,就像一个看着小妹妹的大姐姐,温暖又亲切。

    “我们……”顾若熙垂下眼角,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去说,转念想了想,似乎也不用跟苏雅解释什么。即便解释,也应是陆羿辰,而不是她。

    “对,他也在这里。”顾若熙平声道。

    苏雅笑得更加美丽灿烂,就好像在强力伪装什么似的,“我也是跟我未婚夫一起来的,这种地方人多混杂,他不放心我一个人过来喝一杯。”她笑着对顾若熙挥挥手,“我要去洗手间了,不然我的未婚夫要等急了。”

    苏雅勉强踩着高跟鞋,这才稳稳地走入洗手间。

    顾若熙一听祁少瑾也来了,就好像听到狼来了的兔子,赶紧四下看看,见走廊只有待命的服务员规矩站着,匆匆跑回包房。

    一进门就看见乔轻雪在给殷凯道歉,“方才急着上洗手间,让殷少久等了。我自罚三杯!殷少若觉得还不能消气,我就自罚五杯。”

    说着,乔轻雪就倒了五杯酒,一口气往下干。

    殷凯不悦的脸上,终于多了一小点的兴味。因为乔轻雪豪气万千的口气,很对他的胃口。但还是不能完全消火,丢给乔轻雪一个难题,“看你这么有诚意,还有小嫂子的面子在,我可以原谅你。不过,你得把这里的酒全部都喝光。”

    后半句话,殷凯一字一顿咬得格外清晰,不似平时说话时还带着点英国腔。

    乔轻雪擦干唇角的一抹酒水,望着满满一桌子的啤酒,即便酒量很好,也生了一分怯意。

    顾若熙赶紧冲上去阻止,却被陆羿辰搂着肩膀坐在沙发上。

    “殷凯难得遇到对手。”陆羿辰唇边的玩味,笑得那么明显,端着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你。”顾若熙愤愤的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抱得很紧,根本起不来身。

    “听说华都来个千杯不醉,应该就是你朋友吧。”他凭借惊人的记忆力,已经认出曾经匆匆一瞥的乔轻雪,正是顾若熙的死党闺蜜。在这种场合再遇,他知道顾若熙会为好友感到尴尬,但更想看到,殷凯能否被这个乔轻雪打败,搓搓锐气,也是无聊时的一个笑料。

    乔轻雪暗暗咬咬牙,直接爽快一口答应,“别的不会,就会喝酒。”乔轻雪坐下来,开始倒酒,“听说殷少的酒量也非常好,华都没一个人是对手。今天我还真想较量较量,看我们谁的酒量更好!”

    乔轻雪四两拨千斤,让殷凯都没有拒绝的借口了。

    殷凯好看的蔚蓝色眸子里,掠过一丝狡黠。他当然看出乔轻雪的小心思,若真开口拒绝,倒显得他害怕。生平第一次遇见胆敢与他拼酒的,还是个女人!这些年,在酒吧这种场合打滚,可以说泡在酒缸里混迹多年,从未遇到对手。今天有意思了,不拼一把,岂不可惜。

    “好!正巧陆少和小嫂子可以做我们的评判。”殷凯说着,便开始倒酒。

    乔轻雪就又说了,笑盈盈地眸子里,精光闪闪,“方才我已经连干五杯,公平起见……”她拖着长音,没有说下去,见殷凯眉心微微一皱,她赶紧笑得更加绚丽,忙声道,“方才怎么能作数,那是我对殷少表达的歉意。”

    话虽如此说,乔轻雪漂亮的大眼睛却在殷凯身上轻轻一带,唇边隐约的笑意便有些深了。

    乔轻雪的小动作,不仅殷凯看了个清楚,陆羿辰也看入了眼中,暗道一声“有意思”,轻声对怀里不安的顾若熙说,“你的这个朋友,可比你聪明多了。”

    顾若熙撇撇嘴,斜睨陆羿辰,“你是想说我笨喽?”

    陆羿辰挑挑浓黑的眉宇,“我可没这么说。”

    殷凯明知道乔轻雪在激他,但就因为她的那句话,不得不明知圈套还往里跳,口气带着两分狂妄地道,“我殷少怎么好意思欺负你个女人!我两杯,你一杯,你若能给我喝醉了,便算你赢!”

    乔轻雪当即一拍桌子,“好!殷少爽快!”

    话音一落,俩人便一杯接着一杯地喝起来,一副完全当酒水是白开水的架势往肚子里灌。即便是白开水,灌了一瓶又一瓶,只怕胃也会受不了。

     ? ?t5瞵?5?2('?n6sg_?w9}y湯?wv?纵u4    顾若熙紧张地盯着乔轻雪,见一旁不住地堆放酒瓶子,终于坐不住了,想要去阻止,陆羿辰就是搂着她不放。他居然还怕场面不够过瘾似的,翻开着酒水单,又点了四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