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告白,我不会当真的

    林歆开着车,疯狂冲上街,去追顾若熙。

    公交车刚刚到站,拥挤的人流簇拥在公交车门口。

    顾若熙压低头上的鸭舌帽,正要随着人流上车,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叫喊声。

    “顾若熙……”

    顾若熙身心一寒,当触及到纷纷向她看来的目光,赶紧压住脸上的口罩,试图可以避开,不被人当众认出来。可她的名字,在a市现在的认知度,完全超出她的想象。众人纷纷将她围住,有的人开始拿手机拍照,连公交车上的人,也都趴在窗户上,探出大半个身子,想要一睹裸照事件的女主角真容。

    顾若熙赶紧深深低下头,想要挤出人群,他们却不给她丝毫可以逃走的机会。各式各样的目光,汇聚在她身上,鄙夷的,嘲讽的,藐视的,厌弃的……交织在一起,就好像无数的利剑,穿过顾若熙柔软的心房。

    林歆挤入人群,一把掀开她头上的鸭舌帽,害得她一头乌黑的秀发凌乱散开。

    “还以为自己是名人呢!武装这么严实!”林歆恨恨地说着,伸手一把拽掉顾若熙脸上的口罩。

    顾若熙赶紧捂住脸,不敢去面对那些对准她的手机摄像头。

    众人们都炸开了锅,拥挤推搡着,想要将顾若熙的脸,真实照入自己的手机中,“真的是顾若熙!长得挺干净的,怎么做出那种事!”

    “a片里的女主,照样都漂亮,还不是为了钱!”

    林歆双手环胸,站在顾若熙面前,欣赏她的窘迫和惶恐,娇唇得意地弯起来,“滚过那么多阔少的床,怎么还来挤公交?他们就没可怜可怜你,给你点钱花花?”

    众人的鄙夷更加强烈,有的人甚至开始骂起来,说她不要脸,不知耻。那一声声混杂在一起,让顾若熙犹如在刀山火海备受凌迟,入了地狱般暗无天日。

    顾若熙气怒得一张脸涨红,瞪了林歆一眼,林歆却毫不在意,仍旧端着傲慢不可一世的姿态,轻蔑地望着顾若熙。

    有几个年轻的痞痞男人,忽然挤了进来,围住顾若熙,开始在她身上动手动脚,“来,脱衣服看看,身材怎么样!打的全是马赛克,也看不清楚!”

    “你干什么!”顾若熙吓得大叫,赶紧退后,却被身后的又一个男人当众搂住纤腰。

    “裸照都照了,还羞什么!”

    “脱衣服给我们看看,也让我们大家都看看,让富少玩过的女人是什么身材。”那淫荡笑着的男人,手在顾若熙的腰间用力一掐。

    顾若熙尖叫一声,回手就给了那个男人一巴掌,“混蛋!”

    “臭女人!敢打人!敢发裸照,不敢当众脱,装什么圣洁!嫌哥几个没钱,不愿意脱是吧!”男人被顾若熙打得怒了,扑上来就开始撕扯顾若熙的衣服。

    另外两个,也赶紧上来帮忙,完全将顾若熙当成最下贱的妓女,没有任何尊严地被他们当众玩弄。

    顾若熙嘶声大叫,眼泪簌簌掉落。不明白为何自己的人生会变成这个样子,所有的不好,所有的不快,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已经在很努力的坚持了,为何还要折磨她!

    众人都围着看热闹,没半点同情心,拿着手机照相录像,哄笑着看热闹。

    几道哧啦的声音,顾若熙身上的t恤被撕开长长的口子,她疯了般尖叫着护着自己,想要求救,想要求求谁帮帮她,可那些人拥挤在一起看热闹的脸,将她所有的希望瞬间绝灭。

    世界好像一下子变得黑暗,再没有任何光明……

    林歆在一旁笑得花枝乱颤,格外解恨。忽然,她脸上的笑容凝固住,慢慢地凋零。目光不敢置信地看向,忽然出现在人群中,身材颀长的俊美男人,猛地心口重重一寒。

    又是陆羿辰!

    他怎么又出现在顾若熙面前!

    一个天之骄子,怎么总是喜欢参与顾若熙这种垃圾女人的事!林歆完全无法理解。转念想想,陆羿辰什么身份,当真不怕被顾若熙玷污?林歆唇角缓缓勾起一丝笑意,便多了几分自信。

    拥挤的众人,忽然就安静了,纷纷将目光汇聚在,恍如天神降临的陆羿辰身上。惊艳着他的俊美,也畏惧着他周身散发出的,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气场强大得让人不敢靠近。

    人群都下意识退后,纷纷在他周身气场所及之处,空出一个圈子。

    强迫顾若熙的几个无赖,也停了下来,抬头看向站在他们面前的陆羿辰,当看到他可怖的幽深目光,竟从脚底蹿起一股冷冷的寒意。

    陆羿辰的目光,最后落在无助呜咽的顾若熙身上,她用力抱着自己,护住身上凌乱不堪的衣服。深深低着头,任由长发遮住她苍白无色的脸颊。他看到,她的身体都在颤抖,莫名的心口也跟着颤抖了。

    紧抿的薄唇轻启,从牙缝中淡淡挤出一个字,吓得在场众人心口一颤。

    “滚。”

    几个无赖,硬生生被吓得猛地后退,虽然他口气不重,脸上的怒气也不浓重,就是拥有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犹如王者发号施令,让人从心底深处不敢违抗。几个无赖,赶紧灰溜溜地逃跑,却被几个黑衣保镖一把擒住。

     ? ?t5瞵?5?2('?n6sg_?w9}y湯?wv?纵u4    顾若熙只觉得头顶上方一黑,被一个宽大的外套包裹住,随后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中,被他横抱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