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强吻,如何惹上他的

    “若熙……”

    孟哲的又一声呼唤,让顾若熙肩膀轻轻一颤。

    虽然心口的位置,还会有淡淡的轻轻的疼痛感,痛的也是他的欺骗和背叛。她当时是那么认真,那么真诚的相待,最后却是被身边最亲的两个人联手欺骗很久。

    “你来做什么!”乔轻雪张开手臂,挡在顾若熙面前,将孟哲的目光完全阻隔住。“你这个坏家伙!怎么还有脸来找顾顾!”

    “我……”孟哲欲言又止,好看的脸上都是为难的表情。

    顾若熙一把拉住乔轻雪,回手一把将大门紧紧关上。将孟哲整个人完全阻隔在门外,匆匆进了屋。乔轻雪在院子里,确定孟哲走了,才跟进来。

    “顾顾,你别理他!千万别理他!更不要因为他伤心难过。”

    顾若熙摇摇头,“不会了。只是觉得,很丢脸。”

    居然在发生那样的丑闻后,孟哲来找她。曾经是那么坚决的下定决心,一定会好好活着,不让他和叶薇薇看她的笑话。没想到最后,还是在她一败涂地,狼狈不堪的时候,他主动找上门来。

    “他就是个垃圾!竟然劈腿女朋友的闺蜜!叶薇薇更是垃圾!居然抢闺蜜的男朋友!”想到这些事,乔轻雪还无法忘掉这件事发生时的震撼和愤怒。

    顾若熙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看着窗外哥哥在院子里精心栽种的花花草草,有的已经开花,迎着早晨的阳光开的很灿烂。

    “对了!我忘记给哥哥的花浇水了!天呐天呐,要是花都渴死了,哥哥会生气的!”顾若熙赶紧起身去打水,费力拎着水桶给小花园的花草浇水。

    乔轻雪赶紧过来帮忙,见顾若熙不再提及孟哲,也便不再提了。

    这时候,夏紫木买了早餐回来,乔轻雪开了门。夏紫木站在门口还向巷子口的方向张望,小声对乔轻雪说,“我好像看到孟哲了。”

    乔轻雪赶紧对夏紫木挤挤大眼睛,很小声说,“刚被撵走,别提了。”

    夏紫木脸一黑,小声骂了一句,“没人性的东西,还敢来见若熙!”

    将买来的一堆早餐放在桌子上,对擦手的顾若熙,喊了一声,“顾顾,我告诉你哦,我是逃出来的,身上没多少钱,今后你要负责我的伙食费。”

    “一定一定。”顾若熙连连点头,拽着乔轻雪来吃饭。“哇,买这么多!还有我最喜欢的豆沙饼诶!”

    “就知道你是馋猫,我还给你买了一只鸡大腿!”夏紫木将一只鸡大腿放在盘子里,对垂涎欲滴的乔轻雪说,“就买了一只,你可不能嘴馋。”

    乔轻雪扁扁嘴,哼了一声,“偏心。”

    “情况不同嘛。”夏紫木对顾若熙努努嘴。

    乔轻雪赶紧拿了椅子,按着顾若熙坐下来吃饭,“你可一定要多吃点,不然夏夏大姐大,会不高兴发飙的。”

    顾若熙将大腿的肉,分成三份,递给夏紫木和乔轻雪,“好东西要一起分享,不可以说不喜欢吃哦。哪有人不喜欢吃肉的!”

    夏紫木对顾若熙撇撇嘴,抓了抓一头短发,“姐就勉为其难开一次荤。”

    顾若熙和乔轻雪都笑起来,高高兴兴地开始吃饭。顾若熙总是不时看一眼乔轻雪,见乔轻雪不再纠结秦万宁的难过中,总算放了点心。夏紫木发现顾若熙的眼光,就盯着她们俩,说道。

    “眉来眼去的干什么呢!”

    “没有啊!就是看看乔乔好像漂亮了。”顾若熙赶紧打哈哈。

    乔轻雪抹了一下自己的脸,就拿出手机照了照,“有吗?我最近都晒黑了。”

    “当然有漂亮了。”顾若熙一个劲点头,对夏紫木挤挤眼睛,夏紫木不明就里,就点头附和。

    “是漂亮了,你一直都是我们三个当中最漂亮的。”

    乔轻雪甜甜一笑,她本就长相甜美,一笑就好像能滴出蜜来,不知有多少追求者,偏偏当初就看上了秦万宁。

    这时候,乔轻雪的电话响了,她脸上的笑容当即凝住,挂断一次,又响了起来,再挂断,再想起来。见夏紫木和顾若熙都看着她,她只好接了电话,跑到外面去讲电话。

    夏紫木咬了一口烤饼,摇摇头,“一定是秦万宁那个家伙。”

    就听见外面传来乔轻雪很轻很轻的声音,“你怎么又要钱呐!我的钱不都给你了吗?不是说了,自此再也不联系了吗?我不会再同情你了,你也不要再找我了!”

    夏紫木放下烤饼,双手环胸,很生气,“秦万宁怎么又和乔乔要钱!这么多年了,乔乔为了秦万宁付出那么多,秦万宁怎么就不知道感恩!”

    顾若熙望着在门外苦恼说电话的乔轻雪,轻声说,“乔乔嘴上说放下了,其实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守护住这份感情。”

    “那你呢?到底是为了保护谁,才站出来?”夏紫木的话,就好像一把刀子,将顾若熙伪装的外表剖解开,露出她**裸的内心。

    顾若熙不说话,夏紫木便自己回答。

    “为了沐风?”

    顾若熙点点头,又摇摇头。若认真想一想,不全是为了沐风,若不是苏雅来找她,她绝不会有站在记者面前的勇气。

     ? ?t5瞵?5?2('?n6sg_?w9}y湯?wv?纵u4    那么,她到底真正想保护的人,又是谁?

    被夏紫木这么一问,她自己也迷糊了。

    “祁少瑾那个没人性的!”夏紫木气得一拍桌子,“他是想把你玩死!你怎么不说实话,就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