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越 作品

第53章 怒焰,何必再管她

    吃完饭,顾若熙一边收拾餐桌,一边忍不住轻声问正在看电脑中邮件的陆羿辰。

    “你不吃胡萝卜,不放就好了,每次都挑出来多麻烦。”

    陆羿辰抬眸看了她一眼,目光淡淡的,没什么起伏,复而继续将视线回归到电脑屏幕上,“我不喜欢胡萝卜,但不拒绝胡萝卜的营养。就好像,我不喜欢你,你却站在我面前,是同样的道理。”

    顾若熙站在原地愣了半天,也没反映过来,她和胡萝卜有什么关系。

    他见她愣在那里半天一动不动,眉心微微皱起,“在想什么?”

    顾若熙还茫然想不通,摇摇头,“没想什么。”

    “复印机会用吗?”陆羿辰忽然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

    顾若熙点点头,“用过。”

    “去把这份文件复印五十分。”陆羿辰将一份文件递给顾若熙。

    “我?现在?”顾若熙指着自己的鼻子。

    陆羿辰指了指一旁的房间,顾若熙拿着文件小心走进去,当看到里面办公的器械几乎应有尽有,连连啧舌,这里哪里是医院,分明就是办公的公司嘛!

    也看不懂文件上写了一些什么东东,好像是什么公司的合作合约。站在复印机前,一份一份复印好,之后将每一份规矩放好以免弄乱。

    等她全都复印好,抱着一大摞文件出来。陆羿辰指了指她,又指了指门外的赵默。顾若熙会意,将文件抱出去交给赵默。

    “多谢顾小姐,boss就由你来照顾了。”赵默客气开口,还不忘嘱咐一句,“boss刚做过手术,需要休息,还望顾小姐督促boss注意休息。”

    顾若熙不好推辞,只好点头。心里却想,她哪里有本事督促陆羿辰,不被他批评奚落就万幸了。

    转身回病房,陆羿辰又让她去准备水果,要求都削干净,不许有果皮,不许有果核。

    一边腹诽他的刁钻难伺候,一边小心地照办。在他面前,她就完全没了任何菱角,被调教的完全就是乖乖小猫咪,连伸爪子抗议的权利都没有。

    陆羿辰吃完水果,阖上电脑,站在窗前看着遥远的远方放松眼睛。

    顾若熙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笔直的背影,笼罩一片阳光下,在屋里投下长长的背影,就好像站在高处的王者,身上的光环那么耀眼夺目,世人只能仰望他的高度。

    陆羿辰静默好一会,看看腕表,到了午睡的时间,便躺在床上休息。

    顾若熙被晾在一边,不知该做什么。

    想回去看妈妈,见他睡着,又不敢乱动,怕打扰到他休息。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安静闭目的样子,有光线落在他脸上,她便悄悄起身,拉上窗帘,遮住窗外明亮的阳光。

    靠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他的脸色已不像前几天那么苍白,但多了疲劳的倦色。看着他闭合的浓密睫毛,不禁心口一软。

    怎么会有男人长这么长的眼睫毛,上天好像很眷顾他,将所有的美好都汇聚在他身上,天生就是天之骄子,让世人敬仰。

    无所事事,便悄悄打开手机。

    见一连串的未接电话信息发来,赶紧静音,见床上的他还在安静睡着,没有被吵醒,她拍着心口吐吐舌头。

    悄悄去了洗手间,翻阅未接信息。

    几乎都是乔沐风、夏紫木和乔轻雪的信息。他们都在追问她的去向,担心她,怕她出事。本想给夏紫木和乔轻雪回复一条短信,告诉她们,她很好。乔沐风的电话便打了过来,顾若熙犹豫一下,按下接听键。

    “若熙!总算联系上你了!你在哪里?”乔沐风焦急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

    “……”顾若熙沉默无声,靠在洗手间的门上,紧紧关住门,害怕吵醒陆羿辰。

    “若熙!怎么不说话?”乔沐风的声音,变得更加焦急。

    “我挺好的,不用担心。”顾若熙很小声地回答。

    “怎么可能不担心!你怎么能站出来承认一切都是你的错?那根本不是你的错!是陆羿辰和祁少瑾强迫你的对不对?”乔沐风愤怒的声音,带着遮掩不住的关心,还有对祁少瑾和陆羿辰的怒恨。

    “沐风,不是你想的那样。”顾若熙轻叹口气。

    “若熙!他们是不是威胁你了?”乔沐风不得不多想,就是因为不知道,才会想太多。知道祁少瑾一直刁难顾若熙,可没想到,最后这件事陆羿辰也牵扯进来了。在他所知道的事情里,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顾若熙和陆羿辰扯上了关系。

    陆羿辰是什么人物,若说祁少瑾可怕,陆羿辰又何尝不可怕!只是所有表情不会都像祁少瑾都表现在脸上,而将所有心思深深埋藏心里的人,才是真正的可怕。

    “没有,真的没有。”顾若熙实话实说,乔沐风怎么可能相信。

    “若熙,我说过,会保护你!你又何必选择屈服。”乔沐风的声音里,多了一丝受伤的无奈。

    “沐风,这件事,本就与你无关,我不能让你牵连进来。”顾若熙小声地说着。

    “若熙!为何不给我一次保护你的机会!”乔沐风心痛的口气,让顾若熙心头一酸。

     ? ?t5瞵?5?2('?n6sg_?w9}y湯?wv?纵u4    “好了沐风,都过去了,就不要再为这件事不愉快了。”顾若熙仰起头,忍住心口的酸涩,还有眼角的滚热。所有的事情,从一开始乔沐风就没参与其中。

    这个游戏,祁少瑾口中说的游戏,是为了报复她,还有陆羿辰。“沐风,你只是无辜被牵连进来,不该成为站出来承担责任的那个人。”

&