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越 作品

第66章 老婆,叫声老公听听

    陆羿辰的话惊得顾若熙许久都没有反应,抬着一双剔透如小鹿般的眸子,呆呆地望着他。

    陆羿辰见她迟迟没个表示,坐在她的对面,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一份协议书,“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条款。”

    顾若熙拿起桌上的那份协议书,看了半天才看清楚上面的字。

    甲方,陆羿辰。

    乙方,顾若熙。

    甲乙双方经过协商达成以下协议,在乙方不能离开甲方完全正常面对生活时,甲方承诺乙方,以婚姻关系保护乙方,直到乙方生活恢复正常。

    合同即日起奏效。

    顾若曦看着这份言简意赅的协议书,大脑一片空白,完全没有任何思绪。“这,这……是什么?”

    “在所有风波过去之前,以婚姻的关系,我来保护你。”

    “……”他要跟她结婚?她不会听错了吧!

    “有没有需要添加的条款?我给你3分钟的考虑时间。”陆羿辰双腿交叠靠在沙发上,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半点不马虎,让顾若熙更加无措。

    “加……加什么?”

    “你随意,任何都可以。”

    金主大开口施恩,顾若熙却木鱼脑袋地呆愣着,拿着协议书,一脸懵然。

    陆羿辰就安静地等着,看了看腕表,“你还剩下30秒。”

    顾若熙秀眉轻蹙,嗫嗫嚅嚅地开口,说话都结巴了,“要是……要是……我一直不能面对生活,你还要,负责我一辈子?”

    话落之时,顾若熙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现在哪里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应该拒绝他才对。

    正要开口,就听见他反问一句。

    “你忍心吗?”

    “呃……”顾若熙呆呆地摇摇头。“不忍心。”

    “所以,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摆平所有事,你也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重新振作起来。”他又看了一眼腕表,“时间到,可想好要添加什么条款?”

    顾若熙木讷地摇摇头。

    陆羿辰便抓起她的手指,直接蘸了印泥,在协议书上摁下红红的指纹印。随后陆羿辰也按了指印,将其中一份合同递给顾若熙,“合同一式两份,收好你的那一份。”

    顾若熙依旧一脸木讷,大脑仍旧处在当机状态,无法正常运行。

    “其实你也可以添加一些婚后如何生活,如何维护自身权益的条款,比如各自的私生活。还有协议解除后,可需我付你多少赔偿的问题。既然你对协议没什么异议,协议的最终解释权便归我所有。”

    顾若熙小脸一皱,还一脸的懵懵然,“什么是最终解释权?”

    “比如,你现在应该陪我上床睡觉了。”

    “……”

    这一夜,他只是搂着她安静入睡。

    顾若熙这些天被折磨得千疮百孔的心,终于在有他的拥抱中,放松下来,难得一夜好眠,睡得格外香甜。

    一大早上,却被他早早叫了起来。

    顾若熙看一眼墙壁上的铜钟,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才五点,起这么早干嘛?”

    “准备一下,去民政局。”陆羿辰站在衣柜前精心挑选衣服,最后选定一套纯正乌黑色的西装。穿色彩纯正的衣服,上镜率才会惹眼。因为今天会有很多记者报导他们领证的新闻。

    “去民政局做什么?”顾若熙抓了抓乱乱的头发,又倒下继续睡。

    “领证。”

    “……”顾若熙一把掀开被子,就像被针扎一样从床上蹦起来,“领证?”

    “把你家钥匙给我,告诉我你的户口本,放在哪里。”陆羿辰完全不理会顾若熙的吃惊,见她在床上还是一副石化的样子,便亲自去她的小背包里找到一串钥匙。

    当看到钥匙链上,有三个零零后小男孩的合影钥匙扣,他不堪入目地撇撇嘴,“你还好这一口。”

    顾若熙赶紧跳下床去抢,他却抬高手,她根本够不到。

    “还给我!”

    “既然放这么幼稚的东西。”他直接将那个钥匙扣卸下来。

    “那是我喜欢的一个组合。”顾若熙委屈地撇撇嘴,“你不能丢掉!”

    “以后你的钥匙扣上,要挂照片,也只能挂我的,因为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人。”见她一脸不满,他赶紧补充,“你不可以有任何异议。”

    怎么会有这么霸道的人!

    顾若熙不能接受地盯着他,他却挑了挑好看的浓眉,“因为最终解释权在我这里。”

    “啊!你……完全就是……”顾若熙噎得哑口无言,顿觉自己完全就是卖给他了,任由他玩弄在股掌之间,没了半点自由掌控的人权。

    “我要加条款!”她赶紧表示抗议。

    陆羿辰伸出食指在她面前摇了摇,“你已经错过添加条款的机会。”

    “你……”

    “我是商人,最反感签署合约后,对方毁约的行为。”陆羿辰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如果你不告诉我你的户口本放在哪里,我就打电话去医院,问你母亲。”

    顾若熙赶紧摇头,“干嘛这么急,我们有协议就够了,领证的事,先缓一缓,缓一缓。”

     ? ?t5瞵?5?2('?n6sg_?w9}y湯?wv?纵u4    “今天是个黄道吉日,如果错过,太可惜。”

    “你还相信这东西!”

    “我是生意人,向来讲究一个吉祥好兆头。为了我们这份协议能够顺利进行,也能尽快结束,有个好日子作为开头,很重要。”

    顾若熙就像被洗了脑一样,觉得他说的非常非常有道理,便赶紧告诉他,她的户口本放在哪里。

    他满意地点下头,继续发号施令,“快去洗漱。”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