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

第58章 利用,他们的感情不一般

    “怎么是你!放开我!”

    当顾若熙发现,带着她逃开人群围攻的人,正是祁少瑾,心底升起的感激一下子化为乌有,只剩下满满的愤怒和恨意。

    “你怎么就站在那里听他们骂!”祁少瑾一把将顾若熙按在车门上,目光阴鸷冰冷地睨着顾若熙。“不知道跑吗!”

    “他们只是骂两句,远比亲手将我毁成这个样子的那个恶魔善良的多!”顾若熙毫不畏惧地迎上祁少瑾冰冷的目光。

    “我刚刚救了你。”他咬牙说,强力压制心底蹿起的怒火。

    “在你做出那么垃圾的事后,我还要对你感恩戴德吗!”顾若熙毫不示弱,依旧怒声怒气地喊着。

    “谁让你站出来承认所有的事!”祁少瑾愤怒地吼着,眸子里都是燃烧的怒火。他的计划,真正要毁的根本不是顾若熙,而是陆羿辰。没想到,最后却是顾若熙站了出来。

    当时他有预感,只要再等等,站出来的一定会是陆羿辰。可顾若熙偏偏抢了先机,破坏了他的计划。

    “是你说,要亲手毁掉我脸上的笑容,你成功了,真的毁掉了!”顾若熙惨笑起来,“你不仅仅毁掉了我的笑容,连带我的人生都毁了!你还想怎样?我已经再没有任何东西值得你毁了!”

    祁少瑾忽然没了声音,一双眼睛定定地锁着她,薄唇紧抿成一线。忽然,他用捏断她手腕的力气,硬是拽着她上了他的车。

    顾若熙心口骤然紧缩,赶紧挣扎下车,他却将车门都锁上了。回头瞪向坐在驾驶位的祁少瑾,他的脸上被一层阴郁包裹,就好像永远不会有晴空的阴天。

    “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他缓缓开口,声音很轻,却依旧那么冷。

    顾若熙的喉口哽了一下,笑起来,笑得很大声,让密封的车厢内,都是她的笑声回荡,“你想证明什么?证明你很厉害?在我这个小人物面前又能得到什么?”

    祁少瑾猛地侧头看向顾若熙,车窗外淡淡的路灯光芒,照在她的脸上,落在她的眼睛,晶晶亮亮的,好像有泪光浮现,蓦然就让他的心房一紧。

    他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又目光紧紧地锁定着她。

    顾若熙忽然收住笑声,怨憎的目光,悠然射向他,竟让他有一瞬措不及防,想要逃避。

    “祁少瑾,我们两清了!若你没做这么多,帮我转学,帮我妈妈住院,或许会对你说一句感激。现在,我连恨你都懒得恨了,因为你不值得。”

    话落的那一刻,顾若熙依稀看到了祁少瑾的目光有一瞬的闪动,隐约浮现一抹痛色,转瞬即逝,让她断定一定是光线不明看错了。

    半晌,祁少瑾薄唇轻启,带着低低的沉闷笑声,让人一阵脊背发寒。

    “两清?哼!顾若熙,我的钻石戒指呢?”祁少瑾目光深沉下来,让人看不透他的真实想法。

    “在陆羿辰那里,想要就去找他吧!”她是不会再去找陆羿辰了。这两个男人,任何一个,她都不想再有任何关系。她要重新回归生活的平静,即便在一片骂声中,也会努力坚持下去。

    祁少瑾笑起来,声声如冰,“我还以为,他会站出来保护你。原来,你在他眼里,也不过如此!”

    他以为会刺激到顾若熙,顾若熙闷笑一声。

    “我们之间本就没什么关系!是你想太多了!”

    “真的没什么吗?”他不相信,他一定不会看错。

    他忽然贴近顾若熙,冰冷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犹如寒冬腊月的寒风拂面而来,一直冷到骨子里。顾若熙下意识后退,后背紧紧贴在座椅上,目光带着抗拒又抵触地盯着他近在咫尺的俊脸。

    “我比你了解他,若不是他在意的人,他绝对不会站出来保护你两次!”祁少瑾抚摸一下他自己的脸颊,他脸上的淤青虽然已消,若仔细看,还会看出痕迹。

    因为脸上的伤,他几天都不敢出门,这口恶气,绝对不会咽下去。旧账新账,是时候跟陆羿辰结算了。

    以前,他们都各自生活在各自的空间中,前两年听说陆羿辰回国发展,彼此一直又未曾碰面,一些恩怨也在心底早已尘封,不愿触碰。没想到,因为顾若熙,陆羿辰再一次牵扯进来,这一次他绝不服输!

    “你真的看错了。”顾若熙可没心情在这里跟他讨论,陆羿辰是不是在乎自己的问题。在乎如何,不在乎又如何?

    顾若熙的淡漠,终于激怒了祁少瑾,他低吼起来,“我的钻戒,为何会在他那里!”

    顾若熙的声音哽住,不知如何说清楚,“你想要回来,就去要好了!既然那么重要,当初就不要给我!”

    “你这女人,还真会撇清关系!”祁少瑾咬牙低喝一声。

    “不要再纠缠我了!我真的累了。”

    “我想得到的东西,从来不会罢手!”祁少瑾霸道地说着,手指就攀上顾若熙的脸颊,缓缓在她脸蛋上摩挲,好像很喜欢她皮肤的细嫩触感。

    顾若熙厌恶地一把将他的手打开,“有意思吗!”

    祁少瑾斜斜勾着唇角,很认真地点点头,“很有意思,反正无聊。”

    “我没时间陪你玩!”

     ? ?t5瞵?5?2('?n6sg_?w9}y湯?wv?纵u4    祁少瑾的眼里多了一丝落寞,随即被他顽劣的笑意淹没,“本来我不想玩,是你将事情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你怎么这么偏执!总将所有的错推到别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